致敬“天使”期盼春天,上芭《惊蛰》揭开面纱

致敬“天使”期盼春天,上芭《惊蛰》揭开面纱

/晨报记者 何雯亚

记者 殷茵

晨报讯 昨天,农历惊蛰。在恢复正式练功的第18天,上海芭蕾舞团在排练厅里,迎来一群久违的“观众”。排练厅中央,独舞的是未满20周岁的青年演员许靖昆,这支舞就叫《惊蛰》;角落里,是沪上媒体记者的“长枪短炮”,今天是这支作品第一次向公众揭开面纱。

“虽然并没有刻意安排在今天,但居然这么巧,我想这是一种缘分吧。”说下这番话的,是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吴虎生,《惊蛰》正是他从舞者转型编舞的一次尝试。在全国上下抗击疫情的岁月里,他想要用舞蹈表达所有人对于春暖花开和美好未来的期盼,这个想法,和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不谋而合。“我上一次编舞,还是2000年。”20年来,身为“掌门人”的她请过无数著名编导,但这次,她决定亲自操刀。“这次的突发事件,让作为文艺工作者的我深受触动,创作的冲动情不自禁地涌上来,所有的表达都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

独舞《天使的微笑》是辛丽丽为上芭主要演员戚冰雪度身定制的作品,创作的灵感来自泰戈尔的一句诗——“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辛丽丽还记得,有一天凌晨1点,她在朋友圈里看到中央芭蕾舞团的一位舞者转发了一条讯息,“那是一家五口,几乎都出现了感染症状,连2岁的孩子都在咳嗽,看得我许久都没有平静。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为了活着好好努力。”于是,辛丽丽在作品简介里写下这样一段话:这是一个陨落的生命,她曾如此热爱这个世界。此刻的她在云端舞蹈,遥望着她倾尽全力守护的人,给予他们跨越时空的拥抱,诉说她的不舍和依恋。辛丽丽要用这支舞蹈致敬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逆行者”,也希望这样饱含深情的作品,让戚冰雪更加成熟,“我希望她能在这首作品中,享受舞蹈,感受大地,更感悟生命,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芭蕾舞者。”

对于23岁的戚冰雪而言,这支短短五六分钟的舞蹈,和她以往舞剧中的公主截然不同。“听到音乐的时候,我就很感动。尽管这首作品跳起来难度很大,但一想到身在一线的白衣天使,肯定更难更累,就觉得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来。”而比戚冰雪更年轻的许靖昆,是第一次独挑大梁,压力更是不言而喻。刚刚复工没多久,吴虎生就找到他,看中的正是他的年轻。每天基础训练结束后,两个人一点点地磨,修改了一次又一次,“不要一味挑战高难度,我希望呈现的是一部肢体更加自然和生活化的作品”,找到了一致的方向后,两个人越排越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致敬“天使”期盼春天,上芭《惊蛰》揭开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