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一个村里来了七八个武汉亲戚还趁机逃跑了?村民:只有一个居家隔离的湖北侄子

1 月 28 日晚,湘潭县谭家山镇纪委接到上级纪委交办,反映镇内一村民家来了七八个武汉的亲戚,村镇干部对此却不管不顾,村民们更是慌得都关紧了家门,还有人称报警后,这群 " 武汉亲戚 " 就开车跑路了,这究竟怎么回事呢?

近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牵动人心,社会各界都在严阵以待。然而,大年初四的这起举报却让湘潭县谭家山镇纪委炸开了锅。

谭家山镇纪委书记刘泽林:我们收到举报的时候是晚上 7 点,后来我们马上召开了视频会议,通过视频商量好工作预案和人员分工,这个时候绝不能马虎。

1 月 29 日上午 8 点,调查组成员兵分两路,一组与信访人见面,另一组则下村核实事件经过。

谭家山镇纪委纪检干事彭金甫:我们首先接谈了举报人唐某某,问了他基本情况后,得知他是从小卖部老板那里听说的消息。

另一边,下村的调查组了解到,村民举报的房子是红星村村民向某某的,房子建在石洪水库旁边,准备用作农家乐,但并没有开张经营。而向某某常年居住在外,那村民们说的 " 武汉亲戚 " 又是从何而来呢?调查组找到了小卖部老板唐某某了解事件经过。

唐某某:姓向的老板的屋一直是马某某在看守,当时马老板就让我送一箱矿泉水到屋里去,他说屋里有湖北人,要我把水放到菜地里就可以了。

原来,早在 1 月 23 日,马某某的侄子就从湖北回乡了,并已将情况上报至村委进行居家隔离,之后就一直住在马某某这儿。当日,向某某一家预备来农家乐放松休闲,马某某担心村民会接触到侄子,一句 " 善意的提醒 " 却还是让村民们慌了神," 一个湖北侄子 " 也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 " 七八个湖北亲戚 ",引起了村民的恐慌。那村民们说的开车逃跑的亲戚又是怎么回事呢?

调查人员彭金甫:村民报警之后就看到向家房子里有车子开出去,在那种恐慌的情况下,就误以为是走漏了风声,是所谓的 " 湖北亲戚 " 趁机逃走了。

至此,这起 " 湖北亲戚逃跑案 " 总算是水落石出了。为安抚村民情绪,红星村通过 " 村村响 " 在全村范围公布事情真相,稳定村民的心。

无独有偶。2 月 2 日,湘潭县云湖桥镇纪委书记郭虎带队在古湖村巡查了解村上疫情防控情况时,村民 的一句话引起了督查组的注意。

郭虎:当时我们在和村民们了解情况,村民就反应说村上的军鼓队刚接了个单,是办丧事的。

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怎么还会有人聚众操办红白喜事呢?郭虎立即拨通了军鼓队负责人的电话了解情况。

郭虎:我们通过电话了解到,村民蒋某某家最近有老人去世,家里想给老人举办丧事,就请了军鼓队的,现在丧事已经在筹办阶段了。

恰逢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人员聚集只会增加感染风险。通过一番劝说,军鼓队负责人答应立马打电话给蒋家说明此事,拒接此单。本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结果军鼓队负责人刚给蒋家打完电话,古湖村村主任刘柱就接到了蒋某的电话,语气极为愤怒。

刘柱:蒋某家主要是不理解,为什么有老人去世了?还不准办丧事。

听闻讯息后,郭虎等人立马驱车来到蒋某家。一下车,只见蒋家一百多平的宅院内已经聚集了 20 多人,既有蒋家的亲戚,又有街坊邻居。

郭虎:当时蒋某比较气愤,我也很能理解他的孝心,但是这是关键时期,没有办法。我们就给他做思想工作,并不是不能办丧事,是不能大办,现在疫情严重,聚集的人越多,感染的风险就越大。

湘潭一个村里来了七八个武汉亲戚还趁机逃跑了?村民:只有一个居家隔离的湖北侄子

通过郭虎等人耐心的分析和劝导,蒋家深入了解了疫情现状和政策要求,最终同意将丧事从简,只留下直系亲属参加。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连日来,湘潭县纪委监委成立了专项监督检查组,按照联系片区对疫情防控、值班值守、宣传教育、疫情监测等工作情况开展监督检查,以强有力的监督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湘潭县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许建明:湘潭县的乡镇很多,疫情防控期又恰逢春节返乡高峰,农村地区人口大量增加,加上农村医疗条件相对薄弱,一旦出现疫情,救治和防扩散的难度更大。我们通过信访举报平台等方式深入各个乡镇,及时受理群众情况反映,形成线上线下联防联控、群防群控工作格局。

恐慌是疫情的 " 助燃剂 "。为有效缓解群众面对疫情的恐慌情绪,湘潭县纪委监委开通了涉疫举报专线,对所有涉及疫情举报件按照重要信访举报件交办,并明确在两天内办结,及时回应群众关切。截至 2 月 11 日,全县纪检监察机关通过信访举报平台受理群众信访举报 25 起,办结 25 起,满意率达 96%。

【来源:ZAKER潇湘】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湘潭一个村里来了七八个武汉亲戚还趁机逃跑了?村民:只有一个居家隔离的湖北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