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

“今夜太漫长,今两股痒痒,今人比枯叶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山河洞房天星烛”“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我心弦……”近年来古风歌曲在网络上兴起,以其意境古雅、曲调唯美深受青少年群体喜爱。但另一方面,古风歌词却往往文白混搭、词意不通、无病呻吟,受到不少诟病,且有误人子弟之嫌。当下,怎么看待这些古风歌的流行?学者认为,我们对于传承传统文化在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同时,也要先知后行,知行合一。

古风不能只是“看上去很美”

“古风”原本指一种诗歌体裁,通常相对于近体格律诗而言。如今,一种新型的“古风”音乐正在网络上流行开来,通常要求歌词古典雅致、措辞整齐,具有传统美感。为了追求古典意境,不少古风歌都会引用或者化用古代诗文、词句,但在使用中却往往张冠李戴、断章取义,导致语意不通、不伦不类。比如《离人愁》中,“今人比枯叶瘦花黄”显然化用了李清照的“人比黄花瘦”,但为了押韵改成“人比瘦花黄”就令人难以理解。出自《国家宝藏》的《仙才叹》同样有这个问题。为了押韵,歌词将“明眸善睐”截断成“明眸善”,闭月羞花之颜直接缩写为“云月羞颜”,声韵是和谐了,意思却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

许多歌词缺乏逻辑,成为作者个人的无病呻吟。比如《盗将行》曾被某大学教授怒怼“狗屁不通”,其中“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尤为引发热议。游小仙是位资深古风乐迷,她发现,许多古风歌不顾歌词的前后联系,找几个有古韵的词就往旋律上随意拼凑,为古风而古风。“像《红昭愿》这首歌中有一句词,‘轰烈流沙枕上白发’,你很难想象这些词能被拼凑成一句话,就跟雨伞书包口红房间一样,不知所云。”

“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

“很多作品用词生硬、文白驳杂,语病明显,而且,许多作品存在内容导向性问题。”诗词专家、上海楹联学会副会长胡中行指出,能否写出古意,和作者本身的古典文化修养有很大关系,在创作前,必须先把基础知识吃透。“从这些创作来看,作者显然对古诗词有些误解,选的大都是颓废、晦涩的一面,有些甚至不够健康。其实古诗词并不只有才子佳人,离愁闺怨,比如唐代诗歌题材丰富,边塞、征战都可以入诗,主要风格更是慷慨、昂扬、豪迈的,创作古风歌词,应该多开发古代明朗、向上、有正能量的内容。”

“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

“这些作品看上去很美,乍一看好像很唬人,但经不起推敲。”上海诗词学会代会长、上海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胡晓军认为,许多古风歌词没有确定主题,不知所云,容易形成新的形式主义倾向。而且,许多作品出现了一味地宣泄,甚至低俗、媚俗的内容,不符合传统诗词的创作理念,也违背了中华传统文化对诗词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的美感要求。“我们对传统文化应该先知后行,达到知行合一。这些创作者们要不断研究古诗词和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吸收运用于当下。”

记诵、传播古诗词,音乐大有裨益

古诗词在诞生之初,都是可以演唱的,古诗词和现代音乐也并不矛盾。比如邓丽君在1983年所推出的专辑《淡淡幽情》中,所收录的歌曲都是根据古诗词重新谱曲演唱的作品,其中改编自李煜《相见欢》的《独上西楼》和改编自苏轼《水调歌头》的《但愿人长久》尤为流传。许多琼瑶影视剧主题曲的歌词也对古诗词有很好的化用,比如《一帘幽梦》《梅花三弄》等歌曲文辞典雅,古意盎然,对于古诗词的传播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用唱的方式,对于记诵古诗词会有很大帮助,曲调优美也会帮助歌词的普及。”胡中行认为,相比创作“古为今用”的古风歌词,也许为古诗词谱曲的意义更大。“古诗词需要传唱来普及,对曲调的要求也会比较高,古风歌曲的创作者们应至少分一部分精力在古诗词谱曲上面。”

另一方面,诗与乐原本就密不可分。胡晓军指出,当代古典诗词创作的致命伤和成为小众的原因之一就是和音乐完全脱节。“古人写诗都要适合吟唱,诗和音乐是浑然一体的,宋词更是离不开音乐。不懂唱,不会谱曲,使得当代旧体诗词创作举步维艰。”他认为,“古风”音乐创作者提出的把音乐和诗词结合起来是很好的事情,在创作中,不妨多听取专家的意见,在文学性和音乐性结合上下功夫,不断打磨出精品。

上海诗词群体有低龄化倾向

尽管古风歌词创作有混乱、粗浅的一面,专家也同时看到,当下年轻人已经不像过去一样崇洋媚外,只追逐西方流行,而是自觉以古典意境、词汇抒发当代人的情感。

“现在年轻人参与的古典诗词活动越来越多,但大都停留在背诵、知识竞赛等层面,尚未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胡晓军认为,从古风歌的流行中可以看出青少年创新古典诗词传播样式的端倪,但创新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在鼓励、提倡的同时加以引导。

胡中行发现,上海的诗词群体正出现低龄化倾向,他在某所中学开设诗词课程时,预备班的学生报名特别多。一些中小学的诗社活跃,也会组织类似的诗歌演唱活动。这些在起步阶段就接触到正宗诗词教育的孩子,和已经进入高中阶段的孩子们相比,对诗词的兴趣和欣赏、创作水平有着明显区别。“青少年的诗词热和几年来诗词大会的提倡有关系。而且随着全国对传统文化的提倡和大语文概念的引进,古典文学在中小学教学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上海已经形成了浓厚的诗词文化氛围,也有很多好苗子露出来。”他相信,随着这一代青少年的成长,新一代的古风歌曲作品会比现在更好、更成熟。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项建英

内文图:均为歌词手机截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人比瘦花黄”“天下为公我为母”……古风歌词文白混搭、无病呻吟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