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流感到新冠病毒100年:人类进步 不可想象

《大西洋月刊》今天刊文称,直到1933年科学家才确定1918年大流感的罪魁祸首是病毒,新冠肺炎疫情被发现两周内,研究人员就确定它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并对病毒进行了测序。

另外,无论是医疗技术还是医护人员的专业性,目前都不是一个世纪前大流感时期能望其项背的。

从大流感到新冠病毒100年:人类进步 不可想象

1918年大流感时的病房

以下为文章全文:

我们刚刚纪念了1918年大流感一百周年,虽然只持续了数月时间,它却夺走了5000万到1亿人的生命,其中美国为67.5万。

大流感成为流行病的一个标杆,许多人都急于将它与当前的新冠肺炎进行比较。在对两者进行比较时,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它们的相似性,而是这一个世纪以来医学的进步。无论如何,新冠肺炎疫情的结果,都不会比1918年的大流感差。

当年,当流感在包括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印度加尔各答在内的许多地区肆虐时,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夺走了如此多的生命。当时各种说法也很多,有的称是行星的错位造成的,也有的认为是受到污染的俄罗斯燕麦,或者火山喷发。

微生物学家则盯上了他们数十年前在感冒患者肺中发现的一种细菌,并称之为杆菌流感,但他们没有发现患者的肺中有细菌。

直到1933年,两名英国科学家才证明,造成大流感的病原体“另有其人”——就是目前我们称之为“病毒”的东西。

1940年,新发明的电子显微镜才给流感病毒拍下第一张照片,在人类发展史上,我们不但知道其名字,还首次看到了大流感罪魁祸首的真面目。

与大流感相比,人类认识新冠肺炎病毒的速度要快得多。疫情出现起始,科学家就怀疑它是由病毒引起的。

两周内,科学家就认定引起新冠肺炎的罪魁祸首是一种冠状病毒,并对它进行了测序,发现其最有可能的动物宿主是蝙蝠。

中国科研团队向全球科学社区共享了这些信息,为全球各地的实验室了解这种病毒的特性、开发疫苗和药物奠定了基础。

人类或许尚未全面战胜这种病毒,但已经对它有了相当多了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相信终有一天人类能战胜新冠肺炎病毒。

从大流感到新冠病毒100年:人类进步 不可想象

新冠肺炎病毒

1918年大流感爆发时,抗生素尚未问世。虽然抗生素对病毒无效,但它可以有效地治疗并发的细菌感染症状。并发的细菌感染会导致严重的肺炎,这可能是1918年大流感期间大多数患者的直接死因。

当时的医疗手段也很有限。医生推荐奎宁(没有什么用)、干香槟(虽然更有趣然而也没有什么用)和果导片(一种会致癌的泻药)。1916年,在治疗奄奄一息的士兵时,英国军医甚至尝试了放血疗法。

显然,这些疗法都没有什么用,不过医生们还是给出了一个牵强的解释:没有及早就医。

幸运的是,目前抗生素已不再是紧缺物资。虽然抗生素滥用成为当前的一大问题,但它仍然是治疗并发细菌感染的有力武器。

早期患者病历描述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并发细菌感染,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抗生素拯救了许多生命。

我们还有一类药物:抗病毒药,它们直接对引起疾病的病毒下手。

目前有至少4种抗病毒药物,其中既有口服药,也有静脉注射药。虽然效果不如我们的预期,但它们还是被用来救治相当多的重症新冠肺炎患者。

这些抗病毒药物或抗生素是不是患者痊愈的直接原因很难判断,但至少我们有了一些选择——这在100年前是做梦都难以想象的。

过去一个世纪,现代医院、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的出现,以及医疗专家的培养,极大地提高了人类应对传染病的能力。

在1918年大流感期间,医院提供的治疗手段有限,一个病房内有数十,甚至数百名有咳嗽症状的患者,患者彼此之间只由一层薄薄的棉订单隔开。

从大流感到新冠病毒100年:人类进步 不可想象

新冠肺炎病房

密歇根大学医学院院长维克多·沃恩(Victor C. Vaughan)回忆了他在一所战地医院的所见所闻:“我在医院内看到数百名身着军装的年青男子,他们成群结队地进入病房,不停地咳出带有血丝的痰液。每天早上,尸体堆积在停尸房。”

这种无法治愈的传染病,让沃恩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他说:“致命的流感,彰显出人类干预的无力。”

目前,我们懂得了传染控制的重要性,以及隔离患者防止交叉感染的必要性,还有了专门用来对危重症患者进行救治的ICU。

有些情况下患者甚至需要使用人工肺,它可以给血液供氧,去除血液中的有害气体,暂时替代肺的工作。对于流感或新冠肺炎患者来说,人工肺是最后的治疗手段,不过确实有效。

对于对症的患者——通常年龄不大、没有其他心肺基础病,人工肺往往可以把他们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除拥有专门设备外,我们还有了专业的急救、重症和传染病医护人员。

一个世纪前,医护人员不会受到如此专业的培训。治疗流感的医护人员,还负责骨科疾病的治疗,甚至是接生、手术切除阑尾。

现在,我们认为医生专业化是理所当然的,有时还会因他们不能包治百病而发上几句牢骚,但正是这种专业化,使许多病患有了痊愈的机会。

对于新冠肺炎的传播方式,以及它的致病性,我们尚未完全了解。早期的数据显示,与流感相似,新冠肺炎非常容易引发并发症,特别是上年纪、免疫系统受损和患有其他慢性心肺疾病的患者。

但不同于流感的是,新冠肺炎似乎不会使儿童出现重症——虽然原因并不清楚,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如果说1918年的大流感与当前的新冠肺炎有一个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人们都非常恐慌。

1918年12月,1000名公共卫生官员齐聚芝加哥,讨论这种疾病,他们不清楚它的源头,没有治疗方法,不知道如何控制传播。

在等待疫情减退期间,不聚会、勤洗手、咳嗽时掩住嘴、患病后居家隔离都非常重要,虽然听起来不那么高科技,但这些措施能降低病毒传播的机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从大流感到新冠病毒100年:人类进步 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