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隆伯格退选挺拜登:民主党会再次“做掉”桑德斯吗?

布蒂吉格、克罗布查尔的退选是最明确的信号,两位在退选后公开宣布支持拜登唤醒了主流派选民。主流派参选人只剩下拜登的事实提醒了选民,这是阻止极左民粹在民主党内崛起的最后关头,没有犹豫不决的余地。硅谷的青年富豪不会喜欢桑德斯的富豪税,政治见解成熟的中产选民很清楚桑德斯的乌托邦毫无财政基础,没有其他选择时剩下的就是最好的选择

布隆伯格退选挺拜登:民主党会再次“做掉”桑德斯吗?

3月3日,在美国洛杉矶,前副总统拜登发表讲话。 (新华社/法新/图)

美国大选两党初选的“超级星期二”今年非常奇特,共和党“西线无战事”,特朗普没有党内竞争者,初选的行礼如仪倒更像是预祝特朗普胜利连任的宣示仪式。这头是其乐融融、欢声笑语,民主党阵营却是焦头烂额、翻云覆雨,吸引了全部目光。

所谓“超级星期二”是指14个州以及美属萨摩亚、海外民主党人投票产生1357张承诺代表票,占党内初选所需3979张选票的1/3强。因此,“超级星期二”的赢家距离赢得党内初选所需的1991张也是一步之遥。根据现有结果,初选以来选情低迷的前副总统拜登在这次“超级星期二”大获成功,大幅领先此前气势如虹的桑德斯。这样戏剧性的场面让人联想起2016年共和党初选时的场景,只不过那次杀出重围的是“黑马”特朗普,而这次却是民主党主流派的元老拜登逆袭,真让人有沧海桑田之慨。

政党活动发生戏剧性场面,大都是危机时刻。这次民主党初选从一开始就是危机状态,形势混乱不堪。由于此前党内高层将主要精力投入了劳而无功的“弹劾秀”,初选的组织和准备并不充分,以至于这次初选的混乱开局史上罕见。24名人争相报名参选,导致公开辩论都难以顺利举行——试想一下两打参选人在台上唇枪舌剑的场面,比各路真人秀还要热闹不少。

参选人过多的直接后果是主流力量分散,极左民粹立场的桑德斯异军突起,成了最大的受益者。桑德斯的长处在于立场鲜明,他总提倡辨识度很高的政策,这次主打的全民医保、大学免费、征收高额富人税,对底层边缘的吸引力不言而喻。对于这些“愤怒的青年”而言,传统的外交、经济议题过于艰深复杂,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他们就是需要直截了当的攫取利益和宣泄仇恨,和桑德斯之间的“供需关系”清晰,成了他的铁杆票仓。

左翼阵营的竞争对手太弱,对桑德斯也极为有利。伊丽莎白·沃伦的精英色彩浓厚,远不如桑德斯的狂野吸引目光。杨成泽陌生的华裔面孔对非裔、拉丁裔缺乏亲和力,而他“每人发一千美元”的竞选主张也显得过于肤浅和奇葩。政策收买如此直白,情何以堪?毕竟美国总统还不是古罗马帝国后期的皇冠,可以直接拿到广场上价高者得。与这两位大打民粹牌的对手相比,桑德斯的优势非常明显。

与激进派内一枝独秀相比,民主党主流派参选人的情况过于混沌,以至于焦点散漫,资源分散。拜登卷入其子的乌克兰腐败事件,良好的形象和声誉大打折扣。“保送生”的尖子地位不保,其他候选人开始瓜分他的资源。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前市长布蒂吉格以其年轻英俊的形象、文武双全的完美履历、公开出柜的“时尚感”,吸引了硅谷青年为代表的新世代选民。卡玛拉·哈里斯打造“女版奥巴马”的形象,分走了拜登的非裔选票和奥巴马光环。最有趣的当属“火线插班”的布隆伯格,长期担任纽约市长的经历足以傲视拜登的政绩。这些强大的竞争者,让拜登的处境更为尴尬,一度到了退选边缘。实际上,从布隆伯格被民主党全国竞选委员会“破格”插班来看,换马的选项确实存在。但是,“超级星期二”之前,民主党主流派的选择终于明朗,一系列“保送”操作发挥了作用。

布蒂吉格、克罗布查尔的退选是最明确的信号,两位在退选后公开宣布支持拜登唤醒了主流派选民。主流派参选人只剩下拜登的事实提醒了选民,这是阻止极左民粹在民主党内崛起的最后关头,没有犹豫不决的余地。硅谷的青年富豪不会喜欢桑德斯的富豪税,政治见解成熟的中产选民很清楚桑德斯的乌托邦毫无财政基础,没有其他选择时剩下的就是最好的选择,拜登什么也没做,就获得了加倍的掌声和支持——这就是传说中的躺赢?

应该承认,民主党主流派在最后时刻的决断是有效的。但是,付出的代价颇为沉重。党内初选的主流派内部竞争代价高昂,最终选择拜登也是出于无奈。布蒂吉格、克罗布查尔在退选前已经陷入了竞选资金不足的困境,天生“扑克牌脸”的克罗布查尔的“吸金”能力本来就不佳。布蒂吉格也没有说动哥们儿小扎力挺自己,显然小扎对这次大选的站队还存有疑虑。与后辈钱包厚度难以为继相比,拜登广泛的高层人脉比起几位年轻对手让人安心得多。

唯一的例外是完全不差钱的布隆伯格,但是入局太迟是其致命短板。老人家插班之后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民主党选民对超级富豪烧钱玩政治也并不买账。因此,布隆伯格在“超级星期二”的结果还未宣布就匆匆退选,并宣布支持拜登,是民主党主流派整合力量背水一战的布局完成。但是,敌人真的是特朗普吗?桑德斯和特朗普都不会这么看。

从布隆伯格入局开始,民主党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已经暴露了很多内部问题。多年来经营的“三高”精英携手边缘底层激进的联盟已经处于破裂边缘,对抗正在浮出水面。桑德斯在2016年就对希拉里形成了巨大挑战,四年之后距离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距离又缩短了一大截。这象征着进步主义与激进左翼的“蜜月红利”正在迅速消失,后者迟早将摆脱主流派的缰绳,掀起独立的政坛风暴。这才是民主党最为担心的事,如果出现彻底分裂的局面,不仅是民主党百年招牌被砸,还会动摇美国两党制的根基。

因此,当所有民主党主流建制派合唱“一切为了打败特朗普”的最强音时,总统本人却在轻松围观,开开心心地在推特上补刀“布隆伯格花了冤枉钱”。现在真正面临压力的是桑德斯,是积极应战拜登,还是“明智地”退选?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江东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布隆伯格退选挺拜登:民主党会再次“做掉”桑德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