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去年就开始的新冠肺炎开始肆虐这个美丽的星球,韩国政府早在第一时间就把预警的等级从第一级关注,调整到第二级注意。到了1月27号韩国已经出现了第四例的时候,韩国时隔一周就把警戒等级调到第三级。韩国政府虽然采取了比别国进行了较早的预警和预防措施,可谓是反应迅速。但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位61岁的女超级传播者出现后彻底改变了韩国新冠肺炎传染的防范格局。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基因形成不同的形态,最终的目的都是通过生存和繁殖来达到永生。病毒这个比人类诞生还早,并且已经与人类共生可谓是无处不在。病毒和其他生命体一样,在进化战争中也不断寻找宿主的弱点,并想占领生存的高地。

在塔勒布的《黑天鹅》书中,描述了极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往往改变历史。这是因为这种稀有性、极大冲击、事后可预测的黑天鹅事件,恰恰是找到了世界的脆弱性,也就是找到了自认为练就了金刚铁布衫的命门。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韩国宗教在东亚国家中独树一帜,尤其是它的萨满文化一直影响和渗透到韩国基层。2月18号之前,每1天大约只有1名确诊患者出现,直到第31号这名病人的出现引爆了现在的危机。这名61岁的韩国大妈来自于韩国中部的大邱市,是一名教会的教徒。她在2月6号因为交通事故的原因进入医院之后,开始发生了咽痛等症状。比较奇怪的是她出现上述症状,两次拒绝转院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得病和发生交通事故之后,她反而坚持两次带病到大邱市教堂做礼拜进行祈祷。

后来韩国确诊的56%病例都和大邱教会有关,这个高密度的超级传播彻底让病毒找到了韩国防控的死角和脆弱性。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韩国是亚洲最大的基督教国家,同时它也是保留萨满教遗存和萨满教巫师最多的国家。基督教跟美国文化影响有关,萨满教则是古朝鲜本土的宗教。韩国萨满教被朝鲜认为是自己的原始宗教,它认为万物有灵,原始时代就是巫政一体。不过后来随着中国汉文化的传播,封建时代的朝鲜大陆以儒家文化为正统。这个时代儒教是上层统治信仰的思想,萨满教和外来的佛教都退居二线,受到打压。那个时代萨满教还是受到一定的歧视,他们的孩子婚姻会受到一定影响。

韩国独立之后,西方文化的进入,理性和其他的一神教理念的泛滥,受过教育的人认为萨满教是迷信和现代化的阻碍。这一文化认识在韩国的80年之前尤其明显,朴正熙时代发起新村运动,大量的萨满教祭坛被砸毁。但是到了80年韩国经济的腾飞,韩国政府为了重拾文化自信,将萨满教仪式列为三大无形文化遗产加以保护。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在韩国社会举行萨满教治疗仪式,被认为是个人私事,一般的外国人很难看到这种场面。这个被韩国称为:国家活态遗产、民族传统文化等光鲜称号的萨满医疗,地位已经比70年代高多了。

韩国萨满教之所以能存在几千年,与这种巫俗文化渗入韩国人价值观、生活方式有着直接联系。从韩国电影中就有很多萨满教的场景,从《杀人回忆》电影中通过萨满教寻找凶手到《娑婆诃》中的生孩子驱魔场景,再到反映韩国政坛斗争中金大中当选中,检察官们去请萨满巫师跳大神,都可以看到萨满教已经深入到韩国各个阶层的强大生命力。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韩国萨满教文化能够流行还跟它所表现的社会文化治疗功能有关,它所表现的功能恰好能够满足财阀政治下大众的现代化焦虑与南北朝鲜分裂下的武力恐惧中,普通韩国人心理治疗和心理满足的功能。

韩国人均GDP超过三万美元,且拥有较好的医疗设施的国家,它是世界上二十大发达经济国家。但是潜伏期14天,并且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的新冠病毒,却找到了韩国这个发达国家的脆弱之处。韩国一部分得病之后不去就医,而是希望得到神灵庇护和治疗的恰恰是传播的大敌。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

另外一点需要指出的是,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韩国2018年对外贸易依存度达到70%。韩国高度的贸易依存度,是它经济的另外一个短板。任何疫情导致的封锁都会进一步打击日韩贸易冲突下的韩国经济,更加不利于防控疫情。

黑天鹅难以预测,且冲击巨大,还是因为万物本身的脆弱性。但是阴阳两面,黑天鹅的冲击难关渡过之后,恰恰能将这种脆弱性的短板进行补足,纵观贸易战背景下保住韩国经济与疫情管控,是一个现实难题,此次事件是否对韩国文化带来冲击我们拭目以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韩国萨满文化的前世今生,为何因为超级传播者成为韩国最大黑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