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浙江再现两例“倒灌”病例 华侨和侨乡陷防疫经济两难

特稿|浙江再现两例“倒灌”病例 华侨和侨乡陷防疫经济两难

图为海关关员对来自重点地区旅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图/海关发布公众号

  【财新网】(记者 叶展旗)境外“倒灌”病例引发对国内侨乡和海外华人的双重忧虑。3月5日,浙江公布前一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2例,为湖州市德清县报告的意大利输入病例。迄今浙江境外输入病例达10例,均来自意大利。

  湖州新增2例为一对母女,一直生活在意大利,此行转机两次回到浙江。两人于2月28日由意大利都灵起程(AF1503航班),途经巴黎戴高乐机场转机(CZ348航班)、2月29日约6点40分到达广州,再转机(CZ3803航班)到达杭州萧山机场。2月29日下午由其家人自驾接回德清,即被居家隔离医学观察。2人于3月4日凌晨发病,当天核酸检测阳性。目前在湖州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湖州全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5人。

  两人多次转机,航班和转机过程中的密切接触者尚未有公开信息显示。

  浙江此前的8个意大利“倒灌”病例出现在丽水青田。8人回国前都在意大利贝加莫一餐厅工作,无湖北武汉接触史。其中6人与首例确诊的王某从意大利米兰经莫斯科转机返回上海,包车于2月28日8点到达青田,即被隔离;1人从意大利米兰经德国转机返回上海,包车于2月29日24点到达青田,即被隔离。7人均于3月2日确诊。

  据丽水市政府人士透露,首例发病者王某从2月16日起就出现咳嗽、头痛等症状,曾自服药物,但不见效果。2月21日起,出现腹泻,持续2天。回国前往青田途中就与青田联系,直接入住观察点。在2月28日、29日又出现腹泻,在3月1日晚确诊,继而排查至其他确诊病例。

  据接近当地医院的人士称,近日也都有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归国人员因身感不适等各种原因来医院检查,“一天有时两三个,多的时候十几个”,暂未发现新病例。

  丽水市本是浙江省首个新冠病例清零的地级市。在2月27日,丽水市当时最后3名患者出院。

“流动是最大的风险”

  青田政府从王某到达青田当日,即2月28日起在上海浦东机场、杭州萧山机场和温州机场成立机场服务组,为华侨提供专车、包车服务,以减少从入境口岸至隔离点之间的外界接触。

  据服务组人士称,归国人员不分出发国家,回乡后统一要隔离至少14天。隔离期间费用由政府先行垫付。“这几天陆续都还有人回来。”

  在过去两天,仅在杭州机场就接到至少61名意大利归国青田籍旅客。据《杭州日报》,3月4日晚,在从北京飞抵杭州的中国国航CA1706航班上,有66名入境旅客。经排查无异常情况,29名自意大利回国的青田籍旅客,由青田县政府专车接走。在前一晚的两班航班中也有自意大利回国的青田籍旅客32人。其他入境旅客,也陆续由属地政府派专车接走。

  杭州通报中还提示未来两方面压力,一是近期还有来自温哥华经停青岛,以及来自泰国、澳门的航班,同时还要关注3月16至月底来自韩日的7个航班是否续飞;其次从国内经停转机的乘客将会越来越多。除此之外,每年清明节前也是不少华侨习惯回国的时候。

  在青田当地,管控在加大力度,包括要求县内的健康监测点采用“五班人、四班倒”24小时值守,每班次值守人员不少于2人。青田还在3月4日建立疫情防控举报奖励制度,针对未主动报备或未管控的境外入青人员,举报属实给予每人500元。

  据青田居民反映,3月3日还有社区人员上门了解侨眷侨属情况,希望居民劝导海外家属不要贸然回国。青田县委书记戴邦和在3月3日晚的政府会议上要求,全面摸清华侨底数,确保走访率达到100%,全面提高劝留人数,“流动是最大的风险”。

“想回又不敢回”

  青田县是国内知名的“华侨之乡”,华侨人数高达33万,其中有约10万居住在意大利。截至当地时间3月4日,意大利累计已确诊超过3000例新冠病例,是欧洲疫情最为严峻的国家。

  “大部分都想回去,但又不敢回。”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维罗纳(Verona)经商的青田人赵华称,意大利华人普遍担心在当地得不到很好的治疗:“在欧洲,就是按照普通的流感来处理,除非很严重,否则医生一般不让你住院。”

  不敢回则是担心飞机上感染,况且此时回国一旦确诊,会被认为是有意隐瞒,赵华称,“是否回去,很多人都在徘徊之中,包括我自己。”

  华人对当地防疫状况的担心不无道理。赵华介绍,和国内提倡戴口罩不同,意大利普遍认为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报纸上说了没病不用戴口罩。”

  意大利卫生部援引世卫组织称,只有那些可能与病人有过接触且出现了咳嗽喷嚏等症状的人、以及正在照顾疑似病例的人才需要戴口罩,“若没有呼吸道症状,普通民众并无必要戴。”这与中国国内的政策大相径庭。

  王刚的家人住在意大利重灾区之一的威尼托大区,从官方听到相同的建议,况且附近药店都已买不到口罩。他的子女在意大利长大,现在每天照常和朋友出去玩。

  据法新社,意大利政府在3月4日才刚刚指令关闭全国各地的所有学校和大学直至3月15日。在此之前,只有北部部分城镇的学校关门。

  一位住在米兰的青田人也表示,出门在外只有中国人戴口罩,当地人都不戴,地铁公交上也是如此。当地人的店都开着,中国人的店大都关了:“对意大利人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该跑步跑步,该上班上班。我只有回家刷朋友圈,才感觉害怕。”

  欧洲多地近日返程机票普遍贵于从国内出发的价格。以米兰至上海为例,该航线无直飞航班,近日转机一次的机票最低价基本都在4000元,到下周的价格逐渐降至两千多元;从上海至米兰的航班价格则保持在两千多元,且在未来几个月内相差无几。巴黎、法兰克福、罗马的情况类似。

  至于是否考虑安排专机,青田外宣办人士回应称,这个国家层面会有统一安排,根据形势的发展会有相应部署。

  另有意大利华人称,如果因疫情影响,在当地找不到工作,每月房租、伙食费等就需要500欧左右,一旦疫情持续上半年,费用上还不如回国。他们普遍的担心是,国外并不如中国国内重视:“意大利人要自由不要口罩”,短期难以控制疫情,只有华人自己待在家中于事无补。

“索性把店都关了”

  王刚在去年底从意大利回到青田,返程机票一再延期直至取消,“本想国内已经熬到头了,欧洲又蔓延开来。”

  出国近30年的王刚在意大利从事葡萄酒等贸易生意。受疫情影响,王刚上半年的行程被彻底打乱,原定3月份在成都举行春季糖酒会宣布延期,意大利最大的葡萄酒展Vinitaly也从4月推至6月,国内的店也无人问津。

  王刚的哥哥在威尼斯地区经营餐馆和酒吧,尽管早先采购了大量海鲜,无奈员工已经不愿来上班,收入相比已经夭折:“索性把店都关了,在家带孙子。”

  和王刚一样,赵华在意大利已经生活近30年,目前在维罗纳经营食品超市,生意已比往日差了一半:“意大利人嘴上说不怕,心里还是怕的,所以来往的人肯定会变少。”

  大约两周前,意大利新冠疫情刚开始快速爆发,曾出现过短暂的抢购潮。赵华打电话给上游米厂,发现都没货了。目前价格还是比平日高20%左右。

  与华人超市全线涨价不同,当地意大利人的超市在拼命减价:“因为那两天之后就没人想去了,现在意大利超市货进过来满满的,只好打折。”

  但两类超市共同点是消毒用品都已断货。因为早已在国内疫情爆发时,就被华人抢光了。据赵华了解,平时1欧元10片的口罩,已经涨到了将近2欧元一片,而且只有线上的渠道。不少人借此囤货赚钱。

  让赵华更担心的是当地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华人的态度:“认为这个病就是中国来的,很多看到是中国人的店就不来了。这种情绪可能一两年都去不掉。”

  在意大利,华人除了来自青田,主要还有温州、福建等地,近年来中国北方也有不少人来到欧洲工作,多数从事餐饮、服装加工、百货生意。

  赵华预计,受疫情影响,或有20%的中国企业会倒闭,尤其是餐饮行业。

  赵华、王刚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发布于今日头条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实时全面深入的疫情报道,请点击「链接」下载财新App阅读

更多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报道:

浙江新增七例意大利“倒灌”病例 青田在意华侨百人返乡_公司频道_财新网

境外疫情倒灌形势趋紧 下一步如何防守_财新网_财新网

新冠疫情全球燎原_财新周刊频道_财新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特稿|浙江再现两例“倒灌”病例 华侨和侨乡陷防疫经济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