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第一部分:事件概述

概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和国际有用联合会FINA案件。

时间:2019年11月15日;地点:瑞士蒙特勒。

法庭人员:首席主法官Franco Frattini(弗朗哥·弗拉蒂尼,国籍:意大利)、仲裁员Mr. Romano F. Subiotto Q.C.(罗马诺·斯波尔特,国籍:比利时&英国)、仲裁员Prof. Philippe Sands Q.C(菲利普·桑兹,国籍:英国)、特别书记员Mr. Dennis Koolaard(荷兰)

孙杨方人员:孙杨、孙杨代理律师张起淮;孙杨的5个证人:孙杨母亲、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岐、中国游泳队副领队陈浩、中国游泳队队医巴震、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裴洋。以及其它律师:律师罗小双女士、律师Fabrice Robert-Tissot先生、律师Ian Meakin先生。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方人员:律师理查德、法律事务部主任Julien siev先生、法务经理Tharinda Puth女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负责人崔颖女士、律师Brent E. Rychener先生、法律顾问Suzanne Crespo女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标准与协调副主任、专家Stuart Kemp先生;WADA传讯证人,IDTM检测协调员Tudor Popa先生;WADA传讯证人,IDTM客户关系及业务拓展经理Neal Soderstrom先生

国际泳联FINA方人员:律师Serge Vittoz先生。

此外:除事务委员会外,核证机关秘书长Matthieu Reeb、核证机关执行律师Brent J. Nowicki及专责书记员丹尼斯·科罗拉多先生亦出席了聆讯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官网:https://www.tas-cas.org/en/index.html,网站在国内可以直接打开,首页有关于孙杨案件的相关文件。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官网

审判经过:

审判期间双方达成一致的事实:“ 2018年9月4日晚上,国际泳联的4个人对孙杨先生进行了尿液检查和血液检查。四个人之一是无关的司机。其余三人进入房间。在这三人中,[DCO]拥有并提供并显示了兴奋剂检查官的证明。 [运动员]积极配合考试。但是,在随后的血液和尿液样本采集过程中,[运动员]发现[BCA](血液采集官员)仅提供了她的护士资格证书,而没有提供任何其他证明文件来证明采血官身份。 [DCA]([DCO]的同班同学),是尿检的兴奋剂检查官,只提供了居民身份证,没有提供任何其他尿检官身份的证明。他们是无关人员。根据我们的反复询问,其中只有[DCO]提供了兴奋剂检查官的证书,其余两个人无法提供兴奋剂检查官的证书以及任何其他相关授权。因此,无法完成尿液检查和血液检查。(已采集的血液样本无法带走。)”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孙杨出席听证会

结果:2020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听证会做出裁决,孙杨被禁赛8年,即日起生效。

第二部分:违规条例分析

WADA指控孙杨违反的具体条例为:

FINA DC第2.5条(篡改或试图篡改任何部分的兴奋剂控制)。 其附属材料是运动员违反了FINA DC第2.3条(回避、拒绝或未提交样品集)。

违反第2.5条:导致4年的禁赛期,运动员不可能要求缩短这一期限。

违反第2.3条:取消比赛资格的期限为四年。

FINA DC第2.5条规定如下:

篡改或企图篡改兴奋剂管制行为的任何部分,这些行为破坏了兴奋剂管制过程,但不包括在违禁方法的定义中。篡改应包括但不限于故意干扰或企图干扰兴奋剂管制官员,向反兴奋剂组织提供欺诈性信息,或恐吓或企图恐吓潜在证人。”

第三部分:核心争议点的讨论

1、关于兴奋剂检查官身份资质问题:兴奋剂检查官(DCO)、兴奋剂检测助理(DCA)、血样采集助理(BCA)

DCO:WADA的规定里,用来证明DCO的证件上,必须包含DCO的名称和照片。也就是说,IDTM签发的身份证是符合这些要求,只要把这个证件出示给运动员即可,不需要其他身份证明。

DCA(孙杨多次提到的尿检官,建筑工人):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条例,兴奋剂检测助理不需要提供身份证件,但必须提供来自测试机构或样品收集机构的官方授权文件,对此,孙杨也认同这一点。并且国际泳联和WADA都没有对该资质硬性规定。主要工作仅仅在于见证运动员收集尿液,并不需要特殊的资格证书。

BCA:规定与上述尿检官资质要求类似,没有强制性要求,血样采集助理(BCA)只在当晚将初级护士资格证书(STQCJN)提交给了孙杨,但她本人是同时拥有初级护士资格证书(STQCJN)和执业护士证书(PNC)的,这一点是得到证实的。

2、是否干扰恐吓兴奋剂管制官员和证人:

孙杨否认有恐吓证人的情况。但是孙杨证实,他的母亲(杨明明女士)曾与BCA和DCA接触,目的是“收集有关案件的信息,并向他们寻求帮助”,但她从未试图恐吓和/或威胁他们。孙杨的随行人员已经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并“对他们的身体,精神经济状况,其家庭成员的感到担忧。”他们表示“担心,如果他们同意在这一程序中作证,他们将遭受运动员和/或他的随行人员和支持者的某种形式的重大报复”。

3、是否破坏兴奋剂管制过程:

孙杨保安用锤子破坏了血检瓶,孙杨通过手机上的电筒照亮检测瓶,内部的容器完好无损,孙杨将其带走了。在兴奋剂检查官在场的情况下,孙杨撕毁了之前已经签字的兴奋剂检查表。

4、是否是兴奋剂管制官员授意孙杨破血血检瓶:

韩照岐在书面声明中说,他已经告知兴奋剂检查官和巴震,不能带走血检官收集的血液进行检测,并且巴震对此确认,巴震作证也表示,他本人也已经告知兴奋剂检查官,无法带走血液样本。韩照岐在庭上作证表示,兴奋剂检查官当时强调样品应该被带走,兴奋剂检查官和巴震也证实了这一点。孙杨听从巴震医生的建议,而巴震医生又遵照韩兆奇韩照岐的指示,决心收回提供的血液样本,并确保样本不能离开他的家。

5、关于拍照问题:

CAS认为,在样本收集的过程中,除非有非常确凿的理由,否则兴奋剂检查助理对运动员拍照或录像的行为是完全不合适、不专业的。不过CAS的相关条文已规定:“只要是在生理、卫生和道德上合规的情况下,运动员都要按要求提供样本,其抗议检查是无效的。”而证据也确实表明,兴奋剂检查官(DCO)及时向孙杨通报了抗议检查的后果。因此CAS认为,无论是拍照的不当行为,还是对IDTM样本收集人员的资质质疑,都不能成为构成孙杨中止检查的正当理由。“反倒是孙杨的以下三种行为是明显不当的,一是让保安砸碎了血样瓶,二是其本人撕毁了兴奋剂检测表,三是不让兴奋剂检查官留下已经从自己身上采集到的血样。”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孙杨夺冠照片

第四部:其它不为人知的细节

1、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曾指定仲裁员贝洛夫,被孙杨一方否决,而后退出,同时国际泳联也支持了孙杨一方的做法。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只好提名罗马诺·斯波尔特,孙杨一方继续否决该仲裁员,但是国际泳联没有跟孙杨站在一起。孙杨一方很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2、DCA也就是尿检官,那个建筑工人,一直拒绝出庭作证,但是12号突然,提出在14号至15号庭审现场可以出来作证。然后被CAS拒绝,理由是:他们没有拒绝听取DCA的证词。该小组提醒该运动员,在过去几个月里,他们邀请DCA给予证词,并寻求双方的协助以确保他的证词。但是由于未知的原因,即在听证会前几天,DCA称在满足某些条件下才会出证。事务委员会通知当事各方,他们认为在听证会前夕来自DCA的这种提议是不适当的。

3、DCA尿检官后期发出的手写证明(见下图),被证实是伪证,孙杨微博曾经转发,现在已经撤回。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尿检官的伪证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有明确的档案记录,2018年该建筑工人就已经参与兴奋剂检测工作,并且经过专业培训。孙杨撤销该手写说明,也侧面证明了该建筑工人的手写说明是在作伪证,法官也没有采信。

4、游泳队副领队陈浩曾跟主检察官通电话,暗示如果检查官记录“拒检”可能会遭到解雇。

5、此次庭审,国际泳联FINA也是被告。第二被告FINA的执行董事康奈尔·马克勒斯库先生特别指出,“FINA法律委员会通常不参与有关违反反兴奋剂规则的诉讼”,在2019年2月8日跟孙杨方面回邮件(“我认为现在很清楚:你不想再为FINA工作了,这与独立无关!!!”).很显然,FINA不想跟孙杨绑架在一起。

6、孙杨一方多次提出WADA律师资格问题,被驳回,理由简单说就是,被告想要取消原告律师的资格要求门槛很高。而孙杨一方拿不出充分的理由。

7、延迟裁决的原因是:翻译不准需要双方再提供笔录等原因。同时,CAS强调,翻译是由当事人提供,并且由孙杨一方指定,经WADA同意,与CAS无关。三名翻译有两名华人,一位瑞士人。

8、在庭审后期,孙杨突然在场外临时拉过来一名翻译,被认为是对法庭的不尊重。

9、据孙杨描述,当晚检测助手在拍照或录像,还自称孙杨粉丝,“她说我很喜欢你,我今天来就是为了看你的。”

10、三名法官中,一名是由孙杨指定,一名由WADA指定,还有一位中立法官。

11、在2012年-2018年间孙杨进行了180次血样检测,这180份检测样本包括63份比赛当中提供的样本,117个比赛外提供的样本。

12、2014年5月,孙杨在全国游泳冠军赛的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曲美他嗪,随后遭到禁赛3个月的处罚

13、孙杨的队医巴震因药品问题被禁赛过,并且在禁赛期间公开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亚运会运动员休息室内。

14、庭审现场,包括孙杨、孙杨母亲,几乎所有的证人证词都有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孙杨母亲答非所问,浪费时间,被庭审官多次打断。孙杨几乎全程都在笑,很容易被视为藐视法庭。

15、孙杨曾在亚运会领奖台上拒绝穿着指定赞助商品牌的衣服,后不了了之。

16、WADA的律师,理查德,曾经把美国自行车之王阿姆斯特朗拉下马,把美国短跑名将琼斯送进监狱。

17、至于为什么孙杨拒检,网络上的一种分析:见图,纳什均衡分析,拒检可能是最优选择。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根据以往的数据统计,上诉至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诉讼,其胜诉成功率是7%,非常低。中国柔道运动员佟文上诉成功并翻盘的先例。如果上诉失败,孙杨还可向位于法国的欧洲人权法院提起最终上诉,与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的审理相比,欧洲人权法庭的胜诉率倒是高了很多。向联邦最高法院、欧洲人权法院两次上诉至结案的时间过程,最长可持续达三年之久。

好消息是:尽管最终开出禁赛八年的罚单,但CAS仲裁报告第369条也指出,孙杨可以在明年,向国际泳联申请缩短禁赛期,也就是说,如果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不支持孙杨的申诉,孙杨注定无缘东京奥运会,不过孙杨可以在明年向国际泳联提出申诉,至少从目前看,在理论上孙杨有望缩短禁赛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孙杨案细节分析:背后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