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复阳疑云:新冠患者出院后死亡事件始末

特稿|复阳疑云:新冠患者出院后死亡事件始末

图为防疫资料图。图/财新记者 丁刚

  【财新网】(记者 苑苏文 包志明 实习记者 黄雨馨)王梅(化名)家的日历上,3月10日被用笔圈了起来,旁边写着“happy”,她丈夫李亮已经从方舱“治愈”,进入隔离点观察,这将是他解除隔离、恢复自由的日子。

  但李亮没有等到那一天。《死亡医学证明书》记载,他3月2日下午5时08分去世,死亡的三个原因分别是:新冠肺炎、呼吸道阻塞猝死、呼吸循环衰竭。

  曾收治李亮的武汉市汉阳国博方舱(下称汉阳方舱)医院院长杨星海告诉财新记者,现在汉阳方舱已经暂时停止病人出院。“这不是我们自己停的,是指挥部的要求,也不止是我们一家停。”

变故发生

  3月2日下午3时30分,王梅收到丈夫所在隔离点——武汉硚口区汉西三路维也纳酒店打来的电话,电话对面的声音告诉她,下午查房的时候,她的丈夫压力大,精神不好,让她赶来看看,她跑去社区开出门条,骑车赶到酒店。李亮所在的509号房门敞开着,王梅看到发现丈夫躺在床上,被子掀在一边,没有穿袜子。

  上午10时两人视频通话的时候,李亮告诉王梅自己体温只有35.3度,王梅认为是因为天冷,嘱咐丈夫穿上袜子。但当下午王梅赶到隔离点,却发现李亮已经浑身无力。李亮听到妻子的声音后,撑不起身体来。王梅上前扶起他,他说口渴,王梅喂水但流了出来,李亮说“老婆我想回家”。

  李亮2月3日出现发烧症状, 2月8日被送入社区隔离点,之后就再也没能回家。他在2月9日晚检测为新冠核酸阳性,2月12日转入汉阳国博方舱医院,经过14天的治疗后,经专家组评估准予出院。根据防止新冠出院患者“复阳”的新规,李亮出舱后进入社区隔离点隔离14天。

  从出院指标观察,李亮已“治愈”。他在2月26日离开方舱医院后,向所有亲戚朋友分享了自己战胜病魔的喜讯。在隔离点,他向妻子倾诉,自己有抗体了,可以献血救人,还可以回到隔离点当志愿者。李亮没有医生执照,但他的社会身份是医生,他在骨科康复诊所工作,师从中医专家张学炼,诊所靠近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也曾找他治疗。

  李亮一度呼喊王梅的名字,意识模糊。护士赶来翻了他闭上的眼皮,匆匆离去。酒店前台电话打到房间,让王梅联系120。3月2日下午4时40分左右,120给王梅回了电话,急救车把李亮拉去了附近的普爱医院,之后传来了死讯。李亮的遗体被立即火化。

从社区到方舱

  李亮36岁,身材壮实,在诊所的工作是为人整骨。2月3日,他有些发烧,第二天上午,他到离家不远的普爱医院拍肺部CT,影像所见:“右肺中叶、右肺下叶及左肺见散在多发磨玻璃样渗出及条索影。”在报告单中作为总结的“印象”部分,医生写道“双肺感染,考虑病毒性肺炎”。

  2月8日,社区将李亮送去速8酒店隔离点,第二天隔离点给他进行核酸检测,当晚结果出来,核酸阳性,医生给他开了莲花清瘟颗粒和消炎药。

  2月12日,李亮作为轻症患者由隔离点转入汉阳国博方舱医院。王梅回忆,丈夫症状轻微,只有些许发烧和咳嗽,转入方舱医院后,此前医院开的药他便不再服用,而是进行纯中药治疗。最初早晚服用肺炎3号方,之后又转为2号方。

  王梅认为,在方舱医院的中药治疗是有效的,因为他丈夫很快就不发烧了,咳嗽的症状也减少。

  2月20日和2月23日,李亮在方舱医院进行了两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2月23日,他复查了CT,报告单记载:“双肺见散在多发密度增高影,大部分呈磨玻璃密度,部分呈网格样改变,大部分位于胸膜下,双肺下叶见小结节灶,最大径0.4cm,建议随诊复查”。

  此后医院决定李亮可在2月26日出院。落款日2月25日的出院小结上写道,他入院天数13天,经对症支持治疗,体温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核酸检查阴性,无吸氧指末氧饱和度大于95%,经专家组评估,准予出院。

  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其出院四条标准是:体温恢复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肺部影像学显示急性渗出性病变明显改善、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样时间间隔至少24小时)。在3月3日更新的第七版诊疗标准中,这四条出院标准未变。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疾控中心专家认为,李亮出院太早了,“23日CT还有典型新冠肺炎影像,怎么25号两天后就能出院?”武汉市一名医生也指出了CT的问题,他指出,在一些医院,判断病人是否满足出院的四个条件时,“CT分量最小了”。

  但汉阳方舱医院院长杨星海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出院的标准比国家的《指南》更为严格,每个出院的病人必须做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CT肺部影像,对比有明显的吸收改善;血氧饱和度在95%以上。

  “病人是否出院,一般要经过好几道审核,先是这边的管床医生、医疗组组长要审核通过,然后我们也会交给后方的专家组那边,他们看了没问题了,就可以出院了。”杨星海说。

转入社区隔离点之后

  2月26日下午4点37分,李亮转入社区隔离点。杨星海则表示,李亮转来时症状很轻,“出院后的情况,我们不掌握”。

  王梅回忆,李亮转到隔离点维也纳酒店后,医生建议他每日服用中药肺炎一号方。但他自己从方舱医院带来了几包二号方,又接续服用了几日。

  2月28日,李亮开始告诉王梅自己嘴巴发干。王梅说,医生告诉丈夫,口干是因为吃中药,叫他多喝水,于是李亮买了很多水,还买了水果在房间里吃。

  但到了3月1日,李亮对王梅说,自己不怎么想吃东西了,喝水也喝的少,人瘫在床上,就不想动,总是想睡觉。

  3月2日上午8时,王梅给李亮发视频请求,但对方久久不能接通。王梅说,他从百度上查出维也纳酒店电话,打给酒店前台,请医生过去照看。10时多,李亮终于接通了王梅的视频电话,医生出现在镜头里,告诉王梅,他丈夫精神压力可能有点大。

  李亮告诉王梅,自己不想吃饭,体温只有35度3,脉搏微弱,躺在床上没有力气。之后李亮就将通话先行挂断。“说话就像舌头粘在嘴里感觉。”王梅回忆,通完这最后的电话,3月2日下午,自己被叫到隔离点,“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财新记者拨通维也纳酒店隔离点公布的电话,接听者称只是安保人员,对于李亮去世的事情,需要联系卫健委等部门。同时和李亮一起从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出院的还有多人,其中不少人也和李亮一起在维也纳酒店进行康复和隔离。

加强出院患者管理

  李亮的病情是否属于复发,目前尚不明了。

  复兴医院重症医学科教授席修明此前对财新记者分析,目前武汉仍有大量病人在医院治疗,重症病人很多,病情非常复杂严重。“部分病人已经核酸多次转阴性,已经不是病毒的问题。”他提出,应对出院病人的管理有妥善的安排。

  2月27日,山西一名80岁的老者,在接受血浆治疗后被宣布治愈后去世。老人姚某全家在1月20日从武汉自驾至山西,2月7日确诊新冠肺炎,2月9日获输600毫升其他患者恢复期血浆后,胸片显示,其肺部炎症病灶明显吸收好转,淋巴细胞也有明显回升,但在18天后仍不治身亡。

  在姚某死亡当日,山西宣布已连续6天无新增确诊病例,病亡病例为零。山西省卫健委称,姚某的新冠肺炎此前已经治愈,还办理了出院。但因为老人年纪大、伴有其他基础病,之后又继续住院接受治疗,最终未能挽救生命。

  出院后患者的管理引发关注。武汉市江岸方舱医院在3月3日对病友发布紧急通知,称根据市防疫指挥部最新通报,近期出院患者中复发者较多,导致患者重新入院治疗。为了减少病情复发,确保大家彻底治愈,达到“零回头”目标,经医院研究决定,即日对所有在舱拟出院病友抽血加做病毒抗体Ig-M与Ig-G的检查,确保病友完全康复出院。

  患者出院后病情发生变化,除了自身基础疾病外,复阳的情况更是备受重视。2月28日下午,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部分省份报告治愈出院患者出现了复检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情况。她指出,新冠肺炎病毒是一个新病毒,它的致病机理、疾病的全貌和病程的特点还需要深入研究。“所以我们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强对出院患者的管理,要求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同时组织专家对这种情况进行进一步研究,对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归的全程进一步加深认识。”

  武汉某医院一位放射科医生对财新记者分析,李亮出院后死亡的原因或许在于“(出院)标准执行的不够严。”他称他所在的医院也有人再次入院后死亡。“个例,也不好说新冠是不是直接原因,就医学角度来看这样的病人研究价值非常大。”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发布于今日头条平台,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实时全面深入的疫情报道,请点击「链接」下载财新App阅读

更多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报道:

天津连续零新增后再现复阳患者 重灾区宝坻曾万人大排查_财新网_财新网

研究:新冠患者出院或仍携带病毒,传染性待观察_政经频道_财新网

钟南山:出院病人复阳是否具有传染性值得留意_政经频道_财新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特稿|复阳疑云:新冠患者出院后死亡事件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