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马旭 蔡黄浩

希望在这里悄悄绽放。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病区,是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重症患者的两家医院,上海援鄂第一批与第二批医疗队即在这两家医院的重症病房内工作。

死亡、生命与希望是这里的关键词。

这两天,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与多位参与重症病房救治工作的上海医护人员对话,试图还原武汉重症监护室内的真实情况。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在武汉三院光谷病区内的应佑国,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死亡

死亡对于ICU来说意味着什么?

应佑国是上海九院重症监护室的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此次上海援鄂医疗队的第二批队员之一,有着多年重症医护经验的他告诉纵相新闻:

“在ICU面对死亡是必然的,我们每天面对这么多危重病人,肯定会面对很多死亡的东西,但是我一直坚信的是,作为ICU医生,我们的职责就是为病人守住最后的这根生命线,悲痛与劳累在所难免,但职责永远都要放在第一位!”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应佑国与同事在给病人做检查

上海岳阳医院的护士长唐欢是此次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对于死亡,她曾在到达武汉后的工作日记中写下:

队员小祁(祁伊莉)跟随的是章老师,他们分管了最重的那组病人。

刚给患者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下完机,章护士在检查患者各导管时,发现患者氧饱和度下降、血压下降。立即叫来了医生,这是今晚医生抢救的第6次了,虽然满身疲惫,但是仍然迅速的投入抢救中,深静脉置管,呼吸机辅助。

可是还是………又是CPR,小祁,章护士轮番上阵,肾上腺素1支、1支、1支……还是……

章护士哭了,说这两天一直在照顾这位患者,昨天还蛮好的,今天……感觉生命就这么从指缝中溜走了。哭完,章护士又坚强的站起来,准备为患者进行尸体护理,希望能让患者一路走好。看着她的坚强的背影我也泪湿了。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祁伊莉在工作后摘掉了防护设备

“病人的死亡总是很突然,但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悲伤转化动力,照顾好每一位患者,尽最大的可能让他们好转。”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钱晓告诉纵相新闻。

钱晓是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除夕当天她们从上海出发,于深夜抵达武汉。在她于武汉金银潭医院内的抗疫经历中,也曾面对过患者突然的离去。

“当时我第1天做这个病房,病人都还挺稳定的。然后第2天我又去上班后,这个房间里的一个病人已经走了……我当时特别伤心,第一次觉得死神离我们那么近。”钱晓说。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钱晓与文佳

生命

“武汉这边的病人都很配合治疗,他们的求生欲很强,家里人也都特别关心他们。虽然为了防控安全家属间不能见面,但是很多病人家属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询问病人的情况。

这是上海曙光医院护士长黄凤在采访中反复向记者强调的一句话,作为上海援鄂第一批医疗队的一员,在金银潭医院工作的这大半个月里,对于病人与家属间的感情,她的感触很深。“病人被隔离了,但爱没有隔离。”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黄凤与同事脱下防护服后看见被汗水泡皱的双手

黄凤告诉纵相新闻:“上个礼拜有三次值班,我都接到过同一个病人家属的电话,听起来大概五十多岁的一个男人,他每次都会问,‘我妈妈怎样了?’”

黄凤表示,每次自己都会回答:挺好的,你放心,明天你电话再打进来,我帮你关注着,“老人年纪大了,不会用手机,这份爱只能由我们当做桥梁来传递。”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黄凤摘掉了防护设备后的样子

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护师文佳,也曾经历过相同的一幕。

文佳告诉纵相新闻:“之前在值班时,有个病人家属一上午给值班室打了6通电话,我开始不能理解是怎么回事,后来最后一次的时候他跟我说,他已经两天没有接到家人的电话了。”

文佳表示,后来了解情况后,这个病人在两天前就已经昏迷了,已经没有办法再去联系家里人,“这个昏迷可能非常突然,家里人是不知道的,因为病人住进来以后,他只有一个手机可以跟家属联系。”

与文佳同属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钱晓感慨:“每次感觉工作很辛苦的时候,接到病人家属的电话,或者想起来这份沉甸甸的爱,就感觉自己又获得了力量。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各方面人力、物力的投入,我们病区内的病人整体情况都在好转,这种成就感与欣慰也给了我们力量。”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文佳正在给病人调整医疗设备

希望

昨天,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负责人贺青华曾表示,目前全国除湖北以外的地区疫情总体呈下降趋势,2月10日0-24时,全国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381例,连续第7日呈下降态势。即便包括湖北武汉在内,全国疫情也总体呈下降趋势。

疫情形势的好转同样体现在武汉重症监护室内,希望在这里悄悄绽放。

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曙光医院肝病二科护士长董春玲向纵相新闻记者透露了这样一次经历:

有次一个病人的妻子给了我一张纸,说给他写的信,让我转给他。我低头看了几句:

老公,今天是2月4号,晴。再过几天就是我们女儿生日了……我突然眼泪就要掉下来,没敢往下看。 把信给了病人。

过了半小时,他把信给我了。我问他看完了?他说嗯。我说你看,你家里人这么盼你出去,你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别想那么多,该打什么针你就听话,别这个不用那个不用的。

他问我是不是上海来的,我说是,你看我们来了这么多人,不就是让大家赶紧好起来吗。你听话啊。

那天是我第二次护理他。后来他都很配合,我进了病房会打招呼,情绪明显好转,血氧饱和度也高了很多。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黄凤的手因为一直穿着防护手套而过敏

一封家里来的信,点亮了病人的希望,也让他的情绪与身体明显好转。这样的故事在重症病房里如今还有很多,黄凤也在金银潭医院的重症病房中见证过一段因经久不衰的爱情,而点燃的生命的力量与希望:

我照顾的病房里有一位78岁,但思维什么都非常好的一个老先生。他其实病的挺重的,但是因为还有个老伴在家里面,所以他非常担心他的老伴,他一直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好起来。

老先生入院的时候带着结婚戒指,他一直说其它东西都可以不拿,就这个戒指一定要拿着。平时他会把戒指放在抽屉里,抽空的时候就会拿出来一直看着。

他说,他跟老伴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一起做,年轻的时候答应的事情没有完成,所以他一直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想法:我一定要活下去。

为了能够康复,老先生一直特别配合我们的治疗工作。因为他病情比较重,其实胃口还是蛮差的,但是他感觉我一定要活,所以就算是恶心难受,还是要吃,只能吃一口饭也要吃。

因为我们平时要穿着各种防护装备去接触病人,有时候操作不像平时那么灵活,平时像打针、输液这些一下子就能搞定的,但这个时候动作可能就比较繁琐比较慢。但老先生还是会很配合,他会说,你帮我弄好就可以了,我会乖乖不动的。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曙光医院的护士们在与金银潭医院内的病人相互加油鼓劲

唐欢曾在第一天于武汉开展工作后写下这样一句话:“这才是上班的第一天,才刚开始,但是我希望这将是最后一天,祈祷以后的每一天,将不再有死亡!”

唐欢说,病人的情况整体来说都在好转,我相信我们最终一定能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唐欢与同事在相互加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