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联合国前任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 享年100岁

  德奎利亚尔于1982年1月1日就任第5任联合国秘书长,1986年10月10日连任。在其职业生涯中,德奎利亚尔曾获25个国家授勋。

 德奎利亚尔1920年1月19日出生于秘鲁利马,曾在秘鲁天主教大学攻读国际法,自1940年进入秘鲁外交部工作起一直从事外交工作。1982年1月至1991年12月,他两次担任联合国秘书长。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资料图片:德奎利亚尔。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利马3月4日电 联合国前秘书长、秘鲁著名外交官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4日在首都利马去世,终年100岁。

  德奎利亚尔的儿子弗朗西斯科·佩雷斯·德奎利亚尔当天对秘鲁RPP电台表示,其父亲于当晚8时9分在家中安然辞世。

  据报道,德奎利亚尔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3月6日上午10时30分在秘鲁外交部举行,3月7日举行葬礼。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德奎利亚尔

和平的推动者

德奎利亚尔1920年1月出生于利马,曾在秘鲁天主教大学攻读国际法。他1940年进入秘鲁外交部,长期作为秘鲁外交官工作;后来进入联合国,曾任联合国秘书长关于塞浦路斯和阿富汗事务的特别代表、联合国主管特别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1982年1月至1991年12月,德奎利亚尔出任联合国秘书长。

秘书长是联合国的“首席行政长官”,工作纷繁复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解决国际争端。德奎利亚尔在任上强调和平必须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胜利”,一再表示要为维护世界和平尽自己的最大力量。他奔波于世界各地,通过积极促进对话和磋商,为许多国家和地区带去和平,包括促使两伊实现停火、苏联从阿富汗撤军、柬埔寨实现和平、纳米比亚获得独立等。

两伊战争中,德奎利亚尔亲赴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劝说伊拉克时任领导人萨达姆调整政策。在他的努力下,1987年7月,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决议,要求两伊立即无条件停战。伊拉克和伊朗先后宣布接受这项决议。1988年8月20日,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结束。

德奎利亚尔还致力于加强联合国的维和能力。1988年,联合国维和部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德奎利亚尔作为代表受奖并发表演讲。他说:“和平现在是而且始终是人类最崇高的希冀……在联合国,我们所力图建立的是这样一个世界:各国都认识到战争的最终无效性和集体责任。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为确保人类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承担这种集体责任。”

任内曾两次访华

德奎利亚尔对中国非常友好,高度重视中国在联合国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的作用。他多次表示,没有中国的参与,任何国际问题都难以解决,中国在联合国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德奎利亚尔任内曾两次访问中国。他在第一次访华时曾说,中国是联合国的重要成员,能捍卫第三世界的利益。中国忠于联合国的和平政策,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这使我们感到有信心。我们面临紧张的国际形势,主要原因是一些成员国无视联合国宪章,不执行联合国有关决议。

德奎利亚尔这位百岁老人走了,但世人不会忘记他。联合国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4日晚发表声明,对这位前辈的逝世表示哀悼。古特雷斯说,德奎利亚尔是一位成就卓越的政治家、忠诚的外交官,他以其个人智慧给联合国和整个世界带来深远影响。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联合国前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Pérez de Cuéllar)(图片来源:秘鲁当地媒体)

《我认识的德奎利亚尔》

曾担任中国驻秘鲁大使一职的陈久长,写了《我认识的德奎利亚尔》的回忆文章,发表在2005年的《纵横》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在文中,陈久长这样写道:

提起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先生,许多中国人都知道,因为他曾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多年,早已闻名于世。1993年9月,我结束在古巴的工作任期后转任驻秘鲁大使。在到任初期拜会政府、议会、司法机构和各政党高层官员及社会各界知名人士时,就想到要拜会德奎利亚尔。然而,自1991年12月离开联合国秘书长职务后,德奎利亚尔和夫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国外(主要是巴黎),而他们的两个女儿,一个在葡萄牙,另一个在意大利。虽然德奎利亚尔在秘鲁首都利马有自己的寓所,但他很少回到国内,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们无缘相识。迟到的见面第一次见到德奎利亚尔先生是在1994年9月16日。那天晚上,我应邀出席智利驻秘鲁大使举行的国庆招待会。在同秘鲁最高法院院长交谈时,走过来一位老者,经院长介绍,得知他就是德奎利亚尔。他身材较高大,头发花白,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和颜悦色,颇具学者风度。一见到他,我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该是过去从报纸图片上得来的印象吧。我主动与他握手,说:“久仰大名。我是中国大使,见到您很高兴。”德奎利亚尔也彬彬有礼,伸过手来说:“欢迎你来我国工作。在中国,我有许多好朋友。”交谈中显示出他对中国情况的熟悉。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而在这篇文章的结尾,陈久长谈到了德奎利亚尔对中医的认识。

信赖中医药

秘鲁是华人移居最多的拉美国家之一。早在1849年10月,首批70名华工抵达利马。到19世纪80年代,来秘鲁的“契约华工”已超过10万。据说,目前第三、四代华裔加上华侨、华人总数已达百万之多。众多的华人分布在首都和全国各地,他们带去了中国文化和传统习俗,其中包括中医中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医药在当地百姓中广为流传。就在20世纪80年代,秘中文化协会曾组织秘鲁医生到中国考察学习针灸针麻技术,还聘请中国大夫去利马举办训练班,传授针灸疗法。

  德奎利亚尔先生对中医中药是早有接触和了解的。在我那次登门拜访时,他顺便谈及中国针灸的好处,说他在很小的时候,有处皮肤出了毛病,当时找到中医诊所,中国大夫用针灸为他治疗,效果很好。接着他问我,“现在利马还有没有针灸大夫”?我告诉他:“还有,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帮您联系。”他说他近来又有点问题,如中医诊所同意,可请大夫每星期去他家一次。我肯定地回答说,这没有问题,可立即办理。

  我满口答应德奎利亚尔的要求,是因为与使馆有密切联系的华侨中,正好有一位女大夫。这位大夫姓周,上海人,中医学院毕业,曾当过教师。有位到中国学习针灸的秘鲁学生回到利马后,请周大夫去秘鲁合作开业。周大夫擅长针灸疗法,又有实践经验,当地一些高级官员都请她治病。于是我约周大夫来使馆,向她介绍德奎利亚尔的情况和要求。周大夫表示,像德奎利亚尔这样的中国老朋友,她一定尽心尽力服务。两天后,我托夫人陈镇坤带周大夫去德奎利亚尔家,与他面谈安排治疗事宜。据事后了解,德奎利亚尔先生对周大夫的医术和治疗效果感到满意。

  1996年7月,在见到德奎利亚尔先生时,他主动向我提及中国有一种“忘不了”,他以前吃过,效果不错。不知在利马能否买到?对此,我这个中国人都没听说过,但我答应找一找。随即我便向国内写信,商请外交部拉美司帮助解决。拉美司主管同志很理解与配合,迅速买了10盒托近班信使带给我馆。收到后,我立即通过电话告诉德奎利亚尔,准备给他送去。他坚持要亲自来使馆取,这就是前面说到的1996年8月20日来使馆的缘由。我交给他时,他十分高兴地说:“老年人都需要补脑,这个效果很好。”几天后,他还特别给镇坤送来一盆鲜花表示谢意。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

综合:新华社 、《纵横》(2005年12期)、《环球时报》、新浪等

小编:喜之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享年100岁的联合国前秘书长德奎利亚尔逝世,他曾对中医这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