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3月5日消息,近日,孙杨案的9小时庭审过程被曝光,在其中,孙杨母亲面对控方律师提问时一味强调自己的想法和要表达的意思,完全无视WADA律师提问,闪烁其词,自相矛盾,起了反效果。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本次,WADA首席律师是理查德·杨,曾经亲手让服用禁药的七届环法车王阿姆斯特朗终身禁赛。

理查德·杨首先问,“你在之前的证词中说,本次兴奋剂的主检官最开始允许孙杨自己去卫生间,是吗?”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杨明第一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是的,我解释一下,在当晚12点10分左右,我打电话给了中国游泳队的领队陈浩,然后陈浩要求跟主检官通话,将近10分钟。”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表示:“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兴奋剂的主检官最开始允许孙杨自己去卫生间,但是后来改变了主意?”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回答,“是的,但是。。”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直接插话说,“所以你知道,主检官反对你儿子自己去厕所?”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第2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因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想把当时的情况叙述一下……”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表示:“你的律师会问你问题,现在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当时是不是孙杨去上厕所的时候,主检官反对你儿子自己去厕所的时候,你跑过去拦住她,是吗?”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第3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想请仲裁和律师让我把当时的情况叙述一下。”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随后,理查德·杨表示:“我的时间很有限(只有15分钟),我会让你儿子的律师问这个问题的。”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更加强烈地表示:“因为主检官提供的证词,通过我们的视频(参照完全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关键,今天就应该在仲裁庭都在的情况下,我把当时的情况说清楚。”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也有些无语了,他表示:“我已经说了,你儿子的律师会问这些问题的。是或者否,你要打电话叫警察吗?”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这时候,女翻译在一旁提示孙杨母亲,“孙杨律师会给您时间来讲述这个问题。他的时间很有限,他要完成他要提的问题。之后有给您时间解释。请您回答是或者不是。”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随后回答,“我说我要报警,不是(真的)要给警察打电话。是因为当时主检官同意孙杨去卫生间。”

孙杨母亲说完这句,女翻译都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随后问,“在你陈述的第13段,你提出要叫警察,对不对?”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第5次没有回答是或不是,而是面对仲裁小组3位法官说,“所以这个问题又跟刚才关于他去尿检的问题是一样的,所以我请求仲裁庭花几分钟,让我花几分钟把当时情况说完。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因为我们有视频作证,作证这个事情的真实性,而主检官(说的)与事实不符,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今天我想把事情说清楚。”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无奈之下,理查德·杨进入了下一个问题,“当保安把破碎的容器(血样B瓶)带回来的时候,主检官要拍照,然后巴震医生不让她拍照,是吗?”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回答,“是的。”

理查德-杨又问,“然后,你儿子撕毁了兴奋剂检测单,对不对?”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第1次回答,而是说,“主检官在报告中完全歪曲事实。”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再问,“你儿子是否撕毁了兴奋剂检测单?”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第2次不回答是或不是,而是说,“当时(检查单)就放在孙杨面前,也没有讲义夹之类的,就是一张纸,但是主检官叙述的是有讲义夹,孙杨冲上去抢,我们的视频完全可以证实。”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理查德-杨第3次问,“你儿子撕毁了他之前的检查单,是吗?”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孙杨母亲继续不直接回答,“不是的,不是像主检官叙述的那样,因为检查单就放在他面前,他觉得检查结束了,我把这个拿走,我觉得很正常。跟主检官叙述的在她的讲义夹里面去抢,意思完全不一样。跟事实完全不符,这个有视频作证。”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在理查德-杨提问结束之后,孙杨案仲裁小组主席、前意大利外交部长弗朗哥·弗拉蒂尼法官随后感谢杨明出庭作证,表示她可以离席了。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没想到孙杨母亲却意犹未尽,“我都还没有讲完呢。”

女翻译很无奈,跟法官表达了孙杨母亲的意思,但是对方没有搭理。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随后,孙杨母亲继续对女翻译抱怨道,“我觉得我可不可以申请一下,当时尿检的情况应不应该这个,都没说完就让我走了。”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发问中,理查德·杨的发问主要暗含让孙杨的母亲确认两点情况:

1、孙杨在多次独自一人去洗手间前,主检查官曾提出过异议;

2.、孙杨存在不让检查官带走血样、让保安打碎玻璃瓶、撕碎检查单等事实行为。

而且理查德-杨的问题多是封闭式的问题,即“是或不是”,而孙杨母亲却想开放式回答,却被律师多次打断。孙杨母亲可能不熟悉庭审规则,回答闪烁其词,未能正面及合理解释孙杨的“异常行为”,容易给仲裁小组留下逃避直接回答问题的不好印象。

因此,从孙杨母亲作为本案辩方证人的角度来看,她的糟糕表现并未对儿子孙杨起到任何正面辅助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豪横!孙杨母亲无视律师提问,只顾自说自话,最后怨法官:我都没说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