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云蹦迪”、“线上音乐会”之外,以李诞为代表的脱口秀内容形态也进入了快手直播的内容生态之中。直播喜剧秀《诞愿人长久》已正式上线两期,“连麦直播”的呈现方式赋能了脱口秀全新的幽默可能。快手也借由直播内容生态的不断丰富,不断尝试用户圈层的拓宽。

作者 | 刘浩川

编辑 | 周亚波

疫情期间,中国人将娱乐生活诉诸云端的案例已不罕见。录制工作的暂停、线下演出的停摆,让许多线下娱乐演出形式尝试通过线上直播的形式与受众建立新的联结。“云综艺”,“云蹦迪”,“线上音乐会”等全新演艺形式应运而生。

转向云端的风潮在内容产业的不同垂直领域蔓延:快手平台上,脱口秀表演也开始了与直播结合的尝试。

2月22日晚,快手与笑果文化合作以直播连麦PK的形式打造的直播喜剧秀《诞愿人长久》在快手平台上线。每周六直播一期。每期邀请几位嘉宾与“攒局人”李诞连麦互动,嘉宾与李诞在连麦时的交流与吐槽构成了节目的主干内容。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节目形式上看,喜剧直播秀《诞愿人长久》自然而然的令人理解为是《吐槽大会》的“直播复刻版”。但是从内容层面上审视,当快手原生红人有序与节目融合,内容本身也从单一的“脱口秀表演”融合为快手语言生态和直播范式的喜剧互动,“笑果”系综艺核心的吐槽造梗能力得以保留的同时,“连麦直播”与“脱口秀”二者的互相融合互相改造也为“喜剧直播秀”这一全新垂直综艺类型提供新的可能性。

同时,在这个时间节点,《诞愿人长久》不仅在用直播连接着脱口秀与受众。于平台而言,“李诞”、“脱口秀”与“快手网红”的交流与碰撞带来的二者背后用户圈层的沟通,对快手来说可能更具战略意义。

01 | 「快乐」再定义

节目定位上看,《诞愿人长久》希望以直播的传播形式,令更广阔的受众群体在疫情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看见”脱口秀中蕴含的“幽默”的内核。机理上推论,云端直播所涵盖的及时性与陪伴感以及脱口秀所传递的轻松幽默,双重契合当下“宅场景”的使用场景,也与快手“看见”的主题相契合。

从结果的角度衡量,《诞愿人长久》也的确已经取得了不错的关注度。

点击量上,据快手官方透露,目前为止上线的两期直播在平台内累积观看人数已超过1000万次。更加重要的是,它带来了出乎意料的出圈效果,《诞愿人长久》已经借由直播内容生产出了有足够传播力度的“梗”,引发了平台外关注。

2月22日,首期节目中,快手网红Giao哥与李诞连麦互动。二人相似的发型、相似的穿着衬托出的相似的容貌自带了喜剧效果。节目播出后,微博话题“李诞撞脸Giao哥”阅读量达2220万;同时,“李诞撞脸Giao”哥的话题甚至登上了抖音热点榜的头名。二者对话的短视频片段在抖音上也广泛的传播。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诞愿人长久》自身造“梗”的出圈,在内容和形式的创新性探索中,验证了内容制作公司与平台定制化内容创造笑点的能力。这不同于闲聊直播与卖货直播,其中的“梗”、“包袱”经过精心细致的编排后,兼具了快手平台的内容特色和笑果系的综艺特色。

例如,节目的造梗过程中,除了继承传统脱口秀节目抓住嘉宾热点进行吐槽的笑点创造方式外,直播连麦的形式为脱口秀的内容效果提供了新的外延。

与《吐槽大会》相比,《诞愿人长久》在内容上不再严丝合缝,节目进行过程中有大量“闲聊”的成分。但是以连麦闲聊为形式的节目中,但依然能抓住热点吐槽的梗,“创造快乐”。

第一期节目中,老舅董宝石上线直播。“抄袭”,“上春晚”都成为李诞用来砸挂的点。而当总结到老舅正月运势不佳的原因时,李诞拿出了一把电推开始模拟剪发。

而在第二期与朱一旦的连麦中,朱一旦的“有钱人的枯燥”、“假劳力士” 都被放在了闲聊内容中。随着直播的进行,李诞亮出了画在手腕上的“劳力士”,配合朱一旦的原声演起了以讽刺李诞为主题的幽默短剧:“今天和一个吐槽大师开视频,看他满脸疲惫,依然强颜欢笑。我本想说,你被快手绑架了就眨眨眼;结果他全程就没怎么睁开眼。”

同时,在具体的实践中,直播的形式本身也在赋予丰富的笑料,证明了这种创新的可行性。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嘉宾之间互动、不同话语体系的碰撞带来了全新的爆点:如前文所述的Giao 哥和李诞同屏出现时因长相和着重的“不期而遇”的为本节目贡献了一个出圈爆点。而在2月29日李诞与快手网红二驴的直播中,二驴再次上演他拿手绝活“跳冰箱”,为李诞直播间“甩人”帮李诞涨粉超过50万(快手直播“黑话”,指快手主播在关闭直播前,提醒自己直播间的粉丝去其他主播的直播间)等充满快手平台特色的操作,进一步提升了直播过程中当时当刻独特的娱乐价值。

特殊时期,连麦直播为千万用户带去娱乐体验。同时,本身其作为媒介形式也对其承载的脱口秀内容体现了一定的孵化作用,为其创造了新的爆点。技术的赋能,在不同维度上对脱口秀的“快乐”进行了再定义。

02 |「圈层」再连接

像《诞愿人长久》这类与外部成熟内容提供商合作开发的内容产品,其带来的用户圈层的沟通与连接,对旨在拓宽内容生态和用户圈层的快手来说,有着更深一层的战略意义。

李诞与笑果本身有脱口秀这一垂直领域固有的用户圈层。2018年CBN DATA与笑果文化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以脱口秀受众为典型代表的年轻态喜剧受众,用户年龄圈层主要集中在18—29岁,83%进入城市职场担任专业性工作。总体而言,受众群很大一部分集中于一二线城市的年轻职场人群。这与快手长期以来以下沉市场为主体的受众构成形成了一定差异化。

这样的差异在李诞微博的评论下或许可以更加具体的感知:当李诞于微博宣传《诞愿人长久》将于快手上线时,不少网友于评论中表示:“害、又要下载个APP”,“感谢你给我找到一个下快手的理由”,等等。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从最终节目效果上看,这种“引流”的流量转化虽难以量化,但新一轮的圈层交流正在良性运作当中。

例如,李诞于2月29日的第二期直播,在快手平台有1000万粉丝的红人主播二驴上线互动。“甩人”、“翻冰箱”,许多观众在互动中直观的看见与感受不同的内容生态。二期节目的宣传微博下,有网友表示“我发现可以通过这个节目认识各种我不知道的网红”。

这样的感受所萌芽出的更多可能性,对快手而言有更多的潜在价值。在达成于2019年6月定下的3亿DAU的增量目标后,如何在守住固有圈层的同时,拓宽新的节点,创造成为“全民应用”的新里程碑,快手需要打通更多的圈层。这种试图拓展位于一二线城市和垂直内容领域的用户圈层的尝试,将成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与这样的战略相匹配,过去的2019年,在倡导流量普惠、记录日常生活的同时,快手也在引进和培植头部用户打造涵盖媒体、政务、教育、娱乐、时尚等方面的PGC内容。

据《快手2019内容生态报告》透露,2019年,超过1000家MCN机构携多达6000多个细分领域账号入驻入驻。具体的垂直内容领域上,快手的核心二次元活跃用户超4000万人;已有近400个动漫IP入驻,快手公布的游戏直播数据显示,其移动端日活达到3500万。

与打造PGC的宏观战略相一致,快手在疫情期间通过直播上线各类云娱乐资源。与UCCA联合举办的“良樂”线上音乐会,让日本音乐家坂本龙一即兴演奏30分钟;在萧敬腾的线上音乐会上,当天直播间内总观看人数9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50万。还有谭维维、Click#15等各类风格的音乐人与李诞这样的喜剧头部资源齐聚在快手平台,同样在借助疫情的契机努力拓宽“看见”的边界。让快手更加接近“看见每一种生活”的社区氛围。在这个维度下,与知名内容制作方笑果合作完成的《诞愿人长久》显然是快手布局过程中的重要尝试。

在2月29日二驴于李诞直播间表演“跳冰箱”几个小时后,坂本龙一的在线音乐会于快手上演。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

李诞在坂本龙一的直播间为坂本龙一刷了穿云箭,观众感慨:“坂本龙一在一丝不苟地做音乐,李诞在评论里刷穿云箭。闭上眼睛想想,我身在2020,真奇妙啊。”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云上脱口秀」与快手的圈层再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