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1943年初,从2月份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撤退开始,在前线实力对比上已经日薄西山的日军在所罗门群岛、在新几内亚、在吉尔伯特群岛等地先后遭到美军的重拳痛击。一败再败让东条及其裤腰带岛田海军大臣,还有整个日本政府都隐隐望见末日临头的巨大阴影。

于是经过一番策划,1943年9月,日本的“绝对国防圈”政策(National defense zone)出台。

“绝对国防圈”具有什么意义?如下图所示,这是一条从千岛群岛到马里亚纳群岛、特鲁克环礁、西部新几内亚的伊里安湾,再环绕帝汶岛、爪哇到直趋到缅甸北部的大弧线。如果日军能确保这个弧线边缘地带的防守,

则维持日本战争能力的石油、铝土、橡胶和大米这些资源将可以不受空袭干扰,源源不断的继续运回日本本土。而一旦美军的攻势突破了这个圈子,那么日本军部将在肚子里认为战败只是时间问题。(醒醒吧日本仔,都快1944年了还在做梦跟盟军打个平手?)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由此可知,这个所谓“绝对国防圈”的任何要点都是日本丢不起的。制定这个防御政策的根本原因,还是日本的国力特别是船运能力弱小,不足以支持离开本土和原料掠夺地几千公里的远征,所以只得在尽可能近的地带进行抵抗。金老先生在武侠小说里经常提到,两位剑客酣斗,一方使开剑圈保护自己,但时间一长内力不继,只得将剑圈渐渐缩小,原来日本人制定国策时也是参考武侠小说的。

塞班岛作为这个防御圈的前大门,并且是B-29可以够到日本本土的最好前进基地,在美军登陆之前安排了什么样的防御?

东条给出的答案是:地面部队嘛,安排一个海洋型陆军师团(22000人)和一个根据地队为主力的海军部队(4000人)就够够的了。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且不说日军一个海洋型师团(第43师团)能不能扛住美军几个师的登陆,就准备时间来说已经相当拖延,由于日本严重缺乏运输船,为绝对国防圈各要点运输防御部队的“松”号运输一拖再拖。

43师团的第一次运输(135、136联队)虽然安全抵达,但上岸日期竟然是5月19日,比美军登陆D日(6月15日)仅提前了27天!在43师团的这批部队到达之前,整个塞班岛虽然是日舰一个大型后勤基地,但可用于陆战的正规步兵炮兵还不足2500人,这时美军只要扔上去两个团就能荡平全岛。而且13天后的43师团的第二次运输就遭到了美军潜艇的毁灭性打击。这支“3530船团”遭到美军Task force17.13潜艇群连续三天的跟踪攻击,其中5艘运输船被击沉,118联队3272名官兵半数淹死,全部装备都沉到海里,侥幸被捞起来的1000多人赤手空拳的上了塞班岛。118联队还没参战实际上就已经被美军歼灭了。

被三条鱼雷命中,11分钟就倾覆沉没的客货船高冈丸,这条船带着118联队大半官兵沉入5000多米深的太平洋。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遭到美国潜艇严重打脸的日本陆军这才回过味来,但此时日历已经翻到了6月9日,两天后美军就将开始对塞班岛进行登陆前的航空火力准备,如梦初醒的日军急急忙忙把临近的提尼安岛上的独立混成47旅团3000多人拉来凑数,导致太平洋上当时最大海军航空基地的提尼安岛变得严重缺乏步兵。(其实这只是太平洋中部日军的一个缩影,31军下属的29、43、52师团各自都在运输途中被美国潜艇歼灭了一个联队)

这样,我们看到塞班岛上所谓“严阵以待”的日本地面部队都是什么时候才赶到的:

43师团135联队:5月19日

43师团136联队:5月19日

43师团118联队残部:6月9日,已丧失战斗力

独立混成47旅团:6月10日-11日

海军第五特别根据地队:3月就地改编

坦克第9联队:4月10日

也就是说,美军在6月15日登陆时,岸上守军有些人在这个岛上才刚刚住了几天就得开始拼命了。

再来看看这座核心中的核心岛屿的主力部队的指挥官是谁,就是下面这位,43师团长

斋藤义次中将

听说他是个给陆军买马的资深买手,是不是有点奇葩,咱们来看看。

这位师团长阁下斋藤义次在1944年4月6日方才上任,他的上一个职务是干了3年的日本陆军军马补充部部长,也就是给整个日本陆军买马的;再上一个职务干了两年的关东军补充马厂厂长,职位稍低,是给关东军买马的;再上一个职务…看不下去了,也就还是骑兵联队长、骑兵中队长。此君除了给留守第五师团当过几个月参谋之外,基本就是在骑兵还有军马打交道。这就是日本军队的体制问题了,不出错也会混人缘总能熬成一个高级军官,战时这样的军官就有机会指挥大部队,管你有没有经验。

本来塞班岛是43师团的上级单位31军的军部所在地,按说打起来最高指挥官应该是军长小畑英良,但美军发起进攻时他正在关岛视察防御情况,这下可就回不到塞班岛上了,只能由斋藤义次来具体完成战役指挥。

43师团长斋藤义次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马晕队的兄弟们,日本人就派了个这样的对手来对付咱们?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废话少说,我可不管,开干,6月12日开始,7艘战列舰和几百架舰载机把岛上能找到的值钱目标先水洗了一遍。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海边连同岸上能燃烧的所有东西都烧起来了,那PM10的浓度,弄得跟过节全城开焰火大会一样。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前来登陆的原定兵力是美陆战2师和陆战4师,后来看到塞班岛上重武器配置还比较多,为了速战速决,先暂停了对关岛的登陆,把陆军27师也调上塞班岛。这样就形成了美军三个师加空海绝对火力优势加谢尔曼坦克,对日军一个师团和97式坦克的局面。

准备上岸吧小伙子们,照片中正在向陆战4师上岸的蓝滩滩头猛射的重型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旁边全是第一波突击上陆的步兵登陆艇。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在7艘战列舰、8艘重型巡洋舰、数十艘轻型舰艇的持续轰击下,塞班岛登陆滩头附近的地表已炸成接近月球表面的废墟。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不过,塞班岛好歹也是日本人必守的战略要地,于是,他们陆海联合发起了反击。

海军方面,是由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包括9艘航母、载有426架舰载机的第一机动部队,陆地上,是陆海军坦克部队联合发起的机械化反击,出动了55辆各型坦克。

海战真的不必再提了,几波过后小泽中将的表情是前面这样的而斯普鲁恩斯的表情是后面那样的。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这次陆地上的反击,是日本对美国开战以来最为猛烈的。日军集中了136联队的主力,加上坦克第9联队和海军的水陆坦克共约55辆轻型和中型坦克,背后有一个炮兵大队的支援,企图通过夜袭突破上陆美军的结合部直达海岸。

但战斗的结果证明日本人的装甲突击在美军面前毛用没有。由于部队运动的慢慢吞吞,凌晨三点多就有一线的美军听到了日军坦克的锰钢履带板有节奏的撞击声。于是美军开始大规模调动反坦克炮、坦克、自行火炮和各种其他火器到一线。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突击的日军坦克损失了80%,查兰卡诺阿(Chalan Kanoa)附近的海滨平地上到处遍布着青烟袅袅的日本坦克残骸。

被美军炮弹炸得腔子都崩开的日本海军轻型坦克,注意履带上是被崩出来的37毫米炮弹的弹药箱。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坦克第9联队被成群击毁的97式中型坦克,这是日本陆军在太平洋战场上一次出动坦克最多的战斗。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日本人好容易运到塞班岛上的武器、弹药、粮食和油料本来就有限,被美军步兵和飞机发现了踪迹的这些紧俏物资还会遭到舰载机的无情攻击。下图是加拉潘(Garapan)北面一处日军油库遭到飞机攻击而熊熊燃烧的情形。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由于“马里亚纳火鸡大捕杀”和塞班岛、提尼安岛上日海军第一航空舰队的覆灭,美军在占领的机场缴获了大量飞机,其中一些甚至完好无损,比如下图这架零战52型,它在塞班南部的主要机场阿斯利托机场被俘,旁边还有不少基本完好的发动机和飞机零配件。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美军火力支援的密度非常之大,塞班岛各主要交战地带都有大大小小的航弹和舰炮炮弹的弹坑,这位陆战队的小哥坐着一发356毫米的未爆弹倒靴子里的沙土,照片一经刊登就成为当时报纸上的红人。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6月26日,陆军27师集中大量兵力,从已经占领的塔波乔山两翼开始向山顶猛攻,到了傍晚,终于拿下了这座474米的塞班岛最高峰。不过被打退的日军独立混成47旅团残部和136联队残部仍然非常顽固的坚守塔波乔山北侧阵地。自29日起这拨日军连粮食也没了,靠捡拾挖掘热带植物根茎为食。塔波乔山东侧这一代被美军称为“死亡谷”,由于地形不利,且植被浓密,美军进攻遭到较大损失因此降低了推进速度。陆军27师的推进线越来越落后于陆战2师和陆战4师,这时作为登陆作战总指挥的陆战队中将霍兰·史密斯怒气冲天的做了出格的动作,就地将陆军少将拉尔夫·史密斯解职,让陆军高层跟海军陆战队险些闹出冲突。

向塞班东部海岸推进的坦克-步兵混合编组,注意远处步兵单兵的间距。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日军这边则日益惨不忍睹,整场战役中日军死亡29000人,美军阵亡3426人,各种原因受伤10364人.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在战争前半程一直指挥日本航母机动部队的南云忠一中将也在塞班岛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在最后阶段自杀了。下图为美军在塞班岛缴获的巨幅日本海军旗,这是太平洋战争中美军缴获的最大尺寸的日本海军旗。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7月4日,美军陆战2师已从221高地西侧攻入日军最后防御地带,当时日军可用的战斗兵力已不足3000,巡视的参谋军官回来向斋藤等人汇报说,发现不少前线阵地实际上已经无人防守,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没什么好打的了。

虽然仗已经打不下去,但是日本人还是做了两件事,一是发起了太平洋战场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万岁冲锋”,二是鼓动乃至强迫当地日本平民跳崖和跳海自杀。南云忠一和斋藤义次和自己的参谋们最后吃了一顿好的(有鱼罐头和威士忌),于7月6日日落后剖腹自杀。7月7日,即卢沟桥事变7周年那天,凌晨3点钟开始,形销骨立、不少人赤手空拳的日军最后残余部队分成四路开始了自杀冲锋。参加这次自杀冲锋的日军和准军事人员估计不少于3100人,他们拿上剩余的几乎全部武器,从机枪到罐头刀,蜂拥冲向塔纳帕格(tanapag)的美军阵地。陆军27师两个营的前线阵地在黑暗中被击溃,美军阵亡400多,受伤700多人。10个小时的激战结束后,连同前几天攻防战中击毙的日军一起,美国人一共挖坑埋掉了4311具日军尸体。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至此塞班岛上的地面战斗终于结束,但更惊悚的平民大规模自杀才刚刚开始。

去塞班岛旅游一次就知道,那里很有名的两处景点一个叫自杀崖,一个叫万岁崖。前者指的是Marpi山山顶的悬崖,后者是塞班岛最北端的海角悬崖。数以千计的日本平民完全不顾美军和投降日军士兵的劝说,一个接一个涌身跃下,成了这场战役最后的牺牲品。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当塞班岛之战失败之后,日本数千平民接连跳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