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去年的偶像选拔的火爆可以用“亢奋”来形容,这不仅是指各家平台通过节目收割了大量流量,粉丝经济表现抢眼,偶像产业成为资本的一方新“热土”,就连平时不看“土偶”、“土创”的路人也被裹挟其中,对蔡徐坤、杨超越、王菊等的大名如雷贯耳。

相比之下,今年的偶像选秀无论是从人气还是从话题度而言都要逊色不少,“节目糊了”、“偶像不出圈”成为各方共识,被粉丝、平台、广告商寄予厚望的超级偶像也并未出现。粉丝经济很香,不过想从中分一杯羹却并不容易。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R1SE

“新团”的竞争: “低调”出道 拉开差距

爱奇艺《青春有你》的UNINE、优酷《以团之名》的新风暴和Black Ace,以及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R1SE,相继在春末夏初成团出道,不过,同一起跑线出发,几个月后,身位却已经拉开了差距,

6月8日,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正式收官,周震南、何洛洛、焉栩嘉等11人组成R1SE出道。相较于去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出道狂欢,“创造营”的出道夜显得有些平淡。决战之夜,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决赛票数3700万,与去年在《偶像练习生》中强势出道的蔡徐坤4700万的票数相差千万。

不过,R1SE的起跑非常稳。他们的成团首秀就是演唱好莱坞电影《黑衣人:全球追缉》中国区主题推广曲《R.1.S.E》,出道曲即电影推广曲的操作,让人洞见其背后操盘手的强大能力。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北青报记者根据其社交媒体官方账号统计

爱奇艺《青春有你》推出的UNINE同样不甘落后。4月6日,是《青春有你》总决赛的成团之夜,根据投票,最终李汶翰、李振宁、姚明明、管栎、嘉羿、胡春杨、夏瀚宇、陈宥维、何昶希9人成团出道。就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而言,“偶像练习生”阅读量为158.5亿,“青春有你”阅读量达212.6亿,热度并不低。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不过就出道票数而言,相比于第一季《偶像练习生》的大爆盛况,《青春有你》的表现相对平平。与蔡徐坤的出道票数为4764万,而 “青你”的九位出道成员的出道票数总和不及蔡徐坤一人。

目前集资已经成为粉丝支持爱豆的常见手段,一般由粉丝后援会在集资平台上按要求开通应援项目,之后扩散链接,号召更多粉丝参与。集资金额一般在几千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据公众号“娱乐产业”统计,整体应援集资方面,今年“青你”top20集资总金额只有484.1万,远低于去年的1450万。

相比于师兄团NINE PERCENT的成员各自发展,UNINE更侧重团体活动,也能看出爱奇艺这次要用心经营男团了:出道当晚,组合成立官博,所有成员的认证改成UNINE的前缀;第2天,每个成员都发布九人合照;第3天,官博宣布组合在音乐、综艺、代言、时尚方面的计划。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北青报记者根据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公布的资料统计

截至目前,UNINE已为多家企业代言,并成为NBA5v5推广官;组合首张音乐EP《UNLOCK》已经推出,在各大音乐平台上销售70万张,销售额累计630余万;团综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其中《UNINE蹦吧》以跟拍的形式记录9人团合体后的团队状态,目前已完结,豆瓣评分为9.0分,《Vlog营业中》上线当日热度指数为3908,排名第9;多场全国巡回见面会成员全员到齐;其拍摄的《ELLEMEN新青年》电子刊销量将近25万,销售额达145万。

相较于R1SE和UNINE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优酷的“新风暴”与“Black Ace”显得有些籍籍无名。3月28日,优酷《以团之名》收官,节目选出两队出道,一组是冠军组——新风暴,一组是人气组——Black Ace,前者由乐华娱乐负责运营,后者由阿里文娱旗下的酷漾娱乐负责。

新风暴组合的官博只有13321个粉丝,可能也解释了为何在这场竞争中新风暴“默默无闻”。目前,出道三个多月的新风暴发行了首张EP《CHA CHA CHA》,销量5万余张,销售额达26万,见面会也开了,但其热度并不高。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新风暴与Black Ace

同时新风暴团队内成员人气差异悬殊,就微博粉丝数而言,排名第一的周艺轩粉丝数达450万,而队友龚言脩的粉丝数仅有6.7万。在百度指数中搜索该团成员,洪暐哲、苏勋伦、阳兵卓、龚言脩四位未被收录。团内成员发展悬殊,目前周艺轩已拿下豆乳代言并拍摄《Esquire时尚先生》,其他成员表现相对平平。

人气组Black Ace在商业资源和数据方面则要强于新风暴,官方微博拥有15万粉丝,是一起出道的冠军组——新风暴官博粉丝的10倍多。专辑方面他们也不甘落后,发布首张同名EP《Black ACE》,销量约12万张,是新风暴的2倍,销售额达60万。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NINE PERCENT

“老团”的危机:来自内部和时间

从数据和人气看,新鲜出炉的后辈们暂时还无法对去年出道的火箭少女和NPC造成威胁,但这并不意味着两个团体目前天下无敌,他们的危机主要来自于内部和时间。

去年在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目前已经成团460多天,目前只合体55天,距离解散还剩80多天。就团体而言,这个团可谓“出道即巅峰”,成团后赴美集训,接手7个代言与推广,举办两轮巡演,合体参加《快乐大本营》,出道七个月后推出首张专辑《TO THE NINES》,在各大平台上累计销量将近90万张,销售额将近1800万。

除团专外,几乎每个成员都有个人EP或单曲。蔡徐坤的专辑《1》获亚洲新歌榜八月榜冠军;陈立农的单曲《我是你的》登上QQ音乐2018年数字专辑畅销年榜第五;朱正廷的《冬日告白》三分钟卖出100万张;小鬼单曲《别叫我达芬奇》获得“全球华人歌曲排行榜”第53期冠军。

NPC的名义下,几乎每个团员都在为自己和自己原来所属的小团队奔忙:蔡徐坤成为顶级流量,单曲、全球巡演、时尚代言停不下来;陈立农进组拍戏;同属乐华七子的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频繁出入各种综艺节目,范丞丞刷脸的频率尤其高;小鬼也参加了多档综艺,最近亮相FENDI时尚音乐派对,据悉8月份要参加重庆欢乐谷电音节。

有团之名,但其实是散兵游勇,说好的“团综”一推再推,有粉丝抱怨:“NINE PERCENT组合出道一年多却一直各自发展,经纪公司是将他们变成了赚钱机器吧?”“他们都在各自美丽,没有给团留下多少时间。”不少人在倒计时NINE PERCENT的解散。

5月9日,《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宣布NINE PERCENT团综《限定的记忆》将于今年播出。不过,8月1日,疑似《限定的记忆》拍摄日程表曝光,按规划7月已经拍摄了一部分成员,未来8、9月将要安排拍摄真人秀部分。果真如这份计划所讲,NINE PERCENT应该是分头拍摄vlog,并不是我们理解的九子合体的团综。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火箭少女

相较于NPC,隔壁的火箭少女背靠经纪团队和腾讯视频强大的运作能力,拿下多部影视作品主题曲,更是有了出圈神曲《卡路里》;团体及个人综艺代言不断,团综《横冲直撞20岁》豆瓣评分达8.1分,每期都有话题霸屏微博热搜,讨论度居高不下;专辑《撞》已销售217万张,销售额约2200万。成团一周年之际,推出第二张音乐专辑《立风》,将近38万的销量,约1040万元。火箭少女的高人气毋庸置疑。

不过,这个“限时”的团体在出道一年之后,成员的发展速度已经分化明显。“锦鲤”人设的杨超越成为多家综艺的常驻嘉宾,虽被网友吐槽“没有实力”,但影视剧、代言、推广、时尚资源拿到手软;团中C位出道的孟美岐和第二名吴宣仪的发展势头良好:孟美岐出道刚一年就已经在腾讯视频自制节目《明日之子3》中担任导师、发行个人专辑;吴宣仪的影视剧、推广、综艺、时尚资源齐头并进。

相较而言,队长YAMY、其他成员徐梦洁、张紫宁的后续发展相对平平,相较前三名略有断档。微博粉丝数量看,比赛前三名均超过1000万,五名成员的粉丝数量在500万左右。张紫宁、李紫婷、徐梦洁除了团综和火箭少女集体参加的《超新星全运会》外,很少参加综艺,代言推广方面也相对较弱;段奥娟成了电视剧OST的宠儿,傅菁也进组拍摄内地版《命中注定我爱你》,Yamy、Sunnee、赖美云分别出现在了腾讯视频《明日之子3》以及《合唱吧!300》中。可见具有强大节目自制能力的平台对于偶像的热度维系非常重要。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电视选秀:需要改革的明星“供给侧”?

其实,三大网络选秀之外,还有一档选秀节目在去年年底默默的开启又默默的结束,挥挥衣袖,没掀起任何声浪。

去年10月17日,东方卫视同款偶像养成类综艺《下一站传奇》首播。

这档节目导师阵容堪称豪华——周笔畅、宋茜、吴亦凡、陈伟霆、邓紫棋、胡海泉,节目内容是要在108位男女选手中,选出一个“传奇团体”,节目的赛制和阵容被网友戏称为“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国好声音+中国有嘻哈+热血歌舞团的混合版”。最终出道的八人男团和六人女团在节目结束后几乎查无此人,好像大家就是来上个节目,结束了就各回各家了。

电视台已经把选秀战场拱手让给了网络吗?作为节目而言,偶像选秀还在电视台中占有一席之地,但从成团出道而言,电视台确实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浙江卫视的《蜜蜂少女团》、《燃烧吧少年》、东方卫视的《加油!美少女》,安徽卫视的《星动亚洲》曾经选拔出蔡徐坤、李子璇、夏之光、周震南、赵磊等优质选手,然而,他们的巅峰都是靠着本轮网络选秀的翻红。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

团专销量

“偶像”选秀是需要售后的

电视台是如何失去偶像的战场的?除了选秀过程中,通道、互动处处受制于网络这个中间商,失去了与粉丝直接对话的机会。更重要的是,选秀结束后,选出来的偶像没有后续的资源保持热度。

回想一下,“蜜蜂少女团”此后还参加过浙江卫视的节目吗?“美少女们”后来与东方卫视有什么关系?对于电视台,一个选秀节目结束了,接替这个时间段的可能是另一个节目组制作的观察类节目、户外真人秀、或者住房改造节目,有些确实是没必要用这些刚出炉的偶像做嘉宾,有些则是可以用他们,但是“用你是人情不用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如果自家选出来的人自家都不用,外面的节目更难给他们机会。所以,《燃烧吧少年》选出来很优秀的“X 玖”,当时也签了很靠谱的经纪公司天娱,论发展却不温不火,直到其中四子今年凭借“创造营”再出道,粉丝才发现,原来有个很优质的男团已经默默“焚”了3年。

不仅是电视台,对于网络,做好偶像出道的售后工作同样重要。毕竟不是哪个偶像都能想李宇春、毛不易、蔡徐坤那样,从超级新人完美过渡到超级流量、超级艺人。更多的偶像们想要在圈子中站稳脚跟,还是要靠天长日久的发专辑、上通告、录节目、拍影视作品反复的刷脸曝光。而这“可持续发展”的第一步只能是选他们出道的平台给的。

这其实也是后来各家网络平台把偶像选秀提升到战略地位的原因:必须有一到两位强势人物统一所有人的认知——打造偶像对于平台事关重大;集合全平台的力量营销和推荐偶像选秀节目——不仅为了当季平台的流量和收入,更是为了向友商和市场展示平台的肌肉;选秀节目立马推进团综、广告、专辑、线下见面会——加快粉丝经济变现,同时也是证明自己选人眼光不差。

毕竟从去年到今年,这个圈里已经挤满了偶像,唱歌的,演戏的,做爱豆的,甚至玩嘻哈的,玩街舞的,玩乐队的,虽然没有数据证明今年的新人瓜分了去年前辈们多少的流量,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大家争夺的都是18到25岁左右的女粉丝的注意力,而这个阶段的女粉丝数量不会有太多的增减,韭菜被你割了我就得饿肚子。为了保证自己的生存,也得做好售后。

尤其在今年新出道的偶像们实力都不算突出的情况下,谁最终能发展的更好一点,可能就在于谁的售后更好一点,团魂更燃一点。

退一步讲,练习生的市场已接近饱和了,与其再从地里薅起来那些年纪更小、应当继续汲取养分生长的新人,不如把手里的这些当打之年的偶像们打磨的更精致一些。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祖薇 实习生 宋豆豆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北青深一度】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人气渐少,话题度下降,偶像选秀:“制造”太多,“售后”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