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2020年,接触“直播间”最多的应该是学生。

只是,直播间里的“网红”变成了老师;所谓的“刷礼物”变成了“打卡、作业”。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原本这是一件大好事,可以说充分发挥了中国互联网的优势,做到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

但久而久之,依然有许多问题和弊端暴露了出来。

网课直播:本该是疫情之下的良举,却生出诸多事端

在享受无线网络的时候, 我们未曾意识到流量费用的昂贵,而对于武汉的一名大学生来说,因听网课而产生的近700块钱的巨额话费,估计让她无比期盼开学。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该学生上网课产生的通信数据

可能你会想问她为什么不用无线网络听课?答案很简单,她家里的无线网络速度慢,只有4G才能保持网课直播的流畅播放。

不听课是肯定不行的,而听课却在每分每秒都交着额外的“学费”,这让学生开始期盼学校的生活。

网课直播的尴尬事情不只这一件,有不少中学生也陷入被网课支配的难过之中。有谁能想到在线网络也能上体育课?甚至可以一起跑步……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在群里喊口号

只要在屏幕前敲出“一二一”的口号,就算你参加过体育课的运动了,至于是在趴着还是躺着无所谓,反正不阻碍打字的姿势。

当然,也有些真正动起来的体育课直播间。某学生在网课里上完体育课之后,发出感慨:

“体育课学蔡李佛拳,老师示范结束后,每个人都得逐一开视频给大家看动作,真的是太尴尬了……”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体育课视频直播

更有趣的是,体育课还留有课后作业,有些体育老师要求学生们录制个人打太极的视频,不仅得学会了打太极,还得学会剪视频,“课业压力”也是不小的。

学生难,老师更难。据钉钉软件数据显示,2月10日全国有300个城市60万教师直播授课。网络直播授课,给老师们提出的第一考验就是如何“变成主播”。

大家平时在各种直播平台多多少少看过一些直播画面,“欢迎来到直播间”“点关注不迷路”“双击送个小红心”等等术语让人很难和人民教师的形象联系起来。

虽然教师们不能进行如此商业化的行为,但是必要的互动是很重要的,而这也是存在困难的。

较之教室里面对面的授课交流,直播授课一旦不够吸引学生,就很难保证网线另一端的学生是否在专注听课,更难保证学习效果。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某同学分享听网课感受

有一位生物老师就在网络直播时,把生物知识点改编成了歌词,并且在网课直播间里以“喊麦”的方式进行教学。

学生们表示注意力瞬间集中了,甚至想给老师打赏送礼物。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网课直播截图

我不禁想起了化学课上花式背诵“钾钙钠镁铝,铜汞银铂金”的美好岁月。只是,一面快乐的吐槽,一面问题就出来了,没网,没手机怎么办?

吐槽尚能引导,没条件上网课该如何解决?

网络直播授课的出发点是学校对学生学业的担心,特别是对于处在初三、高三毕业时段的学生来说,最后一年的学业状态至关重要。

这样的出发点无可非议,但“停课不停学”的美好愿想却需要更多能够落地的条件支持。

若不是一则标题为“初三女生无手机上网课自杀”的新闻涌入大众视野,或许我们根本想象不到听网课对于一些学生来说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这个初三女生的家里比较贫困,母亲患病,父亲身体也欠佳,就只能靠父亲补鞋赚来的钱补贴家用。

而这个贫困的家里有三个孩子,全都在上学。网络直播开课后,三个孩子都需要依靠家里唯一的一部手机来学习和上交作业。

初三的学习压力和任务都很重,手机又没办法全供这个女孩使用。小小年纪的她一时之间想不开,就服了药。所幸的是,经过抢救,现在她已经脱离了危险。

说实话,我们都明白这个女孩不该做傻事,但是这个女孩的困境也并不是个案。像她一样处在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贫困学生,大有人在。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武汉初一学生室外学习

部分乡村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并不完善,日常对网络没有太大要求的时候,也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孩子们要听网络直播,这需要更流畅的通信信号和传输速度。

于是,有些孩子就去楼顶或是山顶找手机信号,找到信号不错的地方,干脆席地搭棚,在户外完成学习任务。

网络授课虽仍有缺陷,但我已感受到温暖

网络上吐槽网课的留言比比皆是,有些情况确实让人啼笑皆非,但是当我们认真思考这些事情背后的问题,其实无一不指向网课的痛点。

而为了保证网课能够完满地完成人们心中“停课不停学”的期待,学校这方面可以多下些功夫,当然也有学校和政府关注到了这点,推出了一些对应的政策。

1、对学生网课情况摸排

还记得早些年时,一个来自城市的教学视频传到了大山里的课堂,那个时候,社会普遍认为线上教育促进了教育资源的合理分配。

此举振奋人心,我们都在想大山里的孩子终于不再受地域偏僻和教师紧缺的限制,他们终于可以和城市里的孩子共享教育资源了。

而如今,当线上直播成为必需之举。当更多个人贫困或者资源紧缺问题暴露在现实面前,才让人发现教育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针对这一问题,有些学校立刻做出了反应。长安大学就是典型代表,长安大学拨款30余万元,专款专用地给3055名特困学生每人发放100元流量费至银行卡。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流量费发放标准有所调研

而最让人觉得暖心的是,这些流量费用被悄悄地打进贫困学生的卡里,用很小心翼翼又正大光明的方式帮助学生们。

2、与时俱进,传统授课与直播结合

网络直播本身就有着商业化和低俗化的现象存在,而教学却万万不能陷入这样的窠臼之中。

倘若被“喊麦”、“打赏”等商业化行为带偏,所谓的教学就失去了本身的意义。所谓的“高效课堂”也会败于直播的花样形式。

网络开课初期的乱象引发了各方争议,而教育部也紧急叫停了网课。如今网络直播授课再度以稍加规范的方式出现,允许学校结合实际情况来安排。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当然,每个平台都有其独特的特点,“喊麦”、“打赏”等直播平台的许多特色,有他存在的合理性,如果我们去除其商业性质,保留其他的互动内容,说不定还能促进学生们的学习热情。

3、合理安排教学任务

按照学校的教学进度来安排教学任务是合情合理的。但过度强调形式和排满每天的课程,未免有些矫枉过正。

网上上体育课,打字就能喊口号,其实是有点形式主义。与其限于家庭活动空间而无法开展活动,倒不如因地制宜,鼓励学生们以家务代替形式上的“运动”。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

某校学生的课表

而在学校学习还有周末双休的学生们,在家里学生反倒要周一到周日全天候上课。这种行为也过度限制了学生的学习自由。

因此,合理安排教学任务,真的要兼顾教师和学生双方的时间和精力,而不只是为了“赶课”。

疫情之下,网络直播授课是一种新鲜的尝试,虽然它有些问题亟待解决,但它还是给了学生们持续学习和进步的平台。

我们期待教育的发展能够日趋成熟,而我们更期待,等一个“晴天”,出门,去上学。

春有百花秋有月,共看人间好时节

我是CC酱,关注我,我们一起看人间美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技 » 全国学校都在线上课了,没条件上网,没手机上课的学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