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伤到你哪了?伤到我心了。

《安家》

热播剧《安家》近几日真是高潮迭起,精彩纷呈。刚刚下线一个最恶心的案例,马上又上演一个最惊心的桥段,接着又是一个最糟心的故事。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老洋房龚家花园将以1.5亿的高价出售,结果惹来一家三代七大恶人跑来碰瓷,白住40多年分文不交,开口就要分5000万。最后惊动了警方才得以解决,最终的结局虽然感人,但这家人的贪婪无耻,确实让观众感到恶心。

刚刚完成这单老洋房的交易,门店的吉祥物朱闪闪遇险了,被一个开宾利的海归色狼骗到酒店,差点失守。幸好王子健发现及时,冲到酒店砸响火警警报,才救了她。这算是全剧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接下来的故事就糟心了。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花了大半生积储320万全款给儿子买了一套房子给儿子结婚的老严夫妇,兴冲冲的准备搬去和儿子住,却发现亲家母先到了,开门的几句话就堵得老两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刚说哪天请你们来作客呢,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站着干嘛?进来坐啊!

怎么着也要吃个饭再走嘛!”

明明是自己花钱买的房子,现在却被鸠占鹊巢的亲家母当作客人;儿媳妇看到他们来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完全没有了当初在房产证上要加名字的时候时的乖顺。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最让观众感觉糟心的是,唯一的儿子面对这样的囧境,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有空我去看你们!”,眼睁睁的看着养育自己的父母差点流落街头。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这样的儿子,要来何用?

也在这一天,房似锦的亲妈又来了。当初开口就要100万,然后房似锦拿了20万给弟弟交了房子首付,现在又来要房贷月供了。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丁嘉丽饰演的房似锦亲妈潘贵雨真是个神奇人物,自己找到店铺,又找到她们住的地方,堵在门口赖着不走了。更可恶的是,张乘乘也跑出来插一脚,帮她拍视频放到网上讨伐她,房似锦当天就被停职了。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最后徐文昌出面试图说服潘贵雨和解,她似乎也是担心女儿如果没了工作,就真的没钱给她们了。事实上,是房似锦的弟弟打来电话,用一波温情攻势搞定了房似锦。

房似锦从小被欺负的时候,只有这个弟弟会帮他可怜他,在她挨打时会找爷爷来救她。房似锦就是被他的那种往日恩情感动,答应帮弟弟还房贷。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在电话里,弟弟先说自己一切都好,让姐姐不要担心;自己有了工作,房贷可以自己还,但交了女朋友,看电影太贵,自己以后会少约会……

可等房似锦答应帮还贷,弟弟露出开心的微笑,马上发信息给老妈,这时她才答应徐文昌的和解。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这样的弟弟更让人一言难尽!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都是一样的没出息又没良心,他们的行为让观众无比糟心。

老严只有一个儿子,老两口来上海十几年,为了儿子和未来的孙子能在上海立足,半辈子攒出的300多万,全部拿出来给儿子买房。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当初签约的时候,徐文昌曾劝他按揭50%,这样可以留点钱防身;而房似锦则提醒他们,这样至少要多还120万的利息。最后,老严为了减少儿子的压力,决定全款买房。

老子把儿子养大,老了儿子来养老是天经地义的,可结果却是:老子养大儿子后,给儿子买房,儿子不但不养老,还不让老子进老子自己买的房门。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当初签这单时,网友就在讨论,徐文昌和房似锦谁做得对。现在看来徐文昌更有远见或经验,但这件事的根本是老严的儿子没良心,否则不会出现这种让人心寒的局面。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房似锦的遭遇让观众想到了樊胜美,可怕的是她这个会化骨绵掌的弟弟,懂得用老妈出头来压榨她;未来老妈没有利用价值成为负担时,又会一脚往房似锦身上踢。现在房子有了,未来要娶老婆时,需要几十万的彩礼和汽车的钱,还得靠她。

如此一来,想想房似锦上来就抢同事的单,小三的单都接,和徐文昌合租也斤斤计较,所有这些都挺能让人理解的。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不知道潘贵雨最终也遭遇和老严一样,被亲儿子赶出家门时,心里会怎么想?

这样的儿子,要来又有何用?

虽然在《安家》里,这两段糟心的故事,都被徐文昌用润物细无声的手法,轻轻带过。他帮老严夫妇在郊区找到新门面,让他们又有了安家之所,又帮房似锦劝走了她的老妈。

看似风平浪静,但平静的背后其实是房似锦背负百万债务,和老严夫妇后半生老无所依。

细细一想,实在让人郁闷。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看看他们安家天下的中介。

两年多没开单的朱闪闪,绝对是没出息的代表,但至少人家有良心,不会坑人。

房似锦来了才开单的楼山关,没出单的时候点餐只叫白饭,主要靠蹭同事的菜和榨菜;等那开单的8万提成到手时,马上转给家里,自己仍然吃白饭。

都是做儿女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老严的儿子和房似锦的弟弟,联手制造《安家》最糟心的一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