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仲裁书:WADA指控孙杨恐吓 检测人员不敢作证

当地时间3月4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官网发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起诉孙杨与国际泳联(FINA)一案仲裁书。在这份仲裁书中,WADA多次指控孙杨一方威胁证人,而孙杨虽然否认威胁,不过承认自己的母亲联系过血样采集助理(BCA)和兴奋剂检测助理(DCA)。

CAS仲裁书:WADA指控孙杨恐吓 检测人员不敢作证

仲裁书第52条写道:“孙杨否认威胁恐吓证人,但这位运动员承认他的母亲杨明女士以收集更详细信息寻求帮助为名,联系过BCA和DCA,不过并未威胁对方。”

不过对于孙杨的辩解,CAS在仲裁书第53条做出回应:“2019年6月24日WADA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要求禁止运动员以及代理律师与本案重要证人进行直接或间接接触,而WADA提供当天兴奋剂检察官DCO和BCA的证词,证实孙杨的人找过他们,他们担心自己人身安全和家庭成员受到影响,表示担心如果同意作证,将遭到运动员和团队人员的报复。”

对于孙杨一方威胁证人,CAS仲裁书还透露去年10月WADA再次告知CAS,孙杨案的血样采集助理受到恐吓,“在WADA看来这是扰乱证人作证,因此WADA希望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组织,要求孙杨方面停止威胁和泄露个人隐私行为。”

CAS出台规定,明令禁止案件当事人和律师以及与本案其他人员联系检测人员,尽管如此,CAS指出孙杨方违反禁令,“12月5日,WADA指出孙杨母亲公开兴奋剂检察官和血样采集助理的视频,甚至有人以孙杨的名义,找到血样采集助理所工作地点,提出见面要求。”

此外,CAS还在12月9日发出警告,“仲裁委员会对WADA的指控表示关注,倘若这些行为被证明属实,不仅是不尊重法律程序,而且违背之前发布的禁令,再次警告停止恐吓行为,仲裁委员会将因此做出对你不利的判断。”不过同样是在12月9日,孙杨以及律师表示从未试图恐吓兴奋剂检测官、血样采集助理和兴奋剂检测助理,也没有向血样采集助理的工作单位施压。

关于孙杨方要挟和恐吓证人,CAS仲裁书第121条写道:“2019年12月20日,WADA指控孙杨在社交媒体上对兴奋剂检测官进行恐吓和报复,但孙杨否认指控,这位运动员强调WADA在英语翻译上出现问题,根据孙杨自己的说法,尽管CAS发布禁令,但自己发的文章里没有提到兴奋剂检测官名字,因此不能认定是企图恐吓或者报复兴奋剂检测官。”

虽然对于孙杨方威胁证人的指控,CAS只是在仲裁书中做出说明,没有做出调查以及判定,但仲裁书第356条写道:“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位运动员没有对自身行为有过丝毫悔意,他反而坚持立场,还全力将自己的错误归咎于他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CAS仲裁书:WADA指控孙杨恐吓 检测人员不敢作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