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正在失控

截至北京时间3月4日17时,韩国新冠肺炎的累计确诊病例达到5621例。随着确诊人数的剧增, 韩国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累计确诊人数第二的国家。

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有约250万人口,目前闹区冷清、街道空荡。先前谣传要封城,造成大邱市民对粮食与民生用品的哄抢。药店里的口罩、体温计、酒精等用品早已售罄,工作人员形容“人们都像打仗一样,非常紧张”。

从可控到失控

原先各界认为在经历2015年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惨痛教训后,韩国政府应该可以守得住。但2月下旬暴发大规模社区感染,似失控列车一般,以每日上百人确诊的态势增长。

3月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国务会议发言中强调,现在韩国全国进入了同传染病的“战争”阶段,各级政府应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有政府机构要启动24小时应急体制以共同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韩国正在失控

疫情超乎想象地失控,连国会和政府部门都受到波及。由于最大反对党“未来统合党”的三名议员曾在2月19日会议中接触后来被确诊的韩国教员团体总联合会会长河润秀,国会主楼和议员会馆暂时关闭。

截至3月3日12时,韩国军队确诊31人(包括陆军17人、空军11人、海军1人、海军陆战队2人)。目前全军有超8270人处于隔离状态,兵务厅也宣告暂停开展兵役判定审查。

首尔市政府已禁止清溪川、光化门等广场的大型集会。国家权力中心青瓦台暂停开放参观,而负责内部警卫工作的101警卫团、负责青瓦台周边警卫的202警卫团与青瓦台消防队成员中,也出现部分疑似病患或有接触史的人员,直接影响青瓦台的安危。

韩国正在失控

对外交通方面,截至3月3日下午3时,因疫情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增至89个。

由于韩国一支从以色列朝圣回国的天主教旅行团有多人被确诊,以色列自2月22日起拒绝曾访韩国的非本国人入境,并要求当晚抵达当地的大韩航空班机上的全部外国旅客返回。

疫情变化的几个节点

1月20日,韩国确诊的首例新冠肺炎患者,是从武汉来访、发高烧的中国女性。此时新冠肺炎的预警级别,仅是从“关心”上调至“注意”。

这期间,韩国国内出现一些反华情绪,有人提出禁止中国人入境的措施。不过韩国政府的主流看法还是,应考虑双边外交关系,慎重对待此一方案。

到了1月28日,考虑到疫情有扩散风险,韩国疾控本部将预警提升至“警戒”等级,并决定对近14天内访问过武汉的3023人展开全面调查。然而在调查过程中,一直到10天后的2月7日,都仍有29人去向不明。

2月2日,国务总理丁世均终于对边境管制做出指示——从2月4日零时起,全面禁止过去14天内访问过湖北省的外国人入境韩国,也暂停对中国游客免签入境济州岛的优待。

韩国正在失控

韩国仁川机场加强对入境乘客的体温检查(图源:韩联社)

虽然当时韩国确诊人数仅十几例,但值得注意的是第16例。第16例病患从泰国返回后出现发烧、全身发冷的症状,但卫生中心以她没有去过中国为由,告知医院不用检验是否患有新冠肺炎;其间她前往光州21世纪医院就诊,亦未被怀疑;住院7天后,因为呼吸急促和肺炎症状恶化,她才被转移至全南大学医院的急诊室,并由该院进行隔离,终于在2月4日确诊。

第16例自泰国返国,第17例则是自新加坡返国,两者都没有中国旅游史。诚如韩国高丽大学九老医院感染内科金宇宙教授所言:“在中国以外的地区不断出现感染事例的情况下,死板地按照方针办事,先问‘是否去过中国’,这才是问题所在。”

2015年MERS肆虐时,曾在急诊室出现传染82人的“超级传播者”,因而第16例病患引起不少担忧。为避免疫情扩散,光州21世纪医院决定封院。

只是为时已晚,2月5日光州新增的两名确诊者,都曾在21世纪医院停留8日。实际上院内感染,甚至是隐性的社区感染已然发生,造成光州地区159所学校停课。

韩国正在失控

3月3日,人们在韩国首尔的百货商店外排队购买口罩,每人可以购买五只口罩

此前韩国政府声称不存在社区感染,但随着无明确患者接触史和中国旅游史的病患增加,当局终于开始提及社区感染的可能性。而政府至2月9日才宣布,未前往过中国的人如果出现呼吸系统症状,也需要接受检测。

在2月18日以前,确诊人数曾有一小段时间“零增长”,部分媒体判定疫情开始缓和。但随着第31例患者横空出世,从2月19日开始,韩国确诊人数一路飙升,其中大多来自大邱“新天地教会”及其相关接触者。

“超级传播者”与“新天地教会”

第31例病患为一名61岁妇人,是新天地教会的教徒。该妇人2月8日出现喉咙痛与发冷症状,但以未曾出国、也没有接触过确诊病患为由,拒绝医院采检;病重后因2月15日计算机断层扫描出疑似肺炎征兆,被再次建议采检,但妇人迟至17日才至卫生所检查,18日被宣布确诊。

她曾在出现症状前后去教会礼拜过四次。教会的礼拜堂在一个极为封闭的空间,众多教徒比邻踞坐,极为拥挤。曾与她一起参加礼拜的1001名教徒都有感染风险。后来愈来愈多确诊个案都与此教会有关,大型群聚感染已经发生。

韩国正在失控

新天地教会的礼拜堂在一个极其封闭的空间,众多教徒比邻踞坐,极为拥挤

该妇人在接受隔离前,除礼拜外,还曾参加婚礼、吃自助餐、参与研讨会、与友人汗蒸,并曾搭乘公交、地铁,轨迹复杂,令当局防疫措施难度倍增。

韩国政府只能要求新天地在大邱教会的9300名信徒在家隔离。大邱市长则紧急呼吁250万市民尽量避免离开住所,即使待在室内,也应佩戴口罩;同时要求韩国政府紧急给予协助。

在引致风波后,教会发声明表示:“由于我们一名成员因为没出过国自认是感冒,导致我们教会许多人被感染,因而引发当地社区忧心,我们倍感遗憾。”

但韩媒发现,在政府启动抗疫紧急措施之际,教主李万熙竟在内部通告中指疫情是“魔鬼所为”,是对信仰的“测试”,并要求曾赴大邱教会的信众拒接电话。

新天地教会在韩国宗教界被视为“邪教”。教主李万熙自称是耶稣的继承人、朝鲜李氏王朝的直系子孙、《圣经》启示录预言的救世主,提倡末世论,表示会在审判日来临时带领14万教徒前往天堂。

韩国正在失控

2月22日,光化门集会强行举行

其宗教仪式结合本土“巫俗”,并让教徒给教主穿上黄袍、高呼万岁。另外,教主还拥有自己的“国旗”“纪年”“国餐”以及仪仗队。

教会会怂恿信徒离家出走,“抛弃原生家庭与所有原来的朋友”,到教会经营的公司上班,然后将工资捐献给教会。教会的教规严格,信徒退教后,还会收到来自教会的简讯,像是恐吓与威胁,要“背叛者、背道者,在毒蛇地狱中永世承受苦难”。

有前信徒表示,教义对出席礼拜规定得相当严格,进出礼拜堂时必须以指纹或手机扫码认证身份,缺席恐遭“强烈训斥”等责罚。这或许也是第31例患者抱病也要参与教会活动的原因之一。

疫情扩大后,各地的新天地教会被暂时关闭,而其教徒试图潜入普通教会进行礼拜被发现,还口出恶言。不过新天地教会只表示遗憾,并“要求韩国国民停止毫无根据的诽谤和责难”。

韩国正在失控

3月2日,韩国新天地教会创始人李万熙因疫情蔓延跪地谢罪(图源:新加坡“MS News”新闻网)

无独有偶,在与大邱广域市接壤的庆尚北道的清道郡,也出现了大南医院113例确诊的大规模群聚感染,恐也与新天地教会相关。清道郡是李万熙的出生地,几周前李万熙胞兄的葬礼在大南医院的会堂举行了3天,多名信徒出席。当局正紧急调查所有出席葬礼的人员。

韩国疫情告急,规模已超越2015年的MERS,甚至进入MERS不曾经历的“社区传播”阶段。随着新天地教会的感染人数持续增加(2月24日上午公布的161人中,就有129人来自新天地大邱教会),教会本身不积极配合的态度,为韩国有效战疫增添不少难度。

作者 | 林奕辰

特约编辑 | 姜雯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阿丽菜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韩国正在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