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刚走进大邱银行总部,警铃突然响起,伴随着广播公告要求全员迅速撤离,大楼即将封闭。”2月28日,居住在韩国大邱的华人胡然经历了紧张一刻,他随着人群迅速离开银行,然后被告知银行职员中发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大约10分钟,整幢大楼全部清空。

像这样的突发事件正在大邱市频繁上演,这里是韩国疫情“重灾区”。截至3月4日下午4时,韩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5621例,其中大邱市超过4000例。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大邱市街区进行全面消毒。ABC视频截取

模范开局被“31号病例”打破

当问及什么时候觉得韩国疫情真正严重起来时,多名韩国居民在受访时给出了同一个答案:“31号病例”出现之后。

精通汉语的朴春敏在大邱开设了一家汉语培训机构,2月20日果断关店,并给所有学生发了停课通知的短信。“高额租金继续交着,但是比起钱,命更重要。”朴老师2月19日从新闻得知大邱发现了“超级传播者”,也就是“新天地”大邱教会信徒——31号病例。那一天韩国新增15例新冠肺炎病例,这是自韩国出现疫情之后,新增病例首次突破个位数。

“身边几乎所有朋友和同事都在讨论31号病例,大家听到‘超级传播者’这个词,意识到可能陷入了严重疫情之中。”胡然已在大邱生活了9年,供职于当地一家贸易公司,在31号病例出现后的第二天,他驾车前往超市采购口罩,原本口罩种类多样的货架出现了余额不足的情况。三四天后,人们开始了“恐慌式抢购”。他路过大型商超E-mart时看到,买口罩的人群排起了上千米的队伍。

据韩联社报道,2月24日,韩国卫生部门与超市E-Mart合作,向疫情较为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优先供应141万个口罩,每人限购30个。当天超市开业不到2小时就卖出了48万个口罩,达到了一天的销售限额。

韩国对新冠肺炎的防范措施最早追溯到1月7日,当天韩国出现首例疑似病例,是一位有武汉旅行史的中国籍女子。3天后,该女子排除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但是韩国政府已经开始向医疗机构提供武汉市入境人员信息、向出境人员分发安全提示单。

在泰国、日本相继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时,韩国一直未有确诊,直到1月20日,韩国疾病管理本部对外发布消息称,此前一天(1月19日),从中国武汉出发经仁川机场入境韩国的一名35岁中国籍女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次日,韩国将新冠肺炎的预警级别从“关心”上调至“注意”。

从1月20日至2月18日,韩国累计确诊人数31人,其间曾连续多日无新增患者。从2月4日零时起,韩国已全面禁止14天内访问过中国湖北省的外国人入境。然而,2月19日成为韩国疫情的分水岭,当天新增20例确诊病例,而且发现了“超级传播者”。

61岁的大邱女性是韩国第31号确诊病例,与她接触的30多人相继确诊。据《韩国日报》报道,这位“超级传播者”是“新天地”大邱教会的信徒,自述3个月内无海外旅行史,2月8日出现喉咙痛等症状,10日开始发烧。在发病期间,她先后两度前往大邱教堂参与“新天地”教会的礼拜活动,两次礼拜的参与人数超过1000人。此外,她在确诊前还出席过婚宴,并在酒店享用自助餐。

31号病例出现后的2天内,新增患者成倍增长。2月21日,大邱市和邻近的庆尚北道清道郡被指定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政府明确禁止举行大型示威活动或集会。然而,以“新天地”大邱教会为原点,疫情持续扩散,2月22日韩国17个行政区全部有确诊病例。

另外,韩国海陆空三军均出现确诊病例。2月20日,韩国军中首次出现新冠肺炎病例,之后韩国国防部开始限制官兵休假、外出。原定于3月初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也因疫情而推迟。截至3月4日,军队病例增至34例,超过7000名军人在各自基地隔离。

邪教组织引爆疫情

据韩联社报道,截至3月2日,韩国累计确诊病例中,近六成与“新天地”大邱教会有关,这是一个被认定为“异端”的邪教组织。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从2月25日开始,对新天地教会所有教徒,约21.5万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据地方政府调查,在大邱地区,4328名出现症状的“新天地”信徒接受了病毒检测,其中62%结果呈阳性。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表示,“新天地”大邱教会信徒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极高。

《韩国经济日报》报道指出,感染率高与“新天地”的礼拜方式有关。每当做礼拜时,信徒们紧密地席地而坐,禁止遮面,这也意味着不能戴口罩。他们在密闭空间内进行1-2小时的活动,这种情况下容易造成病毒传播。

韩国“新天地”受害者团体负责人称,“新天地”的伪装教会和秘密中心有429处,等待入教者有7万,他们想方设法隐藏教徒身份,认为不暴露身份才是更重要的事情,而不是防控疫情。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在大邱市西区负责疫情防控的一名主管官员2月24日确诊感染,随后承认自己是“新天地”信徒,与他一同工作的50名职员被迫居家隔离。同日,韩国庆尚北道青松郡一处监狱的一名狱警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经调查,此人也是“新天地”大邱教会的信徒。隐瞒身份的“新天地”信徒还有多少,不得而知。

作为汉语培训机构的老师,朴春敏对记者说,她曾不止一次遇到“新天地“教会的信徒上门传教。“有一次,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姑娘到我们机构来,说想学汉语。聊了2个小时,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递给我一个‘礼物’,打开发现是一本关于新天地教会的书。”朴女士说,她在乘坐公交时也遇到过新天地传教者,直接拿出一个iPad讲授教义。

在大邱疫情暴发后,韩国社交媒体上有一个热搜话题,翻译成中文叫做“残废新天地”。几乎所有网民都在指责新天地教会,认为是他们导致韩国疫情告急。胡然表示,他最近在路上看到了一些横幅,上面写着辱骂新天地教会的极端言语。

据央视新闻,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权埈郁3月1日表示,韩国新天地教会42名信徒在今年1月曾到访过武汉。但韩国法务部没有单独公布1月至2月间从武汉入境韩国的新天地信徒资料。

3月1日,首尔市以过失杀人罪等罪名起诉新天地教会会长李万熙以及教会十二支派的支派长。首尔市方面表示,被告人拒绝病毒检测,教徒们也不积极协助防疫部门采取措施,反而在给政府提交教徒名单的过程中,出现遗漏或虚假记录等妨碍防疫部门工作的情况。

据韩国《国民日报》,李万熙3月2日下午在京畿道召开记者会。他表示,作为新天地教会的会长,就第31号病例事件向国民谢罪。李万熙当场下跪称:“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们错了,日后会尽全力”。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李万熙下跪。发布会视频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李万熙的亲哥哥因“细菌性肺炎”死亡,死者生前曾在庆尚北道的清道郡大南医院住院治疗。其葬礼于1月31日至2月2日在医院地下一层的殡仪馆内举行,当时来自大邱和釜山的47名“新天地”教会成员前去吊唁。两周过后,清道郡大南医院的部分患者和医护人员出现发热症状,随后暴发聚集性院内感染,共确诊114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例死亡。文在寅已下令,要求彻查参加新天地大邱教会礼拜和庆尚北道清道郡大南医院葬礼的人员。

“最大程度封锁”

拥有250万人口的大邱,是韩国第四大城市,它是连接首尔和韩国南部地区的交通枢纽,从该地可以前往韩国南部任何地方。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表示,大邱的确诊病例数量较大,若不能有效阻断社区传播,疫情很可能扩散至全国。而大邱市长权泳臻2月20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疫情已经开始社区传播,请求中央政府给予大邱更多防疫支持,并宣布大邱市所有中小学校和幼儿园延期开学。

实际上,韩国一些学校已经开学。朴春敏2月20日开始就没有再送6岁的女儿去幼儿园,不过她注意到,也有学校没有完全关闭,因为考虑到部分双职工家庭无暇照看孩子。“两周前大邱疫情刚暴发时非常担心,救护车、鸣笛声此起彼伏,听着听着便习惯了。公公甚至提出去乡村躲避疫情,但是全家都认为不现实。有几天我突然发烧了,于是立即拨打了防疫部门的电话,工作人员在简单询问身体状况后说,只有发烧症状的话先在家自行观察。所幸,几天后康复了。”朴春敏说。

2月25日,一条消息让大邱市民的紧张情绪加剧。韩国政府决定,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最大程度封锁”。文在寅出面安抚民众情绪,表示封锁并不代表彻底封闭,不会一刀切“封市封道”禁止出入。

胡然对记者表示,在宣布封锁大邱之后,市民的行动基本没有受到限制,仍然可以买到车票,乘坐大巴或者高铁去往其他城市。进入3月之后,韩国政府向大邱调配了大量口罩,他感觉当地的防护物品相比此前充足了一些,价格恢复到了往常水平,人民币6、7元就可以在邮局买到一个KF94口罩。大邱多家超市发出通知,轮流营业,定期休业消毒。“我多次去超市采购,发现食材和生活用品基本能满足需求,没有货架一扫而空的现象,所以也不会过多囤货。”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大邱市商业街区几乎看不到人影。受访者供图

胡然供职的贸易公司依然正常运行,所有员工全天戴口罩上班。在中午吃饭时,大家不再三五成群地一起用餐,而是轮流去休息室单独用餐,避免聚集性传染。也有一些企业,在用餐区的桌上竖起了隔离挡板。

不过,大邱的商业区已经陷入困境。胡然称,市区核心地段的餐馆、咖啡厅大部分关闭,一些餐馆可提供打包和外卖服务。外卖上门则是非接触式,餐食一般放在家门口自取。“有一家我经常去的韩餐馆,平时去次次爆满,但前几天去的时候,整个大堂只有一位顾客。听到老板在感叹,开店几十年了,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韩联社报道,原本日均有50万客流量的大邱市中央路购物街,如今顾客寥寥,各地的中小型企业也受到疫情冲击。文在寅3月3日表示,经济形势严峻,政府将拨款30万亿韩元,以减轻小型企业、低收入人士等弱势群体的经济困难,并刺激萎缩的内需和消费。

等不到床位就去世了

“最糟糕的情况是,全国40%的人口可能会被感染(新冠肺炎)。” “疫情可能会持续到今年年底。”韩国首尔大学医院感染内科教授崔平均(音)在2月28日的一次座谈会上作出上述发言。

2月中旬以来,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骤增。3月3日全国累计病例突破5000例,大邱和附近的庆尚北道新冠病毒危机达到顶峰,当天文在寅宣布对新冠病毒“作战”,政府所有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状态。

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月2日表示,截至当日韩国有10.5379万人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据美媒ABC报道,多国专家认为,韩国病例急剧增长与其庞大的检测数量有很大的关系。美国马萨诸塞州南岸卫生传染病局长托德·埃勒林表示,这样的检测速度十分惊人。大邱政府称,在大邱的确诊病例中,大约2300例和新天地教会有关。卫生部门已经对大约11000名和新天地教会无关联的普通民众进行检测,其中1300人确诊。

不过,病例激增导致的医疗资源短缺问题迫在眉睫。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3月2日报道,截至当日上午9时,大邱共有2569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住院接受治疗的患者只占35%。大邱市灾难本部表示,当地的病床数量已经严重短缺。

据韩联社,2月27日上午,一名在家隔离的74岁新冠肺炎患者因呼吸困难被送往医院急救,不幸去世。截至3月3日,大邱至少有4名新冠肺炎患者在等待入院的过程中死亡。大邱市市长权泳臻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已经达到容量的极限,可以保证的新增病床远远赶不上病人增加的速度,而且我们严重缺乏医务人员。”

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3月1日发布了新版治疗管理方案,该方案把重点放在重症患者的治疗上,将有限的医院床位分配给优先病人或病情较重的病人,同时兼顾到轻症患者,安排他们到院外设施接受治疗。

严峻形势下,大邱建起了自己的“方舱医院”。大邱市北区鹤亭洞劳动福利公团所属的大邱医院内,设置集装箱作为临时病区。紧随其后,专门收治轻症患者的“大邱第一生活治疗中心”3月2日起投入运营,医务人员每天为轻症患者测温两次并检查其呼吸道症状,必要时安排患者接受诊疗。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大邱的集装箱改造病房。推特截图

近来韩国部分地区还推出了一种更简单、快捷的“免下车”(drive-thru)筛查诊所,专门用于新冠病毒检测。民众可驾车前来,无需下车,从挂号、测量体问、采集样本,整个过程仅10分钟,避免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

免下车筛查站。推特截图

截至3月3日,大邱市卫生部门已经对当地约11000名和新天地教会无关联的普通民众进行检测,其中1300人确诊。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3日表示,需要扩大大邱市的检测范围,普通民众中感染的人数也不少。同时,大邱正在新建隔离病房,计划在下周早些时候收治2000名确诊患者。

中国留学生去留两难

“其实作为留学生来说,现在很为难,不知道该留还是该走。留在学校的话,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正式上课,开课之后又有些担心安全。如果回国,路途上冒着感染风险,非常纠结。”在大邱市一所大学读博的李理大年初四就赶到学校准备开题报告,不料当地疫情暴发,学校通知延迟至3月末开学。

据韩联社,韩国教育部3月2日表示,今年2月入境韩国的中国留学生同比减少61.7%,为1.4834万人。在韩国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有7.0983万人,其中约3.3万人尚未入境。上月28日,韩中教育部就互相克制留学生出境、尽量保障学生不受影响达成协议,中国政府已要求本国大学推迟开学并实施远程授课。

李理对记者说,他所在的学校给所有返韩的中国留学生安排了单间隔离宿舍,返校之后隔离14天,免费提供一日三餐和饮料,校方工作人员还录制了加油打气的视频。不过,也有一些中国留学生选择了暂时休学。“我的导师带的博士生中有8名中国学生,其中4人已经决定本学期休学。一方面可能是考虑安全问题,另一方面学校之前通知,如果2月24日前不能到校,则视作自动休学,有部分地区的同学出行困难,不得不延迟学业。”

不过,延迟开学之后如何安排课程,李理一直没有得到答复,“我们很希望能够尽快开设网课,按时完成学业,但是校方还没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据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网站消息,3月2日,驻韩大使邢海明连线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1+1》栏目并接受专访。关于在韩中国留学生问题,他介绍,中国留学生可以获得在韩学校到机场迎接、免费发放应急防护用品、为留学生提供校内隔离宿舍及餐饮服务、开展网络教学等照顾。我们希望在韩留学生们密切关注韩国疫情发展最新动态,及时了解韩国教育部最新政策措施,积极联系留学院校,按照有关要求并结合自身实际,妥善安排自身学业,切实做好自我防护。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薛京宁

来源:新京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疫情和邪教包围下的韩国大邱居民:警铃响起,紧急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