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杀了自己的父母!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杀了自己的父母!

我有,而且这样的想法,不止一次涌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曾经半夜去厨房拿过菜刀,曾经将老鼠药倒进过电暖瓶,曾经故意将煤气灶打开了几个小时······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杀了自己的父母!

我冲动过很多次,但最后我都忍了!

我是一个女孩,老大,家里还有一个小我八岁的弟弟。和很多在计划生育严控的年代,不顾一切超生的家庭一样。我的父母因为重男轻女,多交了上万的罚款,也要生下那个所谓弟弟的东西。

他的出生,不仅仅剥夺了我在这个家里最后的一点点地位。甚至让父母无数的怒火都会迁就到我的身上。

明明我早了他八年时间来到这个世界上,但是父母却把超生罚款之后,带来的生活压力怪罪在我的头上。

我曾经无数次的夜晚,听见父母讨论,要不要把我送给那些没有子嗣的亲戚。或者是给十四五岁的我,找一个彩礼合算的婆家。

其实,我并非是不能够接受重男轻女这件事情。我也曾经像无数的的姐姐一样,试图去接纳那一个无辜的生命。毕竟,我的不幸不是来自于他。

可现实,却给了我一记痛到骨子里的耳光。我至今都记得顽皮的弟弟,喊来了一帮朋友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摔坏了杯子,和碗碟。而父母下班回来之后,他却哭着把责任悉数推在了我的身上。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小孩子的演技可以好到这种程度。

其实我的要求从来不高,我不奢望我的父母可以把对弟弟的爱,分给我一星半点。我只祈求他们像对待空气一般就好!然而,这点微不足道的祈求,最终都成了奢望。

我努力学习,努力做好我力所能及的一切。只希望,哪一天我的父母回头时,可以冲我笑一笑,哪怕一下都好!可是啊,奢望终究是奢望。即便我考了年纪第一,都比不上弟弟会背一首唐诗!

我曾无数次的想要质问我的父母,你们凭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把我生下来!你们就该一早知道我是女孩的时候,去医院用一场人流手术,把我打进轮回!

我无比卑微的活到了十四岁,最终选择了一个晴空万里,喜气盈门的日子,逃离了那个压榨了我十四年的家。2011年5月21号,那天是父母以3000块把我卖给隔壁村子,二傻子的日子 。

我跑了四个小时,在身体不断抵至极限的时候奋力向前奔跑。

最后,晕倒在县城高速公路的入口处。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很漂亮的屋子里面。那间屋子里面有粉色的床,粉色的毯子,粉色的桌子。总之,那间屋子和我梦里,见到的公主屋一模一样。

是一对善良的夫妇救了我,她们有一对女儿和我一般大,生的很是好看。只可惜是个瞎子!

或许是因为我的父母,从来没有给予过我什么吧!除了这条贱命。

所以我知道没有什么人,会一辈子不求回报的对你好。我很怕,那对夫妇将我赶走,于是我哭着求他们,求他们不要赶我走。像个小丑一样,用可怜绑架他们。我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不赶我走,我愿意用眼睛交换。

夫妇原本是不答应的。他们说即便我不给眼睛,他们也可以让我住在那里。可是,自卑,不安无数的情感奴役着我。我不断的祈求她们答应,祈求她们可以答应我的交易。

好在,他们最终答应了我。我用十年的黑暗,换来了十年夫妇像父母一般对我的疼惜。那对夫妇的女儿对我很好,姐姐长大之后找了很多渠道,最终帮我恢复了光明。

我感激那对夫妇,感谢他们给了我生命本该的温暖。长大之后,我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赚了不少的钱。给那对夫妇,也就是我的养父母买了新房子。不久之前,还和姐姐一起去了巴厘岛结婚。

苦逼的生活,峰回路转,还算圆满。

离开家的十多年里,我没有后悔过,没有好奇过。从我离开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这世间他们与我再无关系。

可是不久前,不知道父母是怎么得到的联系方式,他们说相见我一面。

我以为他们良心发现,后来才明白,不过是我那个同父同母的弟弟,得了富贵病,需要移植一颗肾脏。他们俩的都匹配不上,这才想起还有我这一颗救命稻草。

我当时没有拒绝,跟着他们去了医院。幸运的是,我的肾脏恰好匹配得上。

我至今都记得,父母看到检查结果那一刻,感激涕零的样子。

真恶心啊!

“咱儿子终于有救了!终于有救了!”

“是吗?”我冷笑一声,随后神色复杂的看着父母:“我并没有答应捐献我的肾脏给他啊!”

那之后,父母来找过我很多次。不过结果毫无例外的都是被拒绝了,我麻木的看着他们哭天喊地。如果他们祈求中,哪怕有那么一点点的忏悔都好。

可是都没有!

后来他们跑到了养父母家中,试图让养父母帮忙劝劝我。不过,他们说明来意之后,就被养父赶走了!

我至今都记得养父那一句话:“你俩孩子快死了,关我家小孩什么事情。有多远滚多远,别试图用几滴廉价的眼泪,嚯嚯我们娇生惯养的闺女!”

再后来,我听说,那个所谓的弟弟没撑过去,死了。

至于所谓的父母后来如何,我不清楚,也没兴趣。

你或许觉得我冷血,觉得我没有人情味。其实无论你说什么都好,我都不在乎。现在的我,有爱我护我的爸妈,他人生死与我何干!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杀了自己的父母!

生命本该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因为血缘而使彼此之间有了多多少少的联系,可是当有人十年如一日的用恨割裂残存的血缘关系。那么结果只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人这一生啊!对得起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那些对不起你的,真没必要为了圣母一般的善良,耿耿于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杀了自己的父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