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从东非到阿拉伯半岛,再到南亚次大陆,这些地方遭遇了近20年来最严重的一场蝗灾。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图片来源:农业农村部官网

据农业部消息,近期,巴基斯坦暴发沙漠蝗虫灾害,对巴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造成严重影响,中国政府对此高度关注。中国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内有关部门,根据巴方需求,制定了援巴蝗灾防治工作方案,并于2月23日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赴巴,2月24日抵达巴基斯坦卡拉奇。

工作组由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草原管理司、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和山东省植保总站派员组成,将在巴基斯坦信德省、俾路支省和旁遮普省开展蝗灾实地调研,并为巴方提供蝗灾防治技术支持。

20年来全球最严重蝗灾:

蝗群重回阿拉伯半岛,印、巴政府严阵以待

两周前,沙漠蝗虫群降落到了肯尼亚农民Mwende Kimanzi的田里。尽管蝗群出现后政府便开始喷撒杀虫剂,但这并不足以挽救她的庄稼。

自从蝗虫侵入以来,Kimanzi仅收获了一袋谷子和一袋扁豆。“剩下的庄家都被毁了,现在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将面临饥饿”,Kimanzi说。

在一段巴林“朋友圈”广为传播的视频里,巴林首都麦纳麦的卡尔巴巴德海滩拍摄到到了成群的蝗虫,遮天蔽日。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从东非地区到阿拉伯半岛,成片的蝗群困扰着当地人的生活和农业生产。

在极端气候变化影响下,沙漠蝗虫冲出阿拉伯半岛沙漠,北上伊朗、侵入印巴边境,南下东非,侵袭“非洲之角”,以每代可增至上代的20倍的繁殖速度,经过至少7代的繁衍后又重回阿拉伯半岛。

而隐患仍在持续酝酿,南苏丹共和国农业部长安诺蒂在2月20日的一场发布会上证实,沙漠蝗虫已侵入南苏丹。

此外,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驻南苏丹代表马谢克·马洛(Meshack Malo)表示,蝗虫已经成熟,并正在寻找繁殖地,为下一次严重的侵害垫下基础,他担心该侵害将在2月晚些时候发生。

马洛指出,“这些蝗虫是深黄色的,这意味着它们将主要在这里寻找产卵的区域。”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巴基斯坦政府在2020年1月底时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在该国多地蔓延的严重蝗灾。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在访问巴基斯坦时强调,必须尽快开展工作控制虫群,否则4月份蝗群规模扩大时,将会造成更大的破坏。

印度农业与农民福祉部国务部长乔达里也在近日表示,预计在2020年6月时印度西部的地区可能出现规模更大的蝗灾。此前,印巴两国围绕此次蝗灾已经举行了5次高级别会议。巴基斯坦还考虑暂时中止对印度的贸易禁运,从印度进口杀虫剂等农药。

综合多方分析,此次蝗灾为近20年来全球最为严重的一次,当前南亚的蝗灾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治理效果,但是在东非、阿拉伯半岛的蝗群仍然处于难以控制的阶段,并且正在酝酿下一步的侵袭。

考虑到南亚包括小麦、大米、棉花和糖农作物在全球农产品市场的重要性,如果极端天气再次为蝗虫的蔓延与繁殖营造环境,蝗灾的规模可能将会进一步扩大,全球农产品市场包括中国的白糖、棉花在内的产品价格可能进一步上涨。

今年6月可能出现更严重的蝗灾

从非洲情况看,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蝗群的迁移、产卵、孵化和聚集,将对南苏丹和乌干达构成威胁,并向苏丹、沙特阿拉伯和也门内陆移动,东非各地的农民面临粮食短缺。

乌干达农业部作物生产助理专员约翰·洛登戈科尔表示,更大的危险将发生在3月和4月,此时沙漠蝗虫产卵孵化,而这正是种植农作物的时候。

从西南亚情况看,沙漠蝗虫将在伊朗南部孵化并形成蝗群迁移危害,巴基斯坦蝗灾扩散暴发成灾概率大,可能造成粮食减产30%~50%,并对南亚构成威胁。

尽管当前蝗灾基本结束,但印度政府仍发布预警称,今年6月可能出现更为严重的蝗灾。印度农业与农民福利部部长凯拉什·乔杜里近日表示,预计今年6月,印度西部沙漠地区可能出现规模更大的蝗灾。印度蝗灾防控部门已着手防控准备,并计划使用直升机和无人机灭蝗。

对全球农产品市场而言,非洲主要粮食作物的供需对于全球整体影响较小,并且该地区本就容易受到粮食安全问题的困扰。但如果已经在规模上乘数倍增长的蝗虫再次借势极端气候,侵入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地区,乃至东南亚地区,将会对中国的白糖和棉花进口产生一定影响。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根据Wind数据,在上一次“高潮”和“瘟疫”等级的蝗灾过程中,小麦、大米、棉花和糖等与南亚和东南亚关联度密切的农产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2018年中国进口巴基斯坦的谷物和棉花金额分别占比1.3%和9.6%,进口印度的棉花金额占比高达16.2%。

如果如同粮农组织预估的一样,在2020年6月再次爆发大规模的蝗灾,对中国的农产品和通胀将会有一定的影响。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预估,2019/20年度印度棉花产量合计约642万吨,占全球总产量24.3%,巴基斯坦棉花产量约144万吨,约占全球产量的5.5%,印度与巴基斯坦棉花产量合计占全球产量的三成。但本年度该地区的棉花已基本收获完毕,因此对本年度的棉花产量不会有明显影响。

但据粮农组织预计,此次形成灾害的非洲蝗虫,大概在4月初会有一波产卵,6月、7月正好长成成虫,届时则可能对当地棉花生产构成重大威胁。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受蝗虫影响较大的古吉拉特邦、马哈施特拉斯邦、特伦甘纳邦三个邦棉花产量占到印度棉花产量超过三分之二,是印度的主要产棉区域。巴基斯坦棉花生产主要集中在靠近印巴边界的旁遮普省和信德省,几乎是巴基斯坦全部的产量。

中国治理蝗灾经验丰富

中国治理蝗灾有丰富的经验。据每日经济新闻,从农业农村部找到了一份2008年治理北京周边地区蝗虫的案例,简单概括,就是“五步”。

2008年6-8月,北京周边地区蝗虫出现了多年少见的发生态势。据统计,与北京毗邻的河北、天津两省市共发生东亚飞蝗648万亩(夏蝗354万亩,秋蝗294万亩),程度最重的天津市北大港水库发生夏蝗15万亩,蝗虫密度一般在每平方米500~1000头,高者达1万头以上;与此同时,河北黄骅、安新以及河北坝上地区和内蒙古多伦等地也相继发生了严重的飞蝗和土蝗,津、冀、蒙在北京周边发生农区土蝗近2000万亩,这些蝗虫具有暴发性、迁飞性和毁灭性特点,加之发生区与北京奥运场馆较近,防控形势十分严峻。

当时的农业部把北京周边300公里范围的蝗虫防控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早动员、早部署,早行动,到当年9月底,飞蝗和土蝗防控工作胜利结束。由于防治及时,措施得力,全面实现了蝗虫“不起飞、不成灾、不进京”的防控目标,确保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安全。

总结2008年治蝗成功的经验,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领导靠前指挥,防控责任到位。时任农业部领导对蝗灾问题十分重视,多次召开工作会议,多次深入重点蝗区检查指导防治工作。

二是方案提前制定,联防联控到位。早在蝗虫发生前的3月份,农业部就印发了以蝗虫防治为重点的重大病虫防治工作方案。5月29日,农业部进一步制定了“2008年北京周边地区蝗虫应急防控方案”,明确了北京周边300公里范围的分区防控任务和目标,并实行省际间联防联治与蝗情信息交流制度。

三是资金尽早安排,物资人员到位。各级财政累计投入资金7000余万元,保证了2架飞机、1000吨药剂、8.4万台套施药器械和5万多人次投入大面积防控行动。

四是周报制度严格,信息调度到位。在继续执行常规治蝗值班和报告制度的同时,还在6月至9月专门实行了治蝗周报制度,明确要求上述4省(区、市)对蝗情实行一周一报的周报制度,重大灾情随时报告。

五是技术深入指导,防治效果到位。蝗虫防治期间,全国农技中心共派出10个专家组,6次赴天津北大港,4次赴北京、河北和内蒙古指导蝗虫防治;4省(区、市)也派出47批次技术人员深入重点蝗区指导防治工作开展。由于技术指导到位,防治效果普遍达到95%以上,实现了全年治蝗目标。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周智宇)

农业农村部网站、每日经济新闻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农 » 蝗灾压境,巴基斯坦稳住,中国的帮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