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公寓次世代原创观点

““免租”这个问题持续了20多天,焦点从租客“免租”转移到房东“免租”,夹在中间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们早已经“里外不是人”,他们会如此决策肯定考虑风险而不得不为之,但真的可能用错了方法。

于情于法,就像最初所有运营商在给租客“免租”问题答复上,强调自己要生存,免租是情分、不是本分,房东“免租”这个事情上也是这个道理,而引爆这件事,关键在于房东“被强制”了。

如今,有的运营商经历数天激烈的争议后,已经越来越圆融、有章法,如今对于长租行业理解者有之、憎恶者有之,总的来说,比刚开始一边倒的舆情好了一些,然而,却突然出来一些效仿者“搅局”,踩进了前人踩过的坑里。

确实,现金流问题如深渊,长租运营商们都害怕掉进去,而现在,却不是先呼救而后拉着业主、租客的手一起逃离深渊,反而和业主、租客在深渊的边缘缠斗起来,不小心就先掉进了深渊。

根据自媒体南京楼市(ID:nanjingloushi025)报道,有一些南京业主表示,除了蛋壳外,还有不少长租公寓和蛋壳做法类似。

金宣公寓在房屋仅空置15天的前提下,要求业主免除2月、3月两个月的租金;

榕享居要求业主签租房补充协议,免除1月25日-4月25日长达3个月的租金;

美丽屋要求业主免除2至3月份租金,而租户仍然照常付租金...

榕享居

榕享居要求业主签租房补充协议,免除1月25日-4月25日长达3个月的租金!并表示,如果不同意就解约。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租房补充协议里写到:2020年1月25日至4月25日,江苏悦榕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不予支付任何租金,但承担相应的公摊水电能源费。

若截止到4月25日国家仍然没有发布疫情解除通知,则视当前实际经营情况再次协商租金支付方式。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业主说:“承租方强硬态度让人无法接受,他们不用协商的态度去处理问题,而是强制让我们业主承担风险,这行为和态度我无法接受。

如果好好协商,我们并不是不近人情,希望悦榕居公司可以站在双方利益去考虑这个问题,不然我也不介意走司法程序。”

金宣公寓

也是这几天,南京另一家长租公寓金宣公寓的业主也收到了强行免租的短信,公寓承租方直言:此次疫情属于不可抗力,我们只想生存...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随后业主得知,自己的房屋这段时间仅空置了15天,且租客也是正常在交租金。“既然租客正常交钱,你凭什么要我免租?”

美丽屋

此外,在南京颇有规模的美丽屋长租公寓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根据业主爆料,美丽屋也要求业主免除2月3月租金,剩余按时支付或分期支付。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此外,还有青客、南京艺居房产经济有限公司等。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

对于公寓企业经营层面,疫情的影响确实非常大,首当其冲是空置率扩大,资金周转上普遍遇到了问题。但截止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将此认定为“不可抗力”,运营商可以肆无忌惮地违约。无论是上海、杭州、南京、苏州、广州等多地在政策文件及官方发言中,均表现为建议“公寓方和房东协商免租”,而不是一刀切的直接毁约。

其一,这不合理也不合法。

钱报杭州房产采访了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丁丹青律师,律师表示:

如果是因为抗击疫情需要,政府征用了房子,这种情形可以视为不可抗力。但如果这是这种情形,长租公寓不能以“不可抗力”为由,强制要求房东减免房租,这种做法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其二,长租公寓本就是“借鸡下蛋”的生意,想要持续做下去,就不能伤害养"鸡”的人。

这个道理很简单,现在这个时期,运营商若自己还能扛得住,选择自己扛过去,赢得的是业主的尊重,甚至还有房东主动免租;运营商若和房东有商有量,业主给或不给,来日至少还能相见,以后多解释几句说不定还能惺惺相惜;最怕是撕破脸,顾虑着眼前疫情,房东人出不来、房子也租不掉,他妥协了,但疫情早晚会过去,房子总有到期时,下次想合作就得看房东乐不乐意,或者没到期房东就用一个由头收回去,这种事之前就常见,之后只会更多,反正都不是遵守契约精神的人,何必给到起码的尊重。

其三,不是只有一刀切的“免”,还有一种方法叫“延期”或者“分期延期”。

长租公寓企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压力太大,那么把这个压力一点点分解到持续的运营中去,等疫情过去,恢复正常运营,这中间还可以不断找到生机。

看看最新消息,就能发现,最开始引起这场房东免租争议的运营商,已经改变策略,把眼下的租金压力分摊到租约的最后一个月或者用分期在每个月中去支付,显然,这个做法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矛盾,这是经过“斗争”后采取的折中方案,也说明一点,想要直接拿走房东的钱贴补自己公司的现金流,这种做法行不通,只要让房东有钱可拿,折中商量的余地就大了。给房东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

最后,再啰嗦一句,相信多数运营书不是到生死关头,绝不会走到找房东“免租”这一步,但这是一剂猛药,一定会出现副作用,副作用的大小最终依然取决于运营商们自身的“免疫力”,所有人都要为此承担后果,譬如前面说到的疫情结束后业主收回房屋的问题,还有可能出现的政策处罚手段,都可能直接断了一个中小运营商之后的活路。

正如那句话: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你,长租公寓作为一个行业存在,是因为它巨大的社会价值,给了租客更好的居所,让房东更省心甚至是获得物业升值,如今,运营商如临深渊,房东、租客也不好过。你把房东、租客拽向深渊,不论先牺牲谁,也成就不了其他两方,只会让你离深渊更近,只有一种可能,大家一起同心协力往外奔,才能离深渊远一些、再远一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房产 » 别再往“强制房东免租”的深渊里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