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在韩国,2000元人民币能租到什么样的房子?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黄铉东,是一名在首尔念书的大三学生,同时,也是一位当红Youtuber。

从去年开始,他陆续拍了许多视频来介绍那些蜗居在“胶囊公寓”的年轻人,因此受到了不少关注。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摄制组找到了铉东,以他为主角,拍摄了当代韩国年轻人的蜗居生活。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为了求学,铉住进了名为”GOSHIWON(考试院)”的单人公寓里。

与其说是公寓,这里更像一个狭窄的“船舱”——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一共6平米的空间内,刚好能放下一张床,一个书桌,还有一张板凳;

一进门就要低下头,不然就会撞到晾衣架。

房间里没有衣柜,铉东的衣服搭在床铺的正上方,洗漱用品则堆放在窄窄的书桌上。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屋子里没有空调,只有桌子上的一架小风扇。

夏天最热的时候,铉东热得受不了,就躲到学校的图书馆去学习,一呆就是一整天。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这张床只有普通单人床的一半宽,个子高的铉东,躺下会抵着脚,只能蜷起身体,侧着入睡睡。

“考试院”的墙壁很薄,隔音效果很差,每天夜里铉东都要听着隔壁公放的视频辗转入眠。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运气好的话,你能分到半扇窗户;

大多数“船舱”内,连透气的窗子都没有。

被问到大约有多少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铉东粗略地估计了一下。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铉东说,这一栋楼里,“考试院”占两层,楼下是男生,楼上是女生;

而每一层都约有10户租客,其中大多数是学生,也有老人。

铉东回忆,自己当初在网上寻找住处时,首尔的每一个区几乎都有这样的房子。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身边人的另一个选择,则是普通的单身公寓。

那里普遍要面积更大、更宽敞,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有的还带着小型厨房。

但是相对的,价格也要更高。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铉东说,自己也曾在单身公寓和“考试院”中间犹豫;

但是有限的预算让他认清了现实:他掏出手机向摄制组展示自己的账户余额,还剩下430美元;

除去每月缴纳租金的300美元,手头就只剩下130美元用来吃喝用度等日常开销,很难再负担得起更贵的公寓。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最终,为了尽可能少从家里要钱,铉东选择住在了每月房租合人民币2100元的考试院里。

这里是首尔最便宜且,且最广泛的廉租房。

他的同层邻居,不仅有学生,也有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人,以及生活拮据的老人。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铉东有点难过地表示,学生们的蜗居大多是暂时的,等找到了工作、手头有了钱就会搬进公寓,而老人们则会在这里度过余生。

首尔的居住空间非常有限,但大量外来人口都在此寻找住房——

供需严重不平衡,是导致考试院流行的主要原因。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铉东说,自己正一边学习,一边拍摄YouTube视频,希望能成为一个优秀的YouTuber,为简历添彩;

最终,能通过努力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争取早日离开这里,住进梦寐以求的公寓。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在韩国的一线城市,学生公寓的高租金,令无数年轻人望而却步。

但是,城中村、“考试院”、单身公寓的存在,仍然给了他们留在大城市的可能性。

韩剧《今生是第一次》的女主尹智昊,就是个大约一辈子都买不起房的年轻女孩。

一开始,她打算找间月租房,中介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准备了多少钱的押金”。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智昊小心翼翼地伸出3根手指头,却比中介的估价少了一个0。

只有300万韩币(约1.8万人民币)的女主,被中介一脸嫌弃地带到了一个没有窗户、潮湿阴暗的地下室。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中介表示,如果实在不满意地下室,快要崩塌的危房,下雨天会漏水的棚屋,没有洗手间的房子,也任君挑选。

意识到自己根本毫无选择的智昊,只得认命。

有1.8万元预算的智昊,住进了地下室;

如果你觉得这只是戏剧效果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在韩国,300万韩币真的只能找到老旧的廉租房,费用的大头不是租金,反而是押金。

在韩国,月租房的押金普遍是租金的10到20倍不等。

押金越多,租金越低,反之亦然。

有数据显示:今年9月,首尔市内10所大学的月租平均为49万韩元(约2977元人民币);

而押金则达到了人均1378万韩元,约合8.4万人民币,是租金的将近30倍。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韩剧《鬼怪》中,主角为了搬进新家,一口气支付了大笔的“传贳费”;

这笔钱,足够在中国买一辆超跑了。

所谓的“传贳费”,一般占房屋售价的60%到80%不等。

也就是说,价值5亿韩币(人民币约300万元)的房子,传贳费就要近4亿韩币(人民币约200万元)。

租期满退押金,如果中途退房,押金要不回来,那也只能自认倒霉。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不过,“传贳”也有好处——房东收到这笔钱后,租期内不会再向租客另收租金。

拿去储蓄也好、投资也好,所获得的利息与收益,就足以与房租相抵。

因为到期后至少可以收回本金,韩国有不少年轻人选择提前支付这笔巨款;

至于如何去筹钱,就成了很多人最大的烦恼了。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在中国,有能力一次性支付人民币几百万租金的,大概都买了几套房了,何需在外租房生活?

然而在韩国,这却是大部分年轻人的住房方式。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过于高昂的押金,让包括铉东在内的很多年轻人转而选择了考试院。

像是黄铉东的住处,月租金一般在20万至30万韩元不等(约人民币1500-2000元);

好处是无需押金,每月按时交房租即可。

这种方式便宜,但价格很容易水涨船高;

月付的房租一旦涨价,学生们也只能自认倒霉。

随便翻一下韩国留学生论坛,比如“大家住的都是什么房子”这个问题下,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韩国水深火热的租房困境:

“我刚来的时候住考试院,一共就一张双人床的大小。

后来去了个半地下,夏天潮湿衣服都长毛。

再后来住了半年的学校宿舍,是来韩国最幸福的半年。”

"屋顶房,月租25万韩币(人民币约1500元),300万韩币(人民币约1.8万元)保证金,屋子小,夏天热得我都半夜在天台坐着。"

“来韩国的时候住过一次朋友的房子,就住了一天,半夜的时候听见下雨声,醒来一看,原来是满屋顶的蟑螂往下掉。”

……

狭窄逼仄的考试院,只是韩国年轻人住房困局的一个缩影。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当我们还在赚钱攒首付的时候,韩国的年轻人还在凑巨额押金;

当我们还在抱怨自家的房子不够大,没有一间书房的时候,韩国的留学生们可能只有趴在床上才能写字看书……

近年,韩国失业率持续走高。

毕业就失业的年轻人,真的没钱花在房租上。

此次疫情最受冲击的还是穷人,万一真的需要隔离,他们能到哪里去呢?希望到那一天的时候,会有妥善的答案。

- End -

微信搜索微·信·公·众·号:有道词典(dictyoudao),关注我们获得有趣有料有用的文章!

在gzh对话框里输入单词,还可实现实时翻译。

欢迎你的投稿、转载、分享和互动!每晚20点,我们不见不散。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2000块租不起“隔断”,毕业就失业的韩国人真没条件“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