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第一声春雷

惊蛰,是仲春开始,万物出乎震,震为雷。随着偏南风多起来,温度回升,水汽渐起,冷暖气流交汇,江淮流域和长江流域,在惊蛰前后便有了第一声雷鸣。

雷动风行,运化万变,一转眼功夫,便走进了热烈而蓬勃的春天。

变是一朝苏醒

万虫入冬藏伏于土,不饮不食,称为“蛰”;而“惊蛰”雷震、虫动、惊而苏醒。若是大梦方觉醒,也无非是在一睡一醒之间打个盹。但生命的苏醒,不仅仅是重现和复制,更是生长和重塑,蛰伏,沉潜的是生命的爆发力。

被誉为“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三试不第,蛰伏于乡下15年,自称“湘上农人”。40岁开启二佐湘幕、一佐鄂幕的8年幕府生涯。以生命论,左宗棠蛰伏沉潜的时间竟然占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但君子潜心于器,待时而动,他潜心研究军事、地理、赋税、水利、农学,以经世致用之才学,沉淀厚积薄发的潜力。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左宗棠

如蛰虫动,伏久者必飞高,左宗棠48岁挥师长江之南,从太平军手中收复浙江;63岁“抬棺”西征,收复新疆。72岁督办闽海军务,为抵抗法国侵略未雨绸缪。成就非常之功,必有坚韧不拔之志,于左宗棠而言,蛰伏是希望中的等待,艰难困苦,玉汝于成。1864年他在《与孝威》中写道:“自古功名振世之人,大都早年备尝辛苦,至晚岁事权到手,乃有建树。未闻早达而能大有所成者。”在漫长的冬天里沉寂蛰伏,却在大器晚成中迎来声光远烁的生命之春,是左宗棠一生的写照。

变是野蛮生长

野蛮生长在于变化的速度。惊蛰过后,或丽日风暖或春风化雨,风行而过,皆以阳光雨水滋养万物。常常以迅雷之势,便走向花开如爆竹,草木亦纵横的时节。

华北惊蛰时节,夜晚的温度依旧在零度左右,城郊水面的浮冰还半消半融,春意已急不可耐地在日头里天光乍现般窜了出来。三天前,猛然发现楼下的迎春花,在枯枝纵横的侘寂里跳出金黄的花来,未展叶先开花,有着先声夺人的明艳。连花苞都有着一品红的跳脱惹眼。让人有惊了,喜了、亮了的兴奋,随着持续两三日最高温度达到15℃左右,等到惊蛰之日,迎春花已呼啦啦如爆米花般挤满枝头,在道路两岸长成花的波涛海洋。

迎春开了

野蛮生长还在于变化的气势。惊蛰过后,最能看到这种气势的是南方的一山春色,百花齐放、百鸟齐鸣,抢着、赶着、追着、跑着,簇拥着,没有谁在意先后。惊蛰“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黄鹂)鸣;三候鹰化为鸠。”然而,仔细去观察,常常是腊梅未消,桃花、樱花、杏花、李华、槐杨花都已树树有春;年轻的黄鹂轻啼求偶,幼小的山斑鸠已开始嗷嗷待哺;家燕、麻雀、乌鸦流水席一样地颠来跑去,觅食撒欢。

在岳麓山居住的日子,最喜雨后爬山。惊蛰的雷多半是在下半夜,虽说少了轰隆隆的嚣张,但雷声在山峰、云层、土地中翻来滚去,闷声闷气地也惊了清梦。索性早早起床,等到雨住天晴便往山里跑,这时候的山往往最为清新。最为喜人的是山间溪涧已经在雷雨中荡涤得清澈洗练,水流的声音有了激越澎湃,越走越有精神劲。一步步往上爬,便是走在水色山光里,溪涧边、山岩上的蕨类植物、野菜野花参差挂着水珠,水润山色,红、黄、紫、白,绿、墨、青、蓝都渗进了鲜活流溢之美。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岳麓山爱晚亭

下山,步步亦欢欣。这时候温度升上来、水汽依稀氤氲。阳光让血液流动得更快,水汽让脸色更加滋润,阳光从树缝间漏泻而下,每一片树叶都透着光、透着亮,光线一缕一缕在水汽中折射出多彩的光晕,辐射状地投在身影里,让人一眯眼都在童话里,再深吸一口气,风里全是太阳的味道、草的清香、花的芬芳。

这种气势,于登山者而言,是挡不住的诱惑,止不住的脚步。

变是耕耘播种

惊蛰过后,春耕不能歇,农活忙起来。变是顺势而为,抓住有利时节耕耘播种。此时,九九已提前或推后一两日结束,除东北、西北地区仍是银妆素裹的冬日景象外,华北地区日平均气温为3—6℃,江南地区为8℃以上,而西南和华南达到10—15℃,田野接地气,温度的上升直接催生作物的生长。惊蛰节气,油菜花一茬茬在大半个中国开得轰轰烈烈,铺天盖地般望不到尽头。梯田山坡、乡村野径,成了黄灿灿的田园春景,无论白墙黑瓦的村舍还是青山绿水,都只是陪衬点缀。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朋友圈油菜花摄影大赛即将开始

另一种田间花卉紫云英,虽比不上油菜花开得浩荡如春风,但一畦畦摇曳在田野里,或紫白或紫红的花,葱茏柔绿的根茎,让乡村田埂变得诗意而浪漫,但她却有着极为实用的功效。在偏远的山村,农民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农耕方式,当田间草籽花开到荼蘼,村民们仅将极少的草籽花留下结种,惊蛰的斜风细雨里,他们青箬笠,绿蓑衣,牵着耕牛、拖着犁铧,在水汪汪、泥糊糊的稻田里一步步耕耘、翻耙,当草籽花完全腐烂在稻田里,便是最好的底肥,接下来才是稻秧的好时节。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麦苗上的露水

而这时候,北方大地正是麦苗返青抽穗的时节,绿油油的麦地,看似丰盛,却需要在温暖即将来临中避开寒冻;在冬天久旱未雨的时节等待甘霖,这时候,田间管理是步步精心的操持和辛劳。

雷动风行,需要勤之以力,在劳作中赢得生机,成就丰饶。

变是革新除旧

无论是社会变革还是人的自我革新突破,总是在黑暗和茫然中,寻觅微光烛照。雷动风行,便是循着一线的光亮,坚定追随、无惧无畏;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在常人看不到出路的时候坚守初心,在找不到路的时候愿意探路先行,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这是革命者洋溢的激情和理想,并最终以风雷之势,星火燎原,实现从黑暗到光明、从腐旧到崭新的变革,焕发的是新世界的春天。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万物都有向上的力量

雷动风行惊蛰户,天开地辟转鸿钧。惊蛰,像云天之间的一声召唤,万物同应,在蛰伏中守候希望,在速度中竞相绽放, 在耕耘中播种希望,在变革中追求光明,迎来的是光彩重生的春天!

作者简介

罗焕娟,气象工作者。工作之余喜欢传统文化与生活美学,以真、善、美、闲、趣、雅为生活之道,得之即欢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今日惊蛰|“瘟疫始于大雪,生于小寒,弱于雨水,衰于惊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