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上周五,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对孙杨禁赛八年。时隔5天,其官网公布了长达78页的仲裁报告,对案件背景、审理过程、判罚原因等敏感问题一一作答。报告中,孙杨母亲的名字被12次提及。CAS甚至直言不讳地写道:“她的母亲似乎对儿子起了最有害作用。”

1, 第4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2018年9月4日晚,在中国杭州一名运动员的住所,进行了一次采集血液和尿液的的检查,这是一次“赛外检查”,运动员由他的母亲陪同。

浅析:报告显示,事发当晚,孙杨的母亲从一开始就陪在孙杨身边,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也应该是除了孙杨之外,对整个事件细节掌握最完整的人。

显然,这也为后文孙杨母亲的多次出现,和对她行为的描述,包括听证会前后的表态内容,埋下了伏笔。

2, 第5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这名运动员现场对DCO(兴奋剂检察官)和BCA(血样采集助理)的官方文件表示关心。随后,运动员和他的母亲通过电话联系了运动员的助理人员,以寻求建议。

浅析:这是本次事件孙杨母亲第一次实质上的介入,从结果看,两人除了叫来了巴震医生、韩医生,还试图打了很多电话。听证会上,WADA法律顾问就证词中的报警一事提问道:“你当时要报警,是吗?”孙杨母亲回答:“我说不是我要报警,是我要给警察打电话。”

随后她就报警一事做了补充陈述,称自己事后十分的后悔:“我是想请警察来把整个尿检情况过程记录下来。我虽然说了我要报警,但是我没有那样做,之后一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应该让他们来,把这些都记下来。”

后文里,报告中提到了孙杨身边的随行人员越来越多,同时,报警一事显然也是CAS方面关注的内容之一,至于报警一事的意义,CAS方没有特别提及。

3, 第13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WADA方面声称(如在上诉书中所述),运动员否认自己对事件过程中威胁恐吓证人负有责任。然而,该运动员证实,他的母亲(杨明女士)以“收集案件信息,寻求他们的帮助”为目的,找到了BCA(血样采集助理)和DCA(兴奋剂检测助理),但她并未恐吓和威胁他们。

浅析:孙杨否认了恐吓和威胁,但他说出孙杨母亲主动联系了证人,且动机受到CAS方面的怀疑。这里的“动机”并不直接构成恐吓和威胁,但引出了报告中的另一段内容——

WADA在药检官(DCO)和血检官(BCA)的陈述了解到,孙杨和他的随行人员已经与俩人取得联系,并表达了对他们及其家人在身体健康和经济方面的“担心”。他们都感到十分“恐惧”,担心自己如果同意在诉讼中作证,可能会遭受孙杨和他的团队、支持者们在不同程度上的报复。WADA进一步指出,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的样本采集人员很少愿意出庭作证,之前也没有这样的案例。

4,第24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杨明女士,运动员的母亲,证人。

浅析:孙杨母亲在听证会上的身份是孙杨方证人,这里只是一句介绍。业内人分析,听证会上,孙杨母亲回答问题时的表现不算优秀,面对很多简单问题,她的回答不够明确。

5, 第24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2019年12月5日,WADA通知CAS法院办公室,有人违反了专家组2019年9月27日的命令,该命令禁止在诉讼过程中恐吓或接触证人。

更具体地说,WADA指出,运动员母亲录制的一段描述DCO(兴奋剂检察官)和BCA(血样采集助理)的视频,已经被公开发布,而这一动作只能由运动员或其代理人完成。

同时,WADA表示,已获悉有人代表运动员与BCA所供职医院的监督机构联系,要求与BCA见面。在此基础上,WADA要求专家组下令,“立即停止[运动员]或其任何代表与DCO或BCA联系、发布他们的个人信息、以任何其他方式恐吓或报复他们的一切企图”。

浅析:这里CAS已是直接提出,孙杨母亲拍摄的视频不该出现在网上,尽管这条视频并不一定是孙杨母亲发送,但如果熟悉诉讼期间的规则,她有义务保护好视频,避免产生不必要的负面效果。

6,第27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当DCO(兴奋剂检察官)要求提供尿样时,运动员质疑DCA(兴奋剂检测助理)陪同观察运动员提供尿样的授权和文件。运动员拒绝在DCA在场的情况下提供尿样。这名运动员和持续增多的随从(他的母亲和私人医生在场,另两名中国体育官员通过电话参加)坚定地坚持表示,DCA没有出示充足的文件,因此不会提供尿样。

浅析:尿样细节上,孙杨母亲对事件起到了比较重要的推动作用,即阻拦工作人员收取孙杨的尿样。对此,同时也需指出的是,CAS认为造成了无法收验结果,检测小组也可能要承担部分责任。

7, 第27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关于运动员及其随行人员阻止DCO(兴奋剂检察官)采集血液样本的行为,他们讲述的原话如下。

运动员承认:“我很不满,并告诉他们,他们无权带走采集的血样”,“因此我坚持保留血样。”运动员的私人医生(巴震,曾违反反兴奋剂规定,给运动员服用违禁药物,后来,他违反规定,在禁赛期内继续为运动员从事保障和支持)来到现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告诉(DCO)她不能带走血样”,然后“我重申了我们的立场,即血样不能带走。”

这位运动员的母亲回忆说,巴医生“强烈反对”IDTM团队的“带走血样”,另一名运动员随行人员,韩医生“明确表示,(BCA)不能带走血样。”

浅析:这里是对现场的还原,引用了孙杨、孙杨母亲、巴医生、韩医生的原话。但CAS也直接备注,巴震是有过“兴奋剂禁赛前科”的医生,听取他的意见显然不够明智。

8,第62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专家组指出,事件的相关证据并不完全清楚。运动员表示DCA(兴奋剂检测助理)在房间内给他拍了照片和录像。运动员的母亲在书面声明中表示,DCA在“未经运动员本人许可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手机一直拍摄照片和视频”。DCA说,他从背后给运动员拍了两三张模糊的照片,但不承认有任何录像。

浅析:CAS直接指出孙杨母亲指出的“录制视频”,与对方证词不符合。结合下一条,CAS方倾向于采信兴奋剂检测助理的说法,即没涉及视频的录制。

9,第63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DCA(兴奋剂检测助理)没有当面作证,也没有接受讯问和交叉盘问。专家组的结论是,运动员、运动员母亲和DCO(兴奋剂检察官)的证词证实了DCA的书面陈述。专家组认为,检测收集过程中,DCA至少拍摄了三张运动员的照片。

浅析:与上条一样,还是拍摄照片的证词。但CAS在报告中指出,尽管IDTM兴奋剂检查助理(DCA)在检查过程中存在拍照的不当行为,但这无法构成孙杨“暴力抗检”的正当理由。

CAS还强调,此类事件正确的处理行为应该是,运动员需在当时(如有必要,也可以在随后)记录自己对整个检查过程的反对意见,并允许兴奋剂检查官带着已经采集的血样离开。

10,第65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专家组根据Troicki(特洛伊基)案的推论(6年前,WADA令特洛伊基提供尿液和血样以供检测,特洛伊基仅提供了尿样,并没提供血样,被禁赛18个月),指出证词中,运动员、他的母亲和巴震医生的证词,没提到DCO(兴奋剂检察官)警告运动员可能面临的法律后果。

然而,根据此前收集的证据,专家组结论认为,DCO反复警告了、或至少试图警告了运动员不遵守血样采集程序的后果。

浅析:孙杨母亲的证词没有提及被警告这样做(拒绝带走血样和尿样)的后果,但调查显示,这个证词与事实有出入。

同时,特洛伊基的案件对于孙杨案是重要的判例,当年特洛伊基提供了尿样,拒绝提供血样,仍被禁赛了长达18个月。如果当晚,有法律专业人士在现场提醒孙杨等人其中的利害,孙杨本有机会逃过这次八年禁赛。

11,第66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专家组同意国际泳联兴奋剂专家组的意见,即警告很可能因现场噪音而被忽略。然而,与国际泳联兴奋剂专家组的结论相反,(CAS)专家组的结论是,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应归咎于运动员的行为,由他负责。运动员应尊重DCO(兴奋剂检察官)的权威,因为DCO经验丰富,运动员熟知这一点,根据已知证据,运动员非常清楚地没有这样做。

根据收到的证据,专家组无法得出以下结论:DCO对运动员未能听取警告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或者说,孙杨,他的团队,还有她似乎对儿子起了最有害作用的母亲,有权无视DCO的观察,即当时的事态发展是孙杨可能无法遵守(这次“赛外检查”的流程)。

浅析:“as well as his mother, who seems to have played a most unhelpful role to her son”,这里CAS直截了当地指出孙杨母亲“似乎”对儿子起到了最有害的作用,可以看做CAS对此次事件中,对孙杨母亲做法的总结,甚至表达了对孙杨母亲的态度。同时,CAS点出孙杨一方应该尊重检察官的权威,也是一个重要的补充说明。

12,第68页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译文:即使运动员和他母亲的回忆完全正确——在专家组看来,还远远不能被确认是——DCO(兴奋剂检察官)告诉过运动员“如果你能拿出血样,就去吧”和“你自己想办法”。这些并不足以证明DCO建议运动员去销毁血样,也不能表明DCO是主动结束了血样采集工作。

浅析:“即使孙杨母亲的回忆完全正确。。。也不足以证明”,这里CAS对孙杨母亲作证价值的总结很清晰,即她的证词无法得出她的结论,解释她的行为。

在孙杨裁定被禁赛八年的判决出来后,孙杨的母亲杨明也在朋友圈发布了长文,揭露了孙杨第一次因药检被禁赛的内幕,并表达孙杨遭受了委屈,20多年在泳池的所有奋斗都被强权和谎言扼杀。不过随后孙杨母亲的这条朋友圈就删除掉了。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以下是孙杨母亲朋友圈全文:

彻夜难眠,无力、无奈,儿子20多年来的泳池奋斗,就这样被强权和谎言扼杀。儿子克服了那么多苦难,承受了那么多委屈,全都融化在了水里。仔细想来,在几件事情的处理上,我对得起领导,对得起组织,却对不起儿子。

2008年11月,孙杨因感冒后出现了胸闷、心悸不适等症状,经浙江省5家医院的专家小组会诊后,认为孙杨存在心肌缺血情况,与感冒病毒感染损伤心肌有关,建议他服用“万爽力”以治疗心肌缺血、保护心肌。“万爽力”是医学临床常用药,也是心血管专科医生治疗心肌缺血症状的常用一线药物,主要成分为盐酸曲美他嗪,孙杨偶尔心脏不舒服时按照医嘱服用,这在当时完全合法。一直到在2014年1月1日,此药变成了“赛内禁用、赛外可用”,中国反兴奋剂网站和下发给所有运动队的《2014年版反兴奋剂禁药名单》和《运动员手册》中都没有进行更新,运动员对此毫不知情。

孙杨当年进行了脚趾的甲沟炎手术,恢复了一个月参加5月的全国冠军赛,因为参加的项目多心脏不舒服,使用了“万爽力”,没想到在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检查中查出阳性。

这时所有人才知道《2014年版禁药名单》进行了更新,7月份国内开听证会,8月份对他的处罚决定是口头警告、罚款5000元。等到亚运会结束后10月份,有领导来劝说我们:“如果这样的处罚结果报上去,可能会通不过。反正现在亚运会已经结束了,不会影响成绩,最后结果也不对外公布,我们可以把处罚说成是2015年5月份到8月份禁赛三个月。”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孙杨的第一反应是坚决不同意,但是我觉得既然领导代表组织来劝说,肯定都想好了后果,不会有问题,也要维护领导和组织的面子,反复给他做工作,他还是不同意,我越权替他答应了。结果,领导和组织的面子周全了,这却成为孙杨运动生涯的最大耻辱。

关于WADA和CAS,体现出了体育界里的政治与偏见,霸权与欺凌,话语权和规则解释权在谁手里,一目了然。

但是在代表孙杨参与国际泳联听证会和国际体育仲裁会听证会的律师问题,我轻信他人,没有坚持到底,没有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中心某领导给孙杨指派的律师能力不强、资历不够、多次在关键地方遗漏孙杨的证词和对方的致命弱点。在我们反映该律师能力不足时,多次要求换人时,该领导坚持不让换律师,并威胁说:“如果换律师,我们就不管你了。”此外领导推荐来的瑞士律师不作为,就连听证会翻译的重要任务,都是临时从翻译公司找来的翻译,其能力在听证会上的表现可见一斑。

当然,这些事情都不是孙杨和我们个人能够选择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当恶人,态度再强硬一些,坚持换掉不合格、不称职、不敬业的律师,那样不用等到国际泳联听证会就完全水落石出。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孙杨被坑?CAS报告:孙杨母亲证词作假她或对儿子起最坏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