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编译 | 金书沁

3月3日,2020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宣布,来自爱尔兰都柏林的伊冯·法雷尔(Yvonne Farrell)和谢莉·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成为这项“建筑界的诺贝尔奖”的第47位及第48位获奖者,暨第4位和第5位女性获奖者。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为了表彰她们对待建筑及创作方式永不妥协的敬业实践,对合作的坚韧信念,对同行的慷慨分享——尤其是在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等活动中的表现,为了她们对追求卓越建筑的长久承诺,对环境担负责任的创作态度,她们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同时对各个项目地点的独特性兼收并蓄。”今年评审辞中对于法雷尔与麦克纳马拉的获奖理由概括道。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擅长“在宏大的建筑物中以人的比例保持与环境的亲密感”。评审委员会主席斯蒂芬·布雷耶法官解释:“也就是说,目前全球半数以上人口居住在城市环境中,而其中许多人负担不起奢华享受,那么我们该如何建设住房和工作场所呢?”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以众多公共性建筑作品体现了普利兹克奖的宗旨,即以所有的建筑作品致敬建筑艺术,为人类社会做出持续贡献。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两位建筑师都曾就读于都柏林大学建筑学院,并在校园相识。毕业后,两人获得留校任教机会,1978年在执教期间于都柏林建立了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格拉夫顿为事务所最初所在的街道名称。成立40多年间,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专注于教育类建筑、住房项目以及文化和公共机构等项目,代表作包括秘鲁的利马工程技术大学、意大利米兰的博科尼大学、都柏林的北国王街住宅、爱尔兰纳文的索尔斯蒂斯艺术中心等。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2008年,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的第一个国际委托项目---米兰博科尼大学获得于巴塞罗那举办的首届世界建筑节(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的年度建筑大奖。2012年,格拉夫顿以“建筑成为新地理”为主题的参展作品获得2012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银狮奖,法雷尔与麦克纳马拉也在2018年共同担任了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2015年,利马工程技术大学的校园设计项目取得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RIBA)2016年首度创立的RIBA国际奖。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教育类建筑是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最出名的作品,其中,利马工程技术大学是近年来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所完成的最具挑战性的项目之一。校园坐落在居民区与深谷里的高速公路之间,建筑师们采用了垂直布局的退台式建筑,退台形成的开放空间可以引入海风,缓解当地的湿热天气。如何使得建筑物更好适应当地气候、地形,更好与周围环境进行对话,是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的作品中始终体现的对建筑物实用性的思考。在她们2009年的作品都柏林财政部办公楼中也可见一斑,独特的窗户设计,加之格栅的使用,新鲜空气得以在整体建筑物中顺畅流通。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普利兹克评审委员会评论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荣建筑另一大特点是,对建筑物复杂分区的处理,“景观能够将深层内部空间与更宏大的外部空间连接起来,让自然光可以穿透进来激活建筑物深处的内部空间,通常来自天窗或高层窗户的光线会贯穿建筑物的整个内部空间,”这一点在帕内尔广场文化中心和城市图书馆、洛雷托社区学校、帕莱索的矿业电信学院集团等作品中都有着很好的体现,自然光线的引入使得空间与空间之间更流畅地衔接。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麦克纳马拉认为:“建筑是人类生活的框架。它为我们提供栖身之所和归属感,并将我们连接到外部世界,这可能是其它空间塑造学科所无法做到的。”法雷尔补充道:“我们行业的核心在于发自内心地相信建筑至关重要,这是人类发明的一种文化空间现象。”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

普利兹克奖于1979年由杰·普利兹克和妻子设立,为全球主要建筑奖项之一。第一位普利兹克奖女性得主为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王澍为我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普利兹克奖得主。

图片来源:普利兹克建筑奖官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设计 » 2020普利兹克奖花落两位爱尔兰建筑师,她们的低调建筑中蕴含着多大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