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剑卿专访⑥」回顾职业生涯,他想到了两个高光时期

聊了一通当教练的初体验,小毛换了个姿势靠在床头,我们的话题回到了球员时期的他。几乎是以一种倒叙的方式,听他回顾并不遥远的去年年初,一直到初登土伦杯舞台的那段时光,这期间实在有太多太多故事和细节,情到浓处,他也会从床上蹦起来。

“我曾是同龄段中上海最好的球员”

从2004年到2019年初,16年职业生涯里,毛剑卿的经历充满色彩。不少“80后”的记忆中,他还是那个在土伦杯上单挑洛佩斯+阿莱士这对巴西后卫的天才少年,那一批1985-1986届球员中,涌现了诸多耳熟能详的名字,除毛剑卿外,还包括了朱挺、周海滨、陈涛、冯潇霆、万程等,现国家队队长蒿俊闵虽是1987年出生,不过也一度被调入该队中,中后场则汇聚了谭望嵩、刘宇、王洪亮等。从前锋到边前卫,替补或者主力,小毛都经历遍了,如此光鲜的履历之下,他又是如何评价自己的呢?“我曾是同龄段中,上海最好的球员,即便在全国都能排一排。”这样的口吻,或许是大众更熟悉的那个毛剑卿。

「毛剑卿专访⑥」回顾职业生涯,他想到了两个高光时期

成名于土伦杯,在国家队发光,那些年少成名的故事,在毛剑卿身上,都能找到共鸣。“2005年我入选了国家队集训名单,2006年在亚洲杯预选赛中出场,到现在我还记得,小组赛第五轮,我还进了球,在第三方场地踢的......”他说的是那场与巴勒斯坦的比赛,对手将主场设在了约旦,结果中国队2比0取胜,和小毛一起完成进球的,是另一名上海球员、现上港俱乐部的副总孙祥。如此算来,1986年出生的小毛,在19岁的年纪就入选国家队,20岁为球队在国际比赛中进球,若以近几年的U23政策为参照,当时的小毛甚至能够以U20的身份在俱乐部的比赛中踢上球。

头顶国字号的光环,小毛很快也在申花队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作为昔日申花1985-1986届的佼佼者,小毛的起点、待遇等各方面都要高出同龄人一些,在很多人眼中,毛剑卿就是这家俱乐部的孩子,是绝对宠儿,家长们都知道他生来任性,但从未想过放弃乃至严惩,甚至历来都是怀柔手段教育。这一点,从他在2006赛季一度被下放预备队一个月后,回归第一场直接进入首发就能看出。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兜兜转转一圈后,直到2017年才真正回到上海完成落叶归根,发布会上,他的眼泪呈现在无数人面前,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些“如果没有出去,现在会不会好一点”的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曾有答案,毕竟很多事情如果可以选择,我们都能做得更好。

“踢球时是一个兵,现在要学当帅”

上海、北京、西安、浙江、青岛、石家庄、深圳,这是踢球时,小毛效力球队所在的几座城市。每到一处,他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迹,或长或短,却总有一些细节让人记忆犹新。这些日子带给他的,除了足球,还有朋友,以及人生。

「毛剑卿专访⑥」回顾职业生涯,他想到了两个高光时期

职业生涯的高光时期,小毛想到了两个时期,2007年亚洲杯,以及30岁时效力石家庄永昌。前者,人们都很熟悉了,作为朱广沪手下的主力左前卫,在一名对自己了如指掌的主帅手下,小毛踢出了一届精彩的杯赛,对阵伊朗的那脚凌空抽射,以及比赛中多次强势过人,是其在土伦杯成名之后,又一次在国字号球队当中闪光。至于永昌时期,当中包含了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亚森带队时,我第一场就首发了,有时候也真的挺怪,一拼就拼出来了,那会儿膝盖也会积水,但就是调整的好,要说体重也不轻,86公斤了......”毛剑卿说。

2015年加盟永昌时,他30岁,前一年刚刚经历了一个赛季的中甲生涯,很多人觉得,这是他证明自己的机会,不过对小毛而言,他并不愁下家。事实上,除了永昌,当时还有另一支中超球队一度接近引进他,甚至已经备好了合同,然而最终却因为俱乐部自身的架构变化作罢。

「毛剑卿专访⑥」回顾职业生涯,他想到了两个高光时期

效力永昌的第一个赛季,小毛16次首发出场,为球队打入4球,若非后期受到伤病困扰,这个数字或许还会更多。到了第二年,他26次出战,打入5球并送出2次助攻,本土球员中除了武磊,他的数据几乎就是国字号水准。除了自身的能力和投入外,在小毛眼中,激发自己的关键因素,还有教练,“他非常信任我,其实不光是我,他对队里的每个队员,都非常了解,清楚所有人的状态,这才有了全队的凝聚力。”

加盟永昌后,球队在左路同位置上还有原本的队内核心黄凤涛,结果正是在亚森的力主下,将小毛推向了首发,主帅的魄力和决断,给了小毛更多的动力,一如最初他说的那样,“士为知己者死。”同时,这也给如今做教练的小毛提供了借鉴,“亚森有这个魄力,也因为当时球队在他的带领下实现了冲超,如果不是这样,换成我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够做到这样,既要完成我认为的正确的选择,又要协调好队员以及俱乐部层面的关系,确实还有很多需要学习。曾经踢球时,我就像个兵,被别人指挥,愿意去卖命。现在开始,要学着做‘帅’,多考虑一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毛剑卿专访⑥」回顾职业生涯,他想到了两个高光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