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过去两年走红网络的竹鼠,因为被点名为“可能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野生动物”,1月21日以来被全面封控,养殖户们在忐忑中等待了一个月后,再次遭遇重击。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而竹鼠正是“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一般简称为‘三有动物’)”。2000年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中,收录了1591种物种,花白竹鼠、大竹鼠、中华竹鼠、小竹鼠均在其中。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恐慌等待

“一片哀嚎,”当被问及养殖竹鼠的小伙伴们对这一消息的第一反应时,何天水这么说,“看不到希望,很多人都准备慢慢将鼠饿死算了、不再投钱喂下去了。”

何天水是广东茂名信宜市怀乡镇人,这里地处粤西南山区,素有“竹子之乡”的美誉,大量的竹子加上本地种植的甘蔗,是喂养竹鼠的绝佳饲料。当地有不少养殖竹鼠的农户,单单何天水所在的益富农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就有60多个养殖户。

2014年,曾在深圳打工十几年的何天水返乡创业,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彷徨后,决定养殖竹鼠。他从几对开始试养,2017年投资了20万兴建了专门的养殖场,到现在养殖的竹鼠已经有600多只。

“投了几十万,到头来破产了,”何天水发了一个“唉”字后再没有回复消息。

近年来,竹鼠养殖发展快速,特别是以华农兄弟为首的竹鼠视频在互联网上走红后,竹鼠普遍供不应求,但是,风生水起的竹鼠产业在农历鼠年春节的销售旺季被按下了暂停键。

1月20日晚间,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在钟南山接受采访的第二天,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野生动物市场监管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对竹鼠、獾等可能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野生动物,在其饲养繁育场所实施封控隔离,严禁对外扩散,禁止转运贩卖。”接着,各省市也都下达相关禁令。

在全面封控的过程中,竹鼠养殖的从业者们对未来仍抱有期望,养殖户们一面继续喂养竹鼠,一面等待疫情解除后交易的恢复。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现在禁令升级——从禁止交易到禁止食用,而餐饮是国内竹鼠养殖的主要出路,也是近年竹鼠产业得以快速扩张的根本原因,禁食相当于阻断了竹鼠养殖产业的销售渠道。

“下一步不知道怎么办,” 广西南宁大满村宜民中华竹鼠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农振飞告诉界面新闻,“我们的规模这么大,几千万的投入,两万多只竹鼠,饲料都得外购,这些都要花钱。”

农振飞早在2009年就进入了这个行业。“我以前做别的生意,”他说,“那个时候有人养竹鼠,一两年后买车买房,我就去考察了一下,前四年因为技术不过关,基本都亏了。后来外出多方学习,从2014年开始盈利。2019年在政府支持下新建了一个30多亩的基地,一半的投入是我们自己的,一半的投入来自银行贷款。”

湖南邵东万顺特种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赵洣铮入行相对较晚,“有两年了,投了300多万,现在养了大概有2000多只,”对于未来,他只简单说了一句,“等通知吧。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同样的,还有很多野生动物,现在经过养殖后逐渐被端上千万人的餐桌上。比如说中华鳖。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甲鱼到底能否保证食用安全?

甲鱼,学名叫作鳖,是中国常见的养殖龟种,规模化人工养殖已达40多年,养殖区域广泛,分布在两广、两湖、江浙等20多个省市。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但近日,暨南大学吴建国课题组与湖北医药学院附属人民医院刘龙在期刊Medical Virology上发表论文称,龟类(西部锦龟、绿海龟、中华鳖)也是潜在的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引发人们对食用甲鱼等龟类的担忧。

随后,很多专家对此驳斥,称没有证据显示甲鱼会传播新冠病毒。

浙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教授邵庆均表示,前述文章说的“从具有ACE2受体41和353位的RBD域中的Asn501来看,龟类和穿山甲似乎比蝙蝠更接近人类”的结论完全错误。蝙蝠属于哺乳类,龟类怎么可能更接近人类?这一研究结果违背了动物分类法基本原则与常识。

中国农业农村部水产养殖病害防治专家委员会淡水鱼组组长曾令兵则公开撰文表示,龟鳖不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他表示,迄今为止,全世界也没有发现和报道过人鱼共患传染性疾病,因为变温的水生动物与恒温的哺乳动物生活在完全不同的环境,水生动物病毒不可能感染哺乳动物,哺乳动物病毒也不可能在水生动物体内增殖。包括龟、鳖等,水产养殖动物是健康的,食用水产品是安全的。

广东海洋大学教授鲁义善表示,没有证据、没有报道、也没有先例,龟鳖类的病毒病可以传染人。任何一种动物都有其特定的病原区系,所以给任何一种动物扣上“病毒库”的帽子都是武断的,更何况是关系到百万从业人员、千亿经济效益的养殖动物,更要慎之又慎。

龟鳖养殖业齐声反对 影响从业者数百万人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立表示,目前中国甲鱼的饲养是有很大规模和可靠技术的,禁食会直接影响到相应的水产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商品甲鱼产量约35万吨,年产值达500至600亿元,再加上上下游产业链,年产值超千亿元,产业从业人员数百万人。另外,深圳所在的广东省,2019年中华鳖放苗量达到1.1亿只,年产中华鳖约6.3万吨,从事中华鳖经营企业达200多家,专业养殖户约1300户,相关从业人员超过1.1万人,年产值超过36亿元。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深圳的征求意见稿甫一出台,就有不少龟鳖产业协会、养殖企业递交意见书,纷纷发声反馈意见。

广东省龟鳖养殖行业协会表示,广东省是养殖大省,龟鳖强省,其禁食决定关涉到诸多从业人员。“恳请政府三思而后行,勿将龟鳖列入禁食行列,给千千万万从业人员一条生路!”

杭州市龟鳖行业协会表示,我国民众圈养和食用甲鱼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浙江有多个全国消费者喜欢、认可的甲鱼品牌和甲鱼深加工产品企业。更有以甲鱼,乌龟关联的上市企业公司,是浙江部分农民的致富产业与生存产业。目前全国20多省都有甲鱼养殖,已是我国淡水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我国农村农民养殖致富的特种养殖业之一。建议贵部门区别对待,不要把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

另外,网上公开发布的还有佛山市顺德区龟鳖养殖协会、湖南省龟鳖产业协会、惠州市渔业协会、广东绿卡实业有限公司等机构的反馈意见。

甲鱼到底会不会被禁食?

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决定》,凡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可以看到,水生野生动物不在国家的禁食范围之内。

专家表示,深圳将甲鱼列在禁食范围属于特例,对于一些国家层面里没有禁食的物种,不同省份要综合考量物种资源的情况、需求、文化等因素,再行规定。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暂未就《决定》专门公布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2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养殖两栖爬行动物,目前农业农村部正在和国家林草局协商,调整完善相关的目录和配套规定,进一步明确禁食的范围。

近日,很多人都在为《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通过而拍手称快,称该决定是“中国的一大进步”。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25日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堪称事无巨细,不仅列出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家禽家畜等可以食用动物的“白名单”,还列出了禁止食用的“黑名单”,包括猫、狗以及蛇、龟、甲鱼、鸟、昆虫等人工饲养动物,并提出食用野生动物按每人1000元起罚。

深圳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的声明中明确说:对于社会比较关注的经人工繁育、饲养的龟、甲鱼、蛇、鸟、昆虫等野生动物,也具有不小的疫病传播风险,无法保证食用的安全性,为此《征求意见稿》将上述动物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

对于深圳此举体现出的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人们纷纷点赞支持,但对于征求意见稿中禁食甲鱼等已经比较常见的人工养殖动物,各方的争论颇为激烈。

  支持派: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反对派: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禁食野生动物名录将发布,竹鼠、中华鳖等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面临大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