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猛犸新闻记者 肖萌/文 受访者供图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河南姑娘王瑶与中国伙伴汇合的路线,需要跨过军事封锁的亚欧大陆桥)

“当时我正在前往伊斯坦布尔的大巴上,已经过了凌晨,大巴行驶缓慢,我看到高速上已经开始有车辆不断调头、逆行,而我们并未停止前进。距离欧亚大陆桥还有两个小时车程,听说那里已经布满了坦克和军队……”

北京时间7月17日凌晨,正独自一人在土耳其旅游的河南焦作女孩王瑶,通过两个多小时的视频连线,向猛犸君讲述了自己过去12小时在土耳其的亲身经历。

王瑶坦言自己“点背”或者“幸运”,之前伊斯坦布尔机场爆炸那天,她买了飞土耳其的机票,如今自己身在土耳其,又赶上了这个国家军事政变。

“她们听到了枪炮声,也看到了有盘旋的直升机”

联系上王瑶时,已是北京时间7月17日凌晨(土耳其当地时间7月16日19点左右),大约20小时前,“土耳其政变”的消息传遍了全世界。

王瑶此时正在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附近的一家青年旅社,这里距闻名世界的博斯布鲁斯——欧亚大陆桥近在咫尺。

视频中,旅社处在地下室,一间房内有10张上下铺,王瑶蜷缩在其中下铺的一角。她告诉猛犸君,严重的发烧让自己感觉到浑身无力,而发烧的原因估计是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未眠。

回忆起过去的20个小时,整个青旅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围在一起一夜未眠,王瑶说自己的心情是从开始的无所谓到害怕,再到如今淡定,仿佛经历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好在如今赶到了有中国人的地方,这里还有两个来自安徽和湖北的女孩,政变发生的凌晨她们就住这里,她们听到了枪炮声,也看到了有盘旋的直升机。”王瑶说。

土耳其当地时间7月15日23时,土耳其传来消息:军方人员发动政变。根据后来各新闻报道,王瑶现所在的欧亚大陆桥附近,已是布置了坦克和军队,甚至在桥上与民众发生了冲突。

“高速上已经开始有车辆不断调头、逆行”

“我并未遇到那样的危险,当时我在从代尼兹利到伊斯坦布尔的大巴上,已过了凌晨,大巴行驶缓慢,我看到高速上已经开始有车辆不断调头、逆行,而我们并未停止前进。”从代尼兹利到伊斯坦布尔,580公里的路程,这辆大巴开了整整一夜。

王瑶告诉猛犸君,发生土耳其政变的消息,自己竟是从朋友圈和国内朋友的问候中得知。

因已凌晨,又在大巴上,全车十几个乘客几乎均已入眠,只有她一个中国人,手机不断的震动将自己“叫醒”。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全是国内朋友们的关心,大概有1500多条,各种信息让我知道土耳其‘出事了’,但大巴还在往欧亚大陆桥的位置行驶。”随着信息的增多,王瑶意识到“危险”,她告诉猛犸君,此时车上的司机在不断地接听电话,并和乘务员激烈地交流,车辆行驶非常缓慢,而窗外不断有车辆开始调头,在高速上逆行起来。

“我有点害怕了,第一想法是下车,但英语沟通后司机不允许,并告诉我伊斯坦布尔很安全,我只能跟车继续走。在车上的这段时间我胡思乱想了,不断的信息和关心反而让我越来越害怕,但是其他乘客都很淡定。”直到当地时间7月16日早上8点多,汽车在伊斯坦尼布尔郊区的一个小站停下来,而这里距离被军队占领的欧亚大陆桥已经很近了。

“好心土耳其餐馆老板让我去他父母那里”

下车后,王瑶在偏僻的小站感到迷茫。“车站比较宁静,人不多,很多人不会说英语,而且又没了网络,我只能去找网络,想办法和其他在土耳其的国人取得联系,找到他们并和国内的家人报平安。”

王瑶来到汽车站对面的小饭馆,但这里并没有WIFI。已经一夜未眠,身边全是土耳其人,语言不通,又没网络,王瑶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可能是吸引到了饭馆老板的注意,他用手机翻译软件和我交流,并把自己手机的网络分给我。”王瑶当时通过地图看到机场距离自己很近,她开始考虑去机场从而回国。

“但当地人劝我不要去机场,一是伊斯坦布尔机场已封闭,二是机场比这里更危险,他们说军队在机场周围。”

王瑶通过手机网络联络上了正在伊斯坦布尔青年旅社的另一名中国驴友“小一”,但过去找她就需要过欧亚大陆桥,而现在的情形要想通过显然不现实。王瑶感觉自己被“困”了。

“好心土耳其餐馆老板让我去他父母那里,说他们很友善,能休息能洗澡,还有网络。”这些“诱惑”对王瑶太有吸引力,“大胆”的她真的跟着这位陌生的土耳其好心人回家。

“路上人很少,但当地人告诉我这里平时特别拥堵”

“一进门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特别紧。”王瑶说,来到土耳其饭馆老板的父母家,他的母亲一见面就给自己这样的“待遇”,而这个拥抱让王瑶紧绷的神经放松了。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政变发生后,土耳其餐馆老板将河南姑娘邀请家中,其父母为她做饭照顾)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很温暖,我们虽然只能通过手机翻译沟通,他们两位老人一直在安慰我,一直在微笑。你知道是什么感觉么?当我在他家洗完澡出来,真的就是一桌子早餐在等着,这种感觉就像回家。”王瑶说。

王瑶告诉猛犸君,通过这个家庭中的电视看到,新闻中一直在播放土耳其政变消息,但这家人表现得没有恐慌,仿佛没发生什么。而吃饭时,他们看着电视中的政变消息,还在笑着聊天。

饭饱后王瑶睡了3个多小时,醒来是在当地时间7月16日下午1点多,但醒来后浑身没有任何力气,甚至起不来身,是两位老人将她拉起。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好心土耳其夫妇将送河南姑娘前往“蓝色大教堂”附近)

好心的老板决定陪同王瑶前往“蓝色大教堂”附近,将这个中国女孩安全送到她朋友们的身边。

“高速上没什么车,相反高速两旁停了很多车,我看到人们有的躺在车里,有的在公路上站着,并没有往伊斯坦布尔的城市中进。而我们选择的是公交,公交车上人也很少,路上私家车也很少,但当地人告诉我这里平时很拥堵,特别拥堵。这也许是最大的变化。”欧亚大陆桥还在封闭阶段,王瑶和餐馆老板随后又乘船跨过博斯普鲁斯海峡,直到下了船,将王瑶送到旅店,好心的餐馆老板才离开……

“蓝色清真寺”传来的唤礼词 一切都显得很宁静

当地时间7月16日下午4点(北京时间7月16日晚上9点,左右),王瑶安全到达了伊斯坦尼布尔的青年旅社,并且和其他两位中国姑娘回合。

“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吧,有中国人在的地方就很心安。”当地时间晚上7点,王瑶通过视频向猛犸君展示旅馆附近的街道。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王瑶与猛犸君视频连线,视频中政变后的伊斯坦布尔街道 距离欧亚大陆桥近在咫尺 )

通过视频看到,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车辆多停在道路两旁,街道上偶尔驶过出租车。视频中,街道边的商店也多数开门营业,还有位老人在道路旁坐着晒太阳,而且可以清晰听到“蓝色清真寺”传来的唤礼词,一切都显得很宁静。

“很正常,如果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感觉和往常一样,但这里的姑娘告诉我,凌晨时处处能听到枪炮声,出了旅馆们就能看到空中直升机盘旋,声音会特别大,所有人在中午12点之前都不允许出门……但现在,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王瑶说,伊斯坦布尔是自己在土耳其的最后一站,得到机场安全开放她将从这里飞走,因为土耳其只有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才能出境。

“见到中国人我心里会很踏实”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我下午和父母联系,让他们放心。最让我感动就是那么多朋友给我发信息。全世界好像都在关心土耳其,但我看到的这里也许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严重,见到中国人我心里会很踏实。”王瑶说。

28岁的王瑶曾一人去过很多国家,她告诉猛犸君,自己的目标是30岁以前走30个国家,现在28岁,已走过10多个。

“但是接下来我要放松自己,不赶这个目标,随心而欲去享受生活、享受旅程。或许很多人羡慕我的生活,但我会把工作和旅行安排合理。”焦作女孩王瑶说本来自己这次旅行决定从伊斯坦布尔到约旦,接着还要去埃及、迪拜、印度、尼泊尔,最后从西藏回到河南。“是这么计划的,但是现在不确定,如果这两天伊斯坦布尔发生危险,我想我会马上回国。”王瑶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政变发生后 在土耳其的河南女孩亲述经历:她们听到了枪炮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