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

这段时间,我们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新冠肺炎疫情上。在中国,希望的曙光刚刚闪现。韩国、日本疫情又相继爆发。一直跳动的全球确诊数据,看得人心慌。▼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大家关心疫情何时能结束的同时,有关这场疫情的传染源也频频被提及。从将蝙蝠作为源宿主的头号嫌疑,到将穿山甲视为可能的中间宿主……动物和人类的关系,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早已习惯了向自然过度索取,习惯了作为傲慢的支配者,决定地球上其他生物的命运。这不禁让人怀疑,作为命运共同体,人类、自然和野生动物,真的能和平共存吗?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最近,由朴信惠担任嘉宾、金宇彬旁白配音的韩国纪录片《人类-动物》,带我们直面了震撼人心的一幕。印象中的大象: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可现实中的大象: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在《人类-动物》中,朴信惠对它的第一印象是——腐臭。那是一只死去不到1个月的大象。因为空气干燥,它的尸体很快只剩皮囊,远远地散发出刺鼻的尸臭味。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再仔细一看,这头大象没有脸。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哪怕看过很多次动物被猎杀的画面,此刻还是会惊讶于人类的残忍。大象在死前经历了什么?为了让大象失去防御能力,偷猎者先切断它的脊椎,这就相当于麻痹一样,让它完全无法动弹。紧接着,偷猎者为了获取更长的象牙,在大象还活着的时候,就用电锯锯下了它的脸。想到这样的画面,本以为做好了足够心理准备的朴信惠,失声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明明在2017年以后,国际上全部禁止了象牙流通。诡谲的是,偷猎者反而在不断增多。谁能想到呢?自象牙交易非法化之后,象牙的价格竟然跟着水涨船高。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销毁象牙,象牙价值上升,于是反向刺激了偷猎行为。另一方面,非洲40%的大象生活在博茨瓦纳,博茨瓦纳政府却在19年9月解除了禁止捕猎大象的政策,准许狩猎。而且,象牙工艺品在很多亚洲地区,仍然进行着合法交易。有数据统计,从2007-2014年,非洲象的数量减少了30%,之后的6年里,更是正以飞速接近灭绝。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大象们的噩梦,远不止如此。躲过了偷猎者,躲不过干旱的环境。据当地的动物保护工作者说,由于气候变暖,很多地方出现干旱,大象群移动距离变长,所以猝死的大象在渐渐增加。罪魁祸首依然是人类。人类的存在对大象而言,本身就是种威胁。越来越多的人口,抢夺了大象生活的领土,破坏它们的栖息地。这就意味着大象们需要的食物和水全消失了,等同于杀死它们。知道了这些,再无法直视天然呆萌的小象。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不禁想到,将来,等这群幼年小象长出象牙,也会面临偷猎者的围追堵截,和干旱的环境吧。不过在那之前,它们要面临的可能是另一种难以磨灭的痛苦。大象的记忆里很好,家族归属感十分紧密。令人心疼的是,很多小象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母被杀害的一幕。它们知道自己是谁。目睹家人的死亡,只会给它们的心理带来巨大的打击。大象,会一辈子记得人类的所作所为。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长着象牙的非洲象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有象牙的亚洲象,情况也不乐观。泰国人将大象视为神圣的象征,是和菩萨一起下凡的灵物。在每次大型宗教仪式活动中,一定会有大象的身影。然而这并未使它们免受奴役和伤害。在泰国,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大象遭遇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骑乘?画画?踢球?时至今日,这依然是马戏团的固定演出项目。在泰国,这样的表演太普遍了。除此以外,你还会看到它们拉木头,并出现在寺院祭祀等各种活动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是大象天生温顺吗?说真的,野生动物怎么可能做这些动作?!窥探到背后的真实之后,再来看到这些大象“欢乐”地给大家表演,再也笑不出来。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事实上,为了抹杀大象的野性,泰国有一个传统的仪式。泰国人将出生未满2年的小象,强制带离母象身边,并被绑在一个几乎难以逃脱的笼子里,圈禁10日。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小象全身被扎刺,暴打等酷刑。也会被弹弓或长棍戳瞎双眼。人类无视它的挣扎,使得它在极致的痛苦中,逐渐失去记忆和自我。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如此地狱般的折磨,堪称酷刑,是为了抹杀大象的野性的传统仪式。与其说是「驯化」,不如说是「虐待」。被如此对待的大象,有的会死去,有的昏厥致死,有一部分大脑出现障碍。即便侥幸活了下来,也注定逃不过长达几十年的被奴役生涯,以及「干活至死」的命运。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有一只叫“缇基里”的大象,就经历了这样悲惨的一生。它晚年时,已经老得都抬不动腿、眼睛也无法紧闭了,还在参加祭祀活动。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对大象的主人而言,它不过是赚钱的机器。哪怕“缇基里”早已瘦骨嶙峋,它的主人依然毫不在意,让它继续“工作”。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这是大象经历了50年残酷奴役后真实的模样。照片曝光一个月后,它就带着被人类虐待的记忆断了气,至死都没等到重获自由的那天。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除了大象,其他野生动物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还记得日本太地町那个海豚村吗?因为对海豚惨无人寰的捕杀方式,太地町一时间震惊全世界。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在过去的10年间,国际社会对它的指责不曾停止。不过,这未能阻止太地町对海豚的捕杀、贩卖和食用,反而酿造了一出更大的悲剧。无法想象,为了防止出现触目惊心的血海,渔夫们所做的,并非是停止杀戮。反而在用长铁棍戳穿海豚的脊柱后,立刻堵住出血的伤口,这样血就不会流到体外。他们自以为借由这种方法,残忍行径就不会被外界发现。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和人一样,海豚能认识到自己的存在,能够感受到痛苦和恐惧。海豚遭受了巨大痛苦死去,而亲眼目睹家人离开的“幸存”海豚,则只能带着惨痛的回忆,被关在网箱里生活等待上场表演,日复一日,直至死亡。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在丹麦的法罗群岛,当地人也集体捕杀鲸鱼。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他们不在乎外界的视线,也没什么负罪感,原因仅仅是——这是他们的传统。这样的传统真的值得尊重吗?要知道,太地町当地的渔民并非为生计所迫。相反,因为捕杀海豚,他们都非常富有。而法罗群岛的人们,无论是兴致勃勃围观的,还是激情澎湃参与的,大家乐在其中。当地人更是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能感受到肾上腺素在血液中流淌,非常享受。”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说到底,在这个世界上,人类大概是唯一一种为了满足私欲,而频繁杀死其他动物的生物。无论是象牙交易、动物表演、捕杀海豚……不过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私欲。这些冷血、奸诈、自私的人类,心里想的估计只有怎么赚更多钱,怎么戏弄“低等生物”来获得感官刺激吧。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在《人类-动物》中,金宇彬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人类是地球生态界的伙伴,还是仅仅是傲慢的支配者呢?”昭然若揭。一直以来,都是人类高高在上地企图毁灭自然。就因为一句“穿山甲鳞片能通乳”的谣传,这种动物就要被剥皮吃肉。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有传言说,犀牛角可以治疗癌症,作为男性性功能治疗药物使用,偷猎者就对它们开始了赶尽杀绝式的猎杀。就这样,在50年间,北部白犀牛的数量从6000多只,到如今全世界仅剩2只雌性。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因为人口激增,跟动物抢夺栖息地,连曾经最凶猛的狮子,也不得不臣服于人类的统治之下。有数据显示,狮子的栖息地缩减了75%之多。专家也曾警告,狮子如果灭绝,草食动物的数量会大量增长,那么,作为它们食物的草和树,就会变得焦土化,非洲也会急速沙漠化。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人,要毁灭自然地一切吗?雨果曾经说过,“大自然是善良的慈母,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蝴蝶效应也告诉我们,“任何微小的变化,都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万物必有其源,少了一个物种,残败的自然生态链又少了一条。经历过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有人敢说,大自然不会报复吗?看看吧,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多灾之年。澳大利亚山火、新型肺炎、菲律宾火山喷发、东非蝗灾……半个地球都在遭罪。放眼世界,东非蝗灾仍在蔓延,我们的邻国巴基斯坦,已经成为受灾最严重的的地区。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蝗虫肆虐,密密麻麻地飞在空中,让人毛骨悚然。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它们就像一直禁锢笼中的野兽,乍一出笼,疯狂且贪婪地袭击着人类和人类的粮食。蝗虫过境,颗粒无数。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而菲律宾的火山爆发,也丝毫没有预兆。轰地一声巨响,就像地球压抑已久的嘶吼。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我们习惯了向自然索取,习惯自然软弱地与我们相处,却不想,一旦自然反击,谁都别想逃离。枪响之后,没有赢家。这场灾难跟每个人息息相关。别再说什么“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什么”了。哪怕是最平凡的人,能做的其实也有很多。等这场疫情过去,更认真地去生活、去保护大自然吧。大自然已经敲响警钟了。放过大自然,就是放过我们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东非4000亿蝗虫肆虐,朴信惠在非洲崩溃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