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丨loop

不知道大家看没看今天的热搜,很多人看了都觉得脑袋一热。

中国科研团队发现,新冠病毒于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两个亚型,分别是L亚型和S亚型。

其中S亚型是相对古老的版本,而L亚型更具侵略性传染力更强。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L亚型在武汉爆发早期阶段较为普遍,而后期的人为干预则给它施加了更大的选择性压力。

相反,因为选择压力相对较小,在进化上较老且攻击性较小的S亚型,可能在相对频率上有所增加。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都惊了——

这病毒到底有完没完?怎么成天变来变去?到底什么时候能摘口罩?

那么,病毒究竟是何方妖孽,今天就带大家探讨一下病毒的前世今生。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对很多人来说,病毒是一种根本察觉不到的小东西,甚至比细菌还要渺小。

如果说细菌是个矮子,那病毒就是“侏儒”,有些病毒甚至还能寄生在细菌身上。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你别看病毒强大,其实它只是个没有生命的“死物”,细菌最起码还有细胞结构,但病毒却连细胞结构都没有。

它只有一层蛋白质外衣,里头包裹着遗传物质,也就是DNA或RNA。

因为长得过于简单,病毒的一生就像契诃夫的悲剧,啥也不会发生。

于是,为了让自己舒服点,病毒会到处寻找宿主。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病毒为何要寻找宿主?

因为它是个脑子里只想着繁殖的小妖精,而繁殖就必须遇到易感染的宿主细胞。

通过其他生命体,病毒不断地复制,进而实现和宿主共生的伟大梦想,而我们人类,就是病毒的宿主之一。

更可怕的是,病毒几乎无处不在。

比如你去逛商场时,每个经过你的人身上,都至少带有4种病毒。

人的一生,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经受病毒的侵扰。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就连广阔的海洋,都被病毒所“主宰”。

半升海水里的病毒,就可能比地球上的人口数还多,约有上百亿。

而这里面的病毒种类可能超过10万,却也仅仅占海里病毒的千分之二十二。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可以这么说,病毒几乎存在于世界的所有角落,它们在海洋里,在森林中,在城市的缝隙,也在每个人的身上。

你根本无法逃离病毒,只能试着与病毒共生。

所幸,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病毒,都能适应人类,就算你喝下一大口充满病毒的海水,也不会感到身体不适,顶多就是有点咸。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病毒甚至对生态系统有益。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就拿海洋来说,病毒每天都会杀死海洋百分之二十的生命物质,释放其营养物质供其他生物使用。

如果海里没有病毒,那么一切将会戛然而止,没有东西能够生长,其他生物也就不会有食物。

你要真说病毒坏,其实它也没那么差,它们甚至还给人类进化做了贡献。

曾有研究人员发现,自从人类与黑猩猩在进化上分离以来,在所有的蛋白质适用中,有30%是由病毒驱动的。

总之,在人类进化的道路上,也有病毒的一份功劳。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病毒,就是这场生存游戏中的boss级人物,它可以让人进化,也可以让人毁灭。

而每一次“毁灭”,几乎都与动物有关。

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通常来自狗、蝙蝠以及啮齿动物。

就像狂犬病毒,它可能是唯一一个发病后造成百分百死亡率的病毒,这也是为什么被狗咬伤后,一定要赶紧注射狂犬疫苗的原因。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再比如,开头提到的埃博拉,其实最早也是在动物体内发现的。

在1976年,非洲刚果的埃博拉河河畔,爆发了一场发生在人类间的病毒感染,导致很多村庄被残酷吞噬。

而从那之后,埃博拉病毒就像幽灵一样,每隔几年便爆发一次。

埃博拉的死亡率超高,患者在被感染后,会出现恶心、呕吐、体内外出血等症状,很多人的死因都是多器官衰竭,而那时,有些器官都已经化成水了……

而这种致命病毒,本不应在人类社会存在。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再比如,名气稍差但毒性一点不比埃博拉弱的马尔堡病毒。

马尔堡病毒的发病死亡率为25%~100%,病状通常为高烧、腹泻、呕吐,身体各穴孔严重出血。

与此同时,它还具有很高的传染性,并且没有任何疫苗或医治的方法。

而它的来源,同样是动物。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其实细数人类历史上流行的致命病毒,你会发现它们基本都与动物有关。

艾滋、鼠疫、非典、拉沙热、中东呼吸综合征……

之前已经说了,病毒它也不傻,只有遇到合适的宿主才能生存,怎么偏偏不独宠动物,突然间就盯上人类了?

在纪录片《病毒为何致命》里,研究人员进入了刚果境内,这里的热带雨林地区,可以说是抗击病毒的前线。

很多传染给人类的危险疾病,都来自于这片中非雨林,其中就包括艾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在当地有很多猴子和松鼠身上感染着猴痘病毒,这是一种类似于天花的疾病。

可这些动物,却是当地人桌上的美食。

人们会带着枪去林中打猎,把猴子等“食物”带回城卖掉,这也就给病毒制造了传播条件。

据当地人所说,他们每天都会吃这些,如果不吃的话就没有力气好好工作……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他们有没有力气工作咱不知道,但病毒确实就这样传播开了。

甚至在当地的孩子身上,你能明显看到猴痘的痕迹。

要知道,这可是一种死亡率高达10%的疾病!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动物身上的病毒,通常对人类有着很大威胁,而每当一种动物病毒传播到人类社会时,都会引起一些恐慌。

因为对于人类来说,这是新病毒。

新病毒总是随时出现,这是人类无法阻止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充分治疗的基础上,再严加预防。

比如说,疫苗。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就像天花,这个能导致30%感染者死亡的恐怖疾病,就被疫苗给消灭了。

为了研制天花疫苗,很多人都做出了极大努力,而在疫苗诞生后,天花也被根除,这是人类病毒对抗史上的伟大成就。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然而,天花呈现的独特生存环境,意味着它可以被根除,其他病毒却拥有天花所不具备的本领——

它们能够改变自己的结构,总是要比疫苗快一点。

这种变异病毒很聪明,人类对它束手无策。

就像艾滋病毒,它能躲过人体的免疫预警系统,悄悄繁殖……

并且在艾滋病毒的复制过程中,它就能不断发生改变,从来不愿意精准复制,这也就意味着人类根本没法研制疫苗。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你可能觉得这种情况很糟,但对病毒来说,这却是它的优势。

因为病毒从诞生开始,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着。

为了活下去,它必须要比人更“聪明”——

稳定的病毒容易被攻克,那就变异呗?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而为了活下去,病毒也在不断升级,“聪明”的病毒通常没有太强的毒性。

他们不愿杀死宿主,一旦宿主死了,病毒本身也没法苟活。

而高传染性,也是“聪明病毒”的特点。

病毒的延续从来不靠“质量”,“数量”才是关键,高传染性意味着它们会找到更多的宿主。

对于这种狡猾的病毒,人类应对它的最好办法,就是提前预防。

而对于新冠病毒也是如此。

它从一开始就跟我们玩传播途径的手段,后来又耍易感人群的花招,在潜伏期的时间长短上也东躲西藏,而如今,它又玩起了突变。

病毒虽然没有大脑,但它在努力适应人类。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新病毒总是源源不断,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也一直在进行着。

只是,如果人类能“安分”一点,从动物间跨物种传播的病毒,会不会少上那么一些?

纵使医学在进步,但依然有很多潜在的“病毒”尚未被发现。

最近,听说科学家在青藏高原和南极的冰核样本中,找到了28组新病毒,以及距今三万多年前的超级远古病毒。

而如果气候变暖持续加剧,导致冰川融化的话,这些被释放的病毒,又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影响?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

自然值得敬畏,

人类并不是世界的主宰。

新型冠状病毒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下次,又会是什么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新冠病毒发生突变:我想谈谈1976年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