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周刊,作者:黄孝光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资料图片)张琦

3月4日上午,在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留置期即将满6个月之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了对他的调查结果。

调查通报列举了张琦5个方面的问题:丧失理想信念和党性原则,背弃初心使命,背离新发展理念,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接受不法私营企业主的宴请和旅游安排;收受礼品、礼金;将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工程项目承揽、土地征收拆迁、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家风败坏,伙同家人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

张琦1961生,安徽寿县人,在海南工作了31年。梳理履历发现,张琦前半程仕途集中在工商、旅游等领域,自2010年起先后主政儋州、三亚与海口三地,围绕土地资源积累政绩。2014年9月,张琦跻身省委常委。

2016年11月,刚刚出任海口市委书记的张琦,到海口市琼山区塔昌村进行履新后的第一站调研。看到村里的大叶油草绿意盎然,他当场要求有关部门加大工作力度,“多种本土大叶油草,少种外来龙船花、小叶草等物种。”

随后,给绿地换草被作为一项政令开始在海口市区推行。然而实际推广发现,大叶油草虽然成本低廉,但长势过快,半个月就得修剪一次,大大增加了人工成本。

类似绿地换草事件,不计成本、胆大敢为是张琦的执政风格。这种风格一度使他成为海南家喻户晓的干部,但也让他非议缠身。“好几次都差点出问题。在儋州因为海花岛环保问题被控告,领导压下去了。在三亚拆迁户游行抗议,轰动一时。”熟悉张琦的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感慨,“这次他是真顶不住了,被抓住了软肋。”

“软肋”指的是张琦任职三亚时期的绿化工程问题。有受访者表示,早年张琦求官心切,为避嫌不惜与亲戚反目;但随着仕途升迁,他逐渐放松警惕,最终败与人情工程。

2019年7月,海南瑞泽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张琦前妻钱玲先后被带走,成为张琦落马前奏。9月6日,张琦亦被宣布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审查调查。

“张琦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典型。”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最新消息,日前张琦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后院起火”

2019年9月5日,张琦等海南省主要领导在省人大会堂召开海南省人才大会,《海口日报》随后在头版头条刊发了相关报道。就在报纸送抵省委大楼的第二天上午,张琦按通知要求到省委开会,在开会之前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因为事出突然,不少媒体将张琦落马形容为“秒杀”。事实上,张琦被查早有征兆。

“事发两个月前,外面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一名海南籍地产商人在张琦下海南之初就与其熟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听到风声后,先后两次向张琦核实,但张琦均称“没事”。传言最终被证实,仍然让他感到惊讶。

张琦亲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琦被查是因为“后院起火”。据他介绍,2019年7月,张琦前妻钱玲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谈话,拒不交代问题。回家后,她曾试图潜逃出境。“都到机场了,但害怕跑了,问题反而败露,于是又犹豫了。”7月25日,钱玲正式被带走调查。

钱玲比张琦大一岁,坊间称其为“钱姐”。多方信源称,“钱姐”借助张琦的关系,在三亚插手了不少园林绿化工程项目。

2015年上半年,国家住建部发函,将三亚列为全国首个生态修复与城市修补(下称“双修”)、地下综合管廊与海绵城市建设(下称“双城”)试点城市。时任三亚市委书记张琦表示,“要举全市之力做好‘双修’‘双城’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所突破。”

此后,三亚大型绿化工程项目逐渐增多。早前媒体报道,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是相关项目最有力的竞争者。搜索发现,海南瑞泽在三亚拥有多个园林及地产建设项目,海南瑞泽子公司三亚新大兴园林生态有限公司(下称新大兴园林)更是承包了多个“双修”“双城”项目,包括道路景观提升、湿地公园建设等工程。

“政府的绿化工程大多是被他们拿下的。他们业务量大,做不完就转包给其他公司,赚个倒手的钱。”三亚当地另一家绿化养护工程公司的负责人提到。据这个负责人了解,钱玲参与了新大兴园林多个项目的经营,其中引起广泛争议的,是三亚凤凰路和迎宾路的景观提升工程。

三亚凤凰路全长约14公里,迎宾路全长约16公里。2015年9月,两条道路的景观提升工程启动,原先种植的小叶榄仁、铁刀木、龙血树、蒲葵、大叶紫薇等十几种树木,逐渐被替换成以糖棕树、中东海枣、老人葵为主的进口棕榈树。

三亚市一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先的行道树种类丰富、错落有致,很多人对高价换树的做法难以理解,便将新栽树种戏称为“张琦树”。据多名受访者介绍,钱玲及其亲属承揽了“张琦树”的采购环节,并将成本几千元的树木以抬高近十倍的价格结算。

三亚玉井温泉休闲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玉井公司)负责人张娟与海南瑞泽有过业务合作。据张娟说,海南瑞泽的业务员曾向她透露,三亚凤凰路和迎宾路的绿化工程造价5亿多元,张琦让他们把原来的树全部换成棕榈树,一棵棕榈树就3万元。

三亚当地一家绿化养护工程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不同品种、大小和形状的树木,价格相差甚远,这给绿化工程带来了可观的利润空间。“就拿中东海枣来说,进货价也就一千多,我们报工程价高的能报五六千(元),但超过1万(元)就离谱了。”

2019年7月,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被带走后不久,钱玲也被调查,张琦即将落马的消息随之流传开来。

“人情工程”的说法此后得到官方证实。张琦被带走第二天,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传达中央对张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在会上,刘赐贵提醒与会者吸取教训:“管好自己、管好身边人,决不允许把建设工程搞成人情工程,决不允许领导干部插手工程、打招呼。”

据前述张琦亲戚透露,张琦与钱玲名义上已离婚近十年,实际上却“离婚不离家”,“直到2016年张琦调任海口,两人才分开,一个住在海口,一个留在三亚”。钱玲被查后,张琦曾两度前往北京,试图撇清他与钱玲的关系。

这名亲戚提到,张琦早年求官心切,初到海南便做了仕途上的规划,要求身边人不能利用他的身份牟利。矛盾的是,他从一开始便未阻止钱玲下海。“张琦官做得越大,越会有人去贴近钱玲这层关系。”在这名亲戚眼中,钱玲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迟早要出事。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张琦夫妇在三亚的住所,如今已人去楼空。

南下闯荡

1988年,海南建省并成立经济特区,吸引了全国各地人才前来寻梦,史称“十万人才下海南”。安徽人张琦就是其中一员。

据《中华儿女青联刊》(2008年第4期)刊载的专访文章《张琦:我与海南一起成长》介绍,张琦出身于贫苦农村家庭,小时候全家4口人靠母亲每月20多元的工资支撑,“把剩饭加上水、撒点盐、放几块胡萝卜就好吃得不能再好吃了”。18岁时,赶上恢复高考,张琦考上了淮南师范专科学校数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校团委书记。

1987年,张琦与新婚妻子钱玲在杭州度蜜月,通过电视得知海南建省的消息,两人当即决定辞职南下。他们将200元现金缝在裤腰,于1988年元旦来到海南。几番周折后,张琦成为海南农业综合开发实验区管委会工商处处长。1993年,管委会工商处改为工商局,张琦由处长变成局长,从此步入仕途快车道。

前面那位与张琦相识多年的地产老板眼中,张琦有些像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角色祁同伟:“工作能力强,但家里没什么背景,想方设法跟领导搞好关系。”这位商人说,张琦性格直,胆大敢为,“只要有领导撑腰,就拼命往前冲,不是那种瞻前顾后、左右逢源的风格。”

担任海南农业综合开发实验区管委会工商局局长期间,张琦建立了农产品运输的“绿色通道”,解决了海南瓜菜北上运输难的问题。因为表现突出,1997年他升任海南省工商局副局长,时年36岁,成为彼时海南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

与工商方面的成就相比,旅游业上的表现更是张琦早年仕途浓墨重彩的一笔。

2003年2月,张琦调任三亚市副市长,分管旅游工作。任职期间,他成立全国首支旅游警察支队,以消除三亚天价海鲜、欺行霸市的负面形象。在一次国际论坛上,他在介绍三亚旅游转型时,两次被提示超时,两次恳请再给点时间。

此外,张琦在三亚还操刀举办了世界小姐选美大赛。

“张琦冒的风险很大。那时候把选美同卖淫、嫖娼、赌博并列,视之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洪水猛兽’,明文规定不准搞。”《张琦:我与海南一起成长》一文提到,在海南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领导们的重视下,张琦下定决心,“义无反顾地干了起来”。

文章还透露,购买主办执照权,加上演出、接待、交通等费用,举办一次大赛需耗费6000万元,对三亚是极大的挑战。为了“最大限度地给政府省银子”,张琦每次招商都亲力亲为,最终不仅收回了成本,还盈利了1000多万元。赛事结束后,张琦继续推动世界小姐巡游中国活动,引起全球关注,三亚城市的知名度得到空前提升。

因为旅游上的突出贡献,2006年5月张琦被提拔为海南省旅游局局长,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明星官员。

不过,“明星官员”的另一面是热衷“跑官”。前述海南籍地产商人说,上世纪90年代有一位海南省委常委是安徽人,和张琦是老乡,有一段时间,张琦“几乎每天下班,都骑着自行车往这位领导家跑”。

另据张琦亲戚介绍,早年张琦为了升官,“别的一切都可以不要”。在担任三亚市副市长期间,一位亲戚在三亚拥有两块广告牌,年收入60万,他为避嫌专门下令拆除。

工作上的“胆大敢为”与工作之外的勤于“跑官”,成为张琦一路升迁的主要推动力。在政绩与关系的加持下,他此后几乎两三年上一个台阶。

2008年8月,张琦出任儋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升至正厅级。以此为起点,他先后主政儋州、三亚、海口,成为唯一一位主政过海南三大城市的官员。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三亚迎宾路上的“张琦树”

儋州造岛

儋州是北宋官员苏东坡的三度流放之地。有评论称,苏东坡在儋州留下了一座书院,而张琦留下的是一座饱受争议的海花岛。

2010年初,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海南成为热土。这一年,儋州公布的海花岛项目,规划填海1.2万亩,总投资1600亿元。“海花岛的建设顺应了国际旅游岛的发展战略,已被海南省政府确定为‘十二五’期间海南省西部旅游的一号工程。”

2010年,张琦晋升儋州市委书记,因其对海花岛项目的一手推动,也被舆论称为“海花岛书记”。

在儋州市政府一份文件的表述中,海花岛项目的建设将极大促进儋州市乃至整个海南省旅游业的发展,项目的建设将增加逾10万个就业岗位,建成后到访的客流预计每年达200万人次,相关产业的进驻为儋州市长期稳定税收收入起到巨大的作用。

海花岛确实为儋州财政做出了巨大贡献。“儋州原来的经济很差,工资都发不了。张琦过去后,财政收入第一年就涨了几个亿。”儋州一位商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张琦在儋州的政绩主要依靠地产。张琦也因此入围某中央重点新闻网站评选的“2012年度最受关注地方领导”名单。

这个巨无霸的房地产项目,一度让张琦在海南官场风头无两。

调任三亚市委书记后,张琦依旧对海花岛项目念念不忘。2016年8月13日,他率三亚市党政考察团赴儋州考察,相关报道不吝赞美之词:“海花岛是全球最顶级旅游度假目的地和世界级、世纪级的旅游综合体项目。项目超前的规划定位、巨大的投资额度以及规模宏伟的建设场面,均给考察团成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对项目的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和期待。”

但没过多久,海南地方政府及海洋部门化整为零、违规操作海花岛填海项目遭到中央保督察组的批评并曝光。

2017年的这场环保风暴中,中央环保督察组批评海南“财政过分依赖房地产,房地产企业指到哪儿,政府规划跟到哪儿,鼓了钱袋,毁了生态”,点名批评儋州海花岛、三亚凤凰岛、万宁日月弯等项目系损坏生态的违规项目。

督察报告中指出,儋州市政府及海洋部门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将填海项目拆分成36个面积小于27公顷的子项目瞒天过海,使得不过关的项目得以推进,该禁止的项目得以审批,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受损。

“27公顷”曾经是海南市县一级对填海造地面积的审批上限,这一权限后来被海南省人大常委会收回。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海口国际三角梅主题公园,原定2017年开园,张琦曾在此植树。

三亚拆违

2014年10月,张琦跻身海南省委常委,一个月后告别儋州,重返三亚担任市委书记。彼时三亚市委书记一职已空缺308天,张琦的到任,被外界认为“有望化解三亚发展的重大瓶颈”。

“重大瓶颈”指的是三亚经济对房地产业的过度依赖。数据显示,2013年三亚税收收入58.7亿元,其中旅游服务业贡献比为11.5%,房地产业贡献比则高达63.7%。

作为海南旅游主阵地,国际旅游岛政策甫一推出,三亚便迎来房价暴涨。“房价涨了,老百姓就拼命盖(自建房)。建筑成本只要每平方米2000元,但当时房价已经涨到每平方米两万元以上。”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地产老板说。

面对城建乱象,三亚之前一方面致力于产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于2010年启动集中整治违建的“铁锤行动”,但是收效甚微。张琦到任后,同样选择拆违为突破口,对外宣称“将用三到五年时间,把违建的问题彻底解决”。

根据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公布的历年拆违数据,张琦上任后,“铁锤行动”得到火速推进:2015年到2016年的两年时间里,三亚的拆违面积为765万平方米,是此前5年拆迁数量的近5倍。

“不可否认,拆违后三亚的城市面貌大有改观。”一名退休的三亚副市长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他同时强调,拆违背后也存在严重的权力寻租问题。

据海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时任三亚市住建局局长王铁明涉嫌将违建项目合法化。这名退休副市长说,王铁明帮人办一块地要收三次钱:“首先和开发商谈,办妥手续,土地增值一人一半;然后找乙方跟开发商买,帮忙谈折扣,折扣再分一半;最后找丙方建设,施工费再收一笔。”2019年4月,王铁明在三亚副市长任上落马。

时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周乃武也于2015年10月被查。据新华社报道,“周乃武利用职务便利进行权力寻租,很多违建的停工通知书竟然演变成他个人的收费单。”

“周乃武怎么落马的呢?其中有一单大概是500平方米的房子,人家送了100万,他答应保护。后来因为上面压力,他还是把房子拆了,但拒绝还钱,人家就举报了。”前述老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被举报后周乃武曾向张琦求援,但已无力挽回。

周乃武负责拆除的三亚市现代农业科教园(下称科教园),则因涉嫌“将合法项目以非法手段毁掉”,给张琦招来诸多非议。

科教园是三亚市热带农业科学研究院的项目。据项目承包商、玉井公司负责人张娟介绍,该项目是经三亚市委、市政府批准,通过市发改委立项的项目,项目报建手续也通过了规划局的技术审核,只是迟迟未得到分管领导的签字批复。

2015年2月,科教园项目的配套设施温泉景观被拆除,张娟找到周乃武理论,并写了一份项目情况说明,委托海南省一位副省级官员交给张琦,然而张琦未予答复。

2015年7月7日,科教园项目配套的金阳光小区亦遭强拆。该小区总用地面积约为3.52万平方米,一共17栋住宅楼,其中14栋被定性为小产权房被拆除。

强拆的同时,科教园项目的推动者、三亚市热带农业科学研究院原院长张德文也于2015年5月30日被捕,并以涉嫌滥用职权和受贿的罪名被起诉。此后案件历经5次开庭,至今尚未判决,张德文仍羁押在三亚市看守所。张娟则于2015年7月24日被捕,于2018年取保候审。

颇具戏剧性的是,金阳光小区的多数业主来自东北,在当年冬天回到三亚时,才发现名下房产“凭空消失了”。于是,他们联合上街游行,矛头直指张琦。2018年9月,经过3年诉讼,这一拆迁行为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为“存在诸多程序违法”。

在三亚,还存在不少类似张娟的案例。对于张琦不惜代价推进拆违的原因,已经退休的三亚副市长认为,与张琦一贯胆大敢为、追求政绩的风格有关。当地媒体在评价其执政表现时提到:“张琦主政三亚以来,大手笔绘制旅游蓝图,雷厉风行落实政策,铁腕根治沉屙痼疾,使三亚城市面貌脱胎换骨,让三亚外在形象焕然一新。”

“一个城市的发展,体现了主政者的意志。主政者应该精打细算过日子,但他是不计成本的。”这名三亚的老干部给出了与官方报道不一样的评价,“回过头看,张琦对三亚还是有功的,做了很多事。但他花19个亿搞的有轨电车烂尾了,力推的海绵城市成了养蚊子的项目,公路景观提升也变味成人情工程。”

拆迁与建设相伴相生。张琦从儋州转到三亚后,一些大型地产企业亦开始了在三亚的地产布局。有分析称,“张琦主张拆迁的很多地块,背后其实都有开发商的影子。拆迁之后,很快卖给了其他地产商,其行为难免让人产生联想。”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海口玉龙泉湿地公园项目上建起的楼盘

琼岛震荡

2016年11月11日,张琦转任海口市委书记。到了海口后,张琦仍保持着较高的曝光频率。比如,频繁在《南国都市报》上回应热点。

有人开车到海瑞大桥上占道垂钓,张琦在报上批示:“请市水务局协调公安部门,依法依规严肃重罚。”3名男青年在万绿园观景台乱扔垃圾,事情曝光后,相关部门按照张琦批示要求,花一周时间找到他们,并让他们作了电视道歉。

龙华区一社区干部带病坚持工作,后来被查出癌症。张琦批示后,海口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赶赴医院看望,龙华区委书记、区长带队慰问,区卫生部门指派最好的医生为其治疗。该干部丈夫同样在社区上班,街道办事处于是指派专人协助其开展工作。

在海口,张琦的地产情结依旧。

任职三亚期间,张琦曾发起白鹭公园“保卫战”,并公开表态:“坚决不允许在公园里开发房地产项目,真正实现‘让景于民、让绿于民’。”不过,他却对海口另一处公园内的地产开发视而不见。

海口国际三角梅主题公园(下称三角梅公园)位于海口玉龙泉湿地公园起步区,占地1200亩,计划总投资5亿元,于2016年开工建设。2017年3月5日,时任海口市委书记张琦带领党员干部800余人,在三角梅公园参加义务植树活动。第二天,海口市政府公布消息,三角梅公园将于3月底开园。

一位知情人说,三角梅公园项目却逐渐演变成一个名为“融创玉龙泉”的地产项目。2018年8月,海口琼山区城管局向媒体证实,“由于项目方无法提供相关审批手续,已经责令融创玉龙泉地产项目停工。”

《中国新闻周刊》在海口走访发现,“融创玉龙泉”项目更名为“融创桃源大观”,已建成7栋19至24层的住宅楼,三角梅公园则不见踪影。

张琦赴任海口后,海南瑞泽亦将业务范围拓展到海口。那位与张琦相熟多年的地产商人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张琦到海口后,“搞的最大的一个项目是五源河国家湿地公园”。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园于2017年底经原国家林业局批准建设。2019年4月,海南瑞泽旗下的新大兴园林以1.69亿的价格,中标该公园(二期)项目。

此前媒体报道,2019年7月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被带走。继张海林之后,11月13日,海口城投公司董事长梅雷鸣亦传出被查。梅雷鸣此前任三亚城投公司董事长,2018年2月调任至海口。海口城投公司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梅雷鸣确实已被带走,但拒绝回应此事是否与张琦有关。

除了家属和来往商人,亦有多名张琦曾经的下属被查。2016年11月张琦离任三亚时,王铁明、蓝文全被提拔为三亚副市长。据前述退休的三亚副市长说,王铁明属于超龄提拔,是张琦亲自举荐的。这名老干部提到,王铁明到三亚前的身份是辽宁葫芦岛市住建委副主任兼城市综合执法支队支队长,对拆迁有经验。因为敢干,深受张琦器重他。

2019年4月,王铁明落马。

蓝文全则是在张琦落马三天后接受调查。2012年至2016年,蓝文全担任三亚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局长;2016年升任三亚市副市长后,分管林业、国土以及园林环卫等方面工作。

在张琦落马前几个月就海南的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的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前副院长张家慧,已经立案并被逮捕。

“据说张琦和张家慧进去后都供出了不少人。”一位接近纪委监委部门的人士提到。此前《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原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张家慧与海南另两位有权势的女性结成三姐妹,张家慧排行老三,绰号“三姐”。

回顾张琦长达31年的从政生涯,前述地产商人评价称,“政治上不成熟:为了政绩不顾一切;法律上糊涂,只要上面打招呼或者熟人找来,一定亲笔批示;经济上是个小学生,一项工程成本核算十个亿,他能三十亿给人家做。”

有次与张琦碰面,这名地产商人说,“我给你算了笔账,你在三个城市当家,花掉大约1600亿。花这么多钱,你有没有算过给政府和社会带来多少增益?”张琦答道:“这个问题我哪里管?”

栏目主编:顾万全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