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医生”多次上门为他人注射针剂,被调查

近日,网上流传一份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察局发布的,对两名武汉“医生”的调查,称其在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违规行医、宣传或违规发布医疗广告。

据法制日报报道,湖北省卫健委确认了这份文件的真实性。

被调查者其一名为李跃华,涉嫌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伪造、变卖、买卖国家机关证件既《医师执业证书》,且作为个体诊所法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连续两年未按期校验。

被调查者其二名为张胜兵,涉嫌在新冠肺炎防控期间违规发布医疗广告。

调查报告显示,二者已移交给有关部门依法调查处理。

武汉“医生”多次上门为他人注射针剂,被调查

多次上门为他人注射针剂

收取2200元

天眼查显示,李跃华是汉阳区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的法定代表人。这家“专科门诊部”注册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包括内科、中医科(针灸科、推拿科、康复科)。

调查报告显示,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李跃华多次出入其居住小区与其个体门诊所在小区,并随身携带注射材料与注射器。

1月29日李跃华接到武昌区陈某某求医电话,并于翌日前往其住所,为陈某某夫妇及其儿子3人注射了自己带去的针剂——微量苯酚,直至2月3日。

之后李跃华继续用相同疗法及所谓自创发明的“自体疫苗”为陈某某之子治疗至2月9日。李跃华通过这两段治疗经历收取了2200元。

李跃华给陈某某一家注射的针剂究竟为何?而其是否真的有上门行医的资格?

调查中,李跃华声称为陈某某3人治疗所用的是“专利注射剂”,并出示了《发明专利证书》,发明名称为:一种穴位注射剂;发明人:李月华;证书日期:2013年2月27日,且证书在摘要处注明“本发明中苯酚为主要的治疗药品”。

李跃华还向调查人员出示了由武汉卫生局2004年4月25日签发的《医师执业证书》,其内记载的持证人就是李跃华,执业类别为西医。

但调查发现,该证书编码并不符合中国证书的编码标准,且在“医师资格管理信息系统”与湖北省卫生厅当年的医师资格认定文件中,均没有李跃华的相关信息。

随后,李跃华也在调查中承认,自己配置的注射材料并未取得药品监管管理部门的许可,而其本人也并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调查结果还显示,李跃华所属的汉阳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为2017年1月4日——2022年1月3日。2019年1月至今,该医疗机构未按规定进行定期校验。

对于上述种种行为,调查结论认为,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医师执业证书);作为个体诊所法定代表人,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连续两年未按期校验;其本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严重影响了正常医疗服务秩序和当前疫情防控工作。

对此,调查报告称,李跃华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建议属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向同级公安机关依法移送案件线索。李跃华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责成属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违规网诊2000例确诊和疑似患者

存网络违规宣传

另一名被调查的“医生”叫张胜兵,是汉东西湖张胜兵中医科诊所法定代表人,中医类别中医专业执证医师。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张胜兵自称网诊过大约2000例确诊和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这些患者大多来自武汉,张胜兵主要通过微信,看舌苔、临床症状,给患者开具中药处方,期间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张胜兵在接受调查时称,其网诊记录已经上交“健康中国工程中医疫情防控工作组”,他本人是经人推荐加入该组织的自愿者,该组织要求他在相关部门问询时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张胜兵也拒绝提供网诊断处方。

调查报告认为,武汉东西湖张胜兵中医科诊所涉嫌违反规定擅自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依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国卫医发〔2018〕25号),责成属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调查报告显示,武汉东西湖张胜兵中医科诊所涉嫌违规发布医疗广告,严重影响了正常医疗服务秩序和当前疫情防控工作。

张胜兵在2月21日接受调查时表示,网络中违规宣传宣传新冠肺炎的文章部分系他所写,但经过改动并非原文,且未经他允许就在网络发表。发现网络中的不实宣传后,张胜兵在朋友圈发布公告,称自己在宣传不实网站留言板留言要求修改或与他联系。

南都记者找到一篇名为《张胜兵前线用中药治愈新冠肺炎2000余例的经验总结》的文章,已有8066次浏览数,但没有作者署名。

文章以张胜兵本人口吻介绍自己治愈2000余例新冠肺炎的经验之道:“当他们争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已经在武汉治疗了二三千人。”该文章下的留言板,既有对张胜兵的吹捧,也有人质疑张胜兵治愈2000余例新冠肺炎患者是否属实,称其为骗子。

南方都市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医生”多次上门为他人注射针剂,被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