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案:WADA首席律师的发问,赢在何处?

作者:刘静,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孙杨案出结果后,网上整理了理查德•杨律师对证人的发问实录,发问确实精彩,如何为我以后的庭审发问提供指导?

孙杨案:WADA首席律师的发问,赢在何处?

WADA方的首席律师是理查德·杨

少文老师说:对一个经典范本,只用牛逼、精彩等形容词去概括,而不会拆解成技术要素,那么我们就永远只是一个粉丝的角色,而不会内化为我们自身的能力。因此,本文作为少文私塾的作业,试图根据现有资料分析,该案发问高明在何处,理查德•杨如何设计发问目标?问题间逻辑关系是什么?有哪些发问技巧可借鉴?

也许中西方庭审规则有何不同,但是发问技巧和设计思路,并无中西方差异,只是不同场景下的灵活运用。

【双方观点】

孙杨方认为:由于陪同检查官不具备资质,已抽的血样因缺乏程序而应视为作废,孙杨不存在任何的抗拒检查行为。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张:根据ISTI规则,采样人员中只要有一位具备授权资质即可,并未对血检官和尿检官作额外要求。孙杨干扰采样的行为不具备“极其具有说服力的理由”,违反反兴奋剂条例。

本案的焦点在于,孙杨是否有权以IDTM人员资质不合规的理由,拒绝接受其检查。

理查德•杨需证明以下事实:1、孙杨拒绝检查,2、孙杨拒绝的理由无法合理解释。

这取决于IDTM人员工作程序是否合规。

第一,事实层面:检查官出具了什么文件?

第二,规则层面:按照什么规定,应该出具什么文件才合规?(WADA及ISTI对采样人员资质的规定是什么?)

围绕着这个庭审目的,且来看理查德•杨发问高明之处。

一、对孙杨母亲的发问

【发问记录】

你在之前的证词中说兴奋剂主检官在最开始的时候允许孙杨独自一个人去卫生间,是这样吗?

后来主检官又改变主意不让孙杨独自一个人去卫生间是吗?

你在之前的证词中提到你会联系警察对吗?

你是不是提到了会打电话给警察?

你在之前的证词中提到主检官要把血样带走是吗?

你在陈述中说的是血样,对吗?

巴震对这个主检官的要求表示强烈反对,是吗?

按照韩照歧的意见请示的,是吗?

你找到了打开玻璃瓶的工具是吗?

你说你儿子和小区保安走到房子外面把玻璃瓶打碎是吗?

我的问题是,孙杨和保安出去的时候,孙杨打开手机照明以保证保安在打碎瓶子的时候不会毁掉血样的管子是吗?

如果把血样毁坏的话就会违规是吗?

你的证词提到保安把血样的玻璃打开之后,主检官要求对瓶子和血样进行拍照,巴医生又提出反对,是吗?

你的儿子把兴奋剂检查单撕碎了是吗?

孙杨在现场撕碎检查单的这个事实,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承认,并且未提出异议,对吗?

【发问目标】

证明孙杨、孙妈、韩照歧、巴震均不配合。而不仅仅是孙杨一个人的不配合,发问目标的站位就比较高,将孙杨方所有人员一网打尽。

不配合的行为有哪些呢?不一一列举,发问里非常清楚。

孙杨不让主检官带走血样,让报案打碎玻璃瓶,撕碎检查单。孙妈打电话报警,巴震强烈反对主检官带走血样,反对主检官对血样拍照,反对决定请示过韩照歧。

短短的十几个问题,列举了这么多人的诸多不配合行为。

【发问技巧】

为什么所有问题,证人都只能回答是的?

发问技巧一:发问素材均源于孙杨母亲证词。

向对方证人发问,为避免不确定性,只从对方证词中选取事实问题进行发问。因此孙杨母亲对于所有问题,只能回答是的,并尝试作出解释,而理查德•杨因时间有限,并不给解释时间。

发问技巧二:发问必须是事实问题,不涉及个人主观判断,而且答案是唯一的。

事实、情绪、观点,对孙杨母亲所有的发问,都是事实,不涉及主观层面的个人情绪和观点。因为事实只有一种答案,是或否。

二、巴震(中国游泳队队医)

【发问记录】

你从2007年就做了孙杨的队医?

你跟孙杨有很好的个人关系是吗?

你曾经亲自陪同孙杨接受过很多次兴奋剂检查对吗?

是不是从2007年-2018年?

所以从2010-2018年你陪同孙杨接受过若干次兴奋剂检查对吗?

你会不会给他关于兴奋剂检查的建议?

你自己曾经出现了兴奋剂违规行为,给孙杨提供兴奋剂用药建议,你觉得合适吗?

我没有时间,孙杨的律师会给你时间。在你陪同时期,有多少次是由IDTM检查的?

是不是有别的兴奋剂检查的时候,也是由IDTM检查的?

在陪同当中,有无曾对兴奋剂检查提出过异议?

虽然那次孙杨提出了异议,但那次孙杨还是配合检查了对吗?

谢谢。你在跟孙杨通话之后,你跟孙杨说血样不能拿走对吗?

你跟主检查官再次强调血样不能拿走对吗?

是不是你反复强调血样不能带走之后,你和主检查官开始讨论有无可能把外包装玻璃瓶打开?

这个讨论是你强调血样不能带走之后,才讨论把外包装分离是吗?

当晚你是不是看到运动员把血样拿给了保安?

运动员说的是他随手拿着血样。跟你说的不一样?

之前的证言说你随手拿着。

那不就是运动员在这个事件的先后顺序出现问题?

当保安把瓶子从外面带回到房间的时候,主检查官坚持要拍照,是吗?

孙杨和他妈妈证词中都提到,你强烈反对拍照对吗?

【发问目标】

巴震作为队医,也强烈反对主检官将血样拿走,行为无法合理解释。

本案对专业人士的发问,至关重要,因为专业人士的意见是孙杨行为的重要依据。因此对巴震的发问,必须证明巴震反对的行为无法合理解释。

(一)怎么证明巴震的反对行为,无法合理解释呢?

【发问设计】

巴震的身份:孙杨的队医,与孙杨个人关系好。

巴震的履历:经验丰富,和孙杨合作很久。

陪同检查履历:多次检查经验,多次陪同孙杨检查经验,且曾有兴奋违规行为。

IDTM检查的经验:有陪同孙杨接受过IDTM检查的经验

提出异议的经历:曾经有抗议经历,但仍配合检查。

这个发问设计,是常识论证的典范。事实的层层递进,一步步深入,不断细化各种因素,直到证明巴震的行为无法合计解释。所以发问的顺序,也就围绕论证逻辑,自然的推导出来。

【发问技巧】

发文技巧三:如何通过发问论证观点?多角度事实层层论证。

为了证明巴震的反对无法合理解释,就需要证明巴震明知不可而为之,怎么证明明知不可呢?从身份、履历、检查履历、IDTM检查的经验、异议的经历,黑历史,多个角度证明巴震明知不可。

(二)巴震反对将血样带走的事实

这个不再重复分析,仍然是从巴震证词中选择巴震的反对行为,进行逐一发问,在巴震作出矛盾回答时,借助其他人(孙杨和孙杨母亲)的证词来否定巴震的不真实性。

【发问技巧】

发文技巧四:借助证言矛盾,降低证人陈述真实性。(自己的证词及证人之间的证言)

关于同一个事实,对方多名证人之间的描述可能都会出现重大差异,那么可以就这些矛盾进行发问,降低证人的可信度。

孙杨案:WADA首席律师的发问,赢在何处?

孙杨的法律团队

三、韩照歧(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

【发问记录】

巴医生在电话中告诉你主检官要带走血样是吗?

然后你要求再一次跟主检官通话,要求不能带走血样是吗?

也就是说你清楚孙杨已经提供血样了是吗?

你是不是也清楚孙杨已经在兴奋剂检查单上签字,上面明确写着拒绝接受兴奋剂检查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那你现在知道,孙杨已经在兴奋剂检查单上签字这个事实了是吗?

那你之前一直不清楚?

你对国际兴奋剂检查标准熟悉吗?

那你知不知道标准中规定:血样抽取之后即可就成为检查方的财产?

你告诉巴医生血样不能够被带走,是吗?

你到底是不是两次跟巴医生强调,血样不能够带走?

你说了两遍对吗?

你曾经接受过反兴奋剂知识的训练对吗?

你提到的这些培训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提供的,对吗?

你是不是也清楚IDTM没有必要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程序来工作?

你是否清楚WADA会给每一个检查官颁发个人独立的证件?

但这不是国际标准的要求,国际标准未要求必须给每位检查官颁发证件。

国际检查和调查标准并没有要求给陪同员发资格证,你知道吗?

【发问目标】

拟证明血样抽取之后即可就成为检查方的财产;揭示韩照歧的专业错误。(孙杨为什么不配合?根据韩照歧的专业判断,而韩的判断是错的)

界定血样属性:在血样抽取之后,孙杨破坏的血样,是属于检查方财产。

推翻前提:孙杨之所以不配合,是根据韩照歧的意见,而韩照歧 的专业意见是错的。

则应当通过发问固定两个事实:

第一,血样已经抽取。第二,孙杨已经签字。第三,韩照歧专业意见错误。

(一)如何通过对韩照歧发问证明血样已经抽取?

前述对孙妈的发问,已经发问铺垫过血样已抽取。

【发问设计】

理查德•杨并没有直接问韩照歧“你清楚血样直接抽取了吗?”这个问题韩照歧完全可能说不清楚,而理查德•杨并没有给韩照歧这个机会。

将尖锐的不确定问题,转化为两个确定的问题,那么结论不言自明,孙杨的血样已经被提取,而且素材来源韩的证词。

【发问顺序】

1、巴医生在电话中告诉你主检官要带走血样是吗?

2、然后你要求再一次跟主检官通话,要求不能带走血样是吗?

3、也就是说你清楚孙杨已经提供血样了是吗?

【发问技巧】

发问技巧五:答案隐藏在其他事实里。

想问的问题,可能很尖锐,证人可能给予否定回答,将问题答案放在其他事实情节里,则不证自明。

(二)如何证明孙杨已经签字?

这个事实的发问,理查德•杨是失败的,在固定了孙杨提供血样基础上,直接开始问检查单上签字问题,而由于翻译问题产生的时间差,让韩照歧警惕起来,说现在才知道,并没有给理查德•杨想要的答案。

(三)怎么证明韩照歧专业意见错误呢?

通过发问,将韩的两个专业错误,清晰的展现在仲裁员面前。

专业错误一:血样被抽取之后成为对方财产,而韩却不让带走。

【发问设计】

血样被抽取之后成为对方财产,这是确定无疑的。那理查德•杨从哪个维度来证明错误呢?

(韩的身份)作为专业人士,熟悉检查标准,明明知道血样抽取之后是对方财产。

(干了什么)多次反对不让带走。因此,发问顺序自然就出来了。

【发问顺序】

1、你了解国际兴奋剂检查标准吗?(韩作为专业人士,必然回答清楚。问第二个问题之前,先问前提明知不可而为之)

2、那你知不知道标准中规定:血样抽取之后即可就成为检查方的财产?

3、你告诉巴医生血样不能够被带走,对吗?

4、你到底是不是两次跟巴医生强调,血样不能够带走?

5、你说了两遍,对吗?

专业错误二:

韩并不清楚国际检查和调查标准并没有要求给陪同员发资格证,将韩错误的原因清晰展现。

(这也是本案最大的问题,韩及巴医生对规则理解不清楚)

【发问设计】

结论是国际标准不要求给陪同人员发资格证,韩为什么会反对带走呢?分析出韩为什么会犯这个错误。韩认为WADA会给每一个检查官颁发个人独立的证件,因为韩的知识背景和培训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提供的,而中国机构按照WADA标准执行。按照这个逻辑,发问顺序是反向进行的:

【发问顺序】

1、你曾经接受过反兴奋剂知识的训练对吗?(韩必然回答接受。)

2、你提到的这些培训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提供的,对吗?(培训机构是中国机构)

3、你是不是也清楚IDTM没有必要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程序来工作?(中国机构培训不是权威)

4、你是否清楚WADA会给每一个检查官颁发个人独立的证件?(问出对方的错误的缘起,按照WADA标准所以拒绝配合)

5、但这不是国际标准的要求,国际标准未要求必须给每位检查官颁发证件。国际检查和调查标准并没有要求给陪同员发资格证。(直接说出结论)

【发问技巧】

发问技巧六:逆向发问。

想证明的结论,往往是发问的最后一句话,论证的逻辑反向,就是发问的顺序,因为论证的起点离结论比较远,不容易引起证人的敏感。

四、裴洋(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发问记录】

你在证词中说,认可护士拥有有效的证件对吗?

但是你又说这个资质不能从运动员身上采取血样对吗?

你给出个人意见,认为这属于一个犯罪行为,虽然中国的法律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对吗?

你说个人有权要求护士出示资质证对吗?

如果护士后期出示的话,是可以的是吗?

只要出示资质的照片或者复印件就可以,是吗?

所以复印件也不可以?这方面操作的程序你熟悉吗?

你是否熟悉血检单位?

你知道血检单位有规定可以不需要出示护士的原件吗?你是否认为只要没有出示原件就是违法行为?

也就是有这个可能?每次采集血样不出示原件就会去坐牢?

你在一篇新闻报道中提到中国的法律条文,关于护士登记注册的行政管理规定……

你知道护士当晚没有执业证书的照片?

你知不道当晚是否有人要求查看原件?

但你却做出了一个判断,认为护士的行为构成犯罪?

然后你就认为这构成犯罪?

即使你不知道是否现场有人要求出示原件?

【发问目标】

裴作为专家证人,但是专业意见不准确,而且不了解现场情况。

【发问设计】

裴的观点是,护士必须出示原件才可以检查,不出示就是违法。怎么推翻?

结论:血检单位有规定,护士可以不出示原件。而裴认为必须出示,而且裴对血检程序不熟悉,血检单位不熟悉,当庭检查细节均不清楚。

【发问顺序】

首先固定裴的观点,即护士必须出示原件才可以采血,然后证明裴不了解血检程序,再列出观点,血检单位有规定不需要出示原件,将裴的观点锁死,无法再行解释。

【发问技巧】

发问技巧七:如何将对方错误观点锁死?

将对方观点通过发问固定,再一步步指出对方观点的错误之处。

五、陈浩(中国游泳队副领队)

【发问记录】

在之前的证言中提到,你会给队员做反兴奋剂教育对吗?

你在当时和检查官通电话了是吗?

当时你和检查官说要有资质和授权才是有效的检查是吗?

这个兴奋剂检查官有IDTM的证明,是吗?

我只是确认,你当时跟主检察官在电话中说,要么提供检查官资质证书,要么是国际泳联的授权书,二者提供一个,是吗?

那么这个兴奋剂检查官是有证明的对吗?

我的问题是。你知不知道他有IDTM的资质?

【发问目标】

主检官具备资质。

【发问设计】

陈浩与检察官通过电话,要求出具检查官资质证书或国际泳联的授权书。(因此知道检察官有IDTM证明)

这一句话拆成了四个问题:通过电话,要求出授权

【发问技巧】

发问技巧八:一句只问一个事实。

将证明的长句拆分为N个拟证明的问题,一句只问一个问题,这样证人无法反驳,而且层次叠加,容易产生可信度。

发问技巧九:重要问题多次发问(细节发问+总结发问)。

陈浩知道检察官有IDTM的资质,关于检察官资质问题,理查德•杨问了三次,检察官有IDTM的证明,是吗?你电话里说要么提供资质证书或授权证书,是吗?你知不知道他有IDTM的资质?

总结

通过上述总结,发问首先要确定发问目标,围绕庭审目标,不同的对象有不同的发问目标。

发问只能对事实进行发问,事实可以来源于证言,可以来源于常识,答案必须是唯一的。

发问目标有两种,事实和观点。

事实目标:比如孙杨等人均反对带走血样。事实目标的发问素材通常来源于证言,自己的或他人的,发问顺序则可以拆分为多个小问题进行。

观点目标:比如巴震拒绝带走血样的行为无法合理解释,韩照歧的行为依据是错误的。

观点目标必须拆解成事实,也即多个事实可以证明观点,这就是如何论证了,将论证的事实过程反向发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孙杨案:WADA首席律师的发问,赢在何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