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不怕被传染,潜入隔离病区盗走患者手机,构成盗窃罪吗?

疫情虽然严重,但是在有些人看来也是发财的“商机”,不法商贩利用口罩难求的市场现状和消费者强烈需求而制造假口罩、销售高价口罩,更甚至有人冒着生命进入疫情隔离病区盗窃患者手机。很多人会认为这种行为不可思议,但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2020年3月3日,某街派出所发布《紧急协查通告》称,杨某曾密切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今早从医院离开不知去向,该消息引起市民与网友的关注。

女子不怕被传染,潜入隔离病区盗走患者手机,构成盗窃罪吗?

原来,3月2日杨某(22岁)非法潜入某医院的隔离病区,偷窃住院患者1部手机后离开。离开医院后,杨某全程戴着口罩在一间废弃工厂一楼附近走动。患者发现自己手机不见后立即告知值班医护人员,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向丢失财物患者了解情况并报警。派出所联合相关部门迅速展开调查并查阅视频监控在该废弃工厂四楼将杨某控制并由救护车带回该医院隔离。并且在当日,医院采集了杨某鼻、咽、肛拭子3份送市疾控新冠核酸检测,结果显示均为阴性。

同时,根据公安机关调查发现,杨某曾具有多次盗窃的前科,并且从其身上搜出4部手机,其中1部为医院患者所有。目前,暂未发现杨某离开医院后与他人近距离接触的情况。同时因为杨某与患者有着密切接触,现已被医院进行隔离观察。

女子不怕被传染,潜入隔离病区盗走患者手机,构成盗窃罪吗?

杨某现在没有被公安机关带回是因为其身体特殊性需要隔离观察。但是对于该案件中的杨某行为如何定性?又该如何处罚呢?

首先,杨某是否构成盗窃罪的关键点是其盗窃的手机是否达到了“数额较大”的程度。所谓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本案中,杨某在盗窃他人手机时,具有非法占有他人数额较大财物的主观意图,并且将他人占有的手机平和转变成自己占有。

如果,经过鉴定,该部手机已经达到“数额较大”的程度,那么此时杨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如果该部手机价值没有达到“数额较大”,但是如果经过公安机关调查杨某存在两年内盗窃三次以上,即使没有达到“数额较大”的程度,此时也构成盗窃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和第二款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

同时,《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但是,如果经过公安机关以上情况都不存在,此时对于杨某的行为则应该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同时考虑在本案中,杨某不顾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私自进入医院隔离区接触患者并且盗窃其财产,不仅给患者造成财产损失,而且引起了该地区的恐慌,社会影响恶劣。所以,笔者建议杨某隔离结束后从重处罚。

女子不怕被传染,潜入隔离病区盗走患者手机,构成盗窃罪吗?

特殊时期,每个人都应该以大局为重,如果不能为疫情的治理出一份力量,那么希望每一个公民都可以管好自己,因为不添乱就是最好的贡献。

律视微言,听律师讲生活中的法律知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女子不怕被传染,潜入隔离病区盗走患者手机,构成盗窃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