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2020年伊始,新冠病毒化身一只巨大无比的黑天鹅,猝不及防地向我们每个人扑过来。在众人被扑得灰头土脸,东倒西歪后,眼看这只黑天鹅再也扑不出什么幺蛾子了,定睛一瞧才发现,已婚已育的妈妈是受到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朋友小杨是双职工家庭,她在私企上班,两口子工资差不多,儿子跟我女儿一样大,都上两年级。她妈走得早,之前都是公婆接送孩子上下学,外加做饭。夫妻俩下班回来有口热饭吃,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偶尔加个班也没有后顾之忧。

今年春节,公婆回湖北老家过年,这一去就回不来了。春节期间都还好说,对付对付就过去了。前两个星期她跟老公轮流申请在家办公,后来两边公司都要求必须到岗上班。

这头孩子要上网课,还要吃饭,那头公司要复工,把小杨愁坏了。

老公劝小杨辞职,小杨很不甘心,向我诉苦:明明两个人工资差不多,她年终奖比老公还多大几千,为什么做牺牲的就得是女人呢?

她有今天也不容易,吃了多少苦,才到这一步。今年她38岁了,裸辞再找这样一份月薪上万的工作基本不可能。她自认能力比老公更强,要不是为了生孩子耽误了一年多,应该还能更进一步。

后来小杨还是辞职了,她在这家公司干了8年半,没有拿到1分钱补偿。现在天天在家跟儿子大眼对小眼,为了搞个网课整得鸡飞狗跳,加上一天煮三顿,比上班还累。

她老公倒是恢复到了过年前的生活状态,每天悠闲地上班、下班,回来吃过饭洗了碗就没事了,偶尔辅导一下儿子学习就觉得自己伟大得不行。

小杨的故事并不是孤例,就在我发文抱怨上网课有多繁琐的时候,朋友圈里一个之前没怎么联系过的朋友,也向我大倒苦水。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明明是两个人的孩子,老公就可以事不关己轻飘飘地说:“网课嘛,随便上上就好了。”她申请了在家办公,但是效率很低。领导甚至布置了比原来更多的任务给她,她必须每天熬夜才能完成工作。即便如此,老板还点名批评她线上会议状态不佳。

有一次,明明是公司开线上会议忘记叫她,同事却轻飘飘地说:知道你在家忙孩子,不敢打扰。

本来年前领导说过了年要提拔她,给她加薪,现在也绝口不提。

“我甚至有点怀疑公司希望我主动提辞职”。她无奈地说。

一个在线上课就像照妖镜,照出了女性在职场里弱势的本质。

家庭和事业,是大部分女性必须要想办法平衡的两个课题。女人就像夹心饼干的中间那一层,不得不两头承受压力。新冠这只黑天鹅一来,家庭那一头的压力陡然加大,可公司那边的压力也不曾减轻:事业or家庭,对女人来说往往是非此即彼的选择题。

同样是孩子在家上课,男性却很少面临这样的困境。不可否认有一部分爸爸也深度参与了子女教育,但主流社会普遍默认女性在教育孩子上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根据我加的各种学校、兴趣班的家长群里发言的情况来看,十个妈妈的发言里都不一定能夹杂一个爸爸。

然而受了委屈的女人甚至很难去指责公司不够人性化。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之前北京社保局和教委就曾发文通知:每户家庭可有一名职工在家看孩子,期间企业还得给发工资。这种政策当然受老百姓欢迎,可是站在企业立场想一想,开公司的目的是盈利,不是做慈善。

企业又不是你孩子的爹妈,凭什么给你付高昂的保姆费呢?

你孩子将来有出息了也不孝敬你现在的领导和同事,凭什么让别人分担你的工作量呢?

北京这样的通知好歹还有块遮羞布,山东更是连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说:延迟开学期间,可以女方为主向企业提出在家看孩子的申请。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什么叫可以女方为主,官方吐槽最为致命,连上面都默认女性应该请假,你让HR怎么想?

很多公司本来因为新冠影响,就收益下降,考虑裁员,再加上这种政策,你们觉得公司更倾向于裁谁?这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

女性就业除了新冠这种突如其来的黑天鹅,还有绕不开的两大坎:生头胎和生二胎。

我一个朋友,前几天惊觉亲戚好久没来访,买了验孕棒一验,果不其然中招了。她家老大都上小学了,本来一直不要二胎的,想不到被新冠这只蝴蝶的翅膀,扇了一头。

她去年才跳槽到一家不错的公司,整个团队才十几个人,利润却上亿。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去年因为刚跳槽不久,年终奖跟她无缘,今年正准备大展拳脚,想不到出了这档子事。

她到现在都没跟领导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难怪现在HR都不大愿意招女性了,以前大龄未婚的要防她闪婚怀孕生娃,好歹孩子上幼儿园的女员工相对比较保险了,现在还要防着她生二胎。

女性怀孕期间不能辞退,工作强度也不能太大,加班、出差都不要想,生完了休几个月,还有一年哺乳假,之后孩子病了,闹了都需要妈妈去分心照顾。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

你说公司干嘛要招女性来给自己添堵呢?长此以往,女性的职场生存空间只会越来越低。

我也曾意气风发过,二十出头的时候,谁劝我考公,进国企或者当教师,我统统嗤之以鼻,那种波澜不惊,一眼望得到头的工作有啥可干的。

现在我也有了女儿,如果职场情势依然如旧,而她又想要结婚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的话,我还是希望她能选择相对稳定一些的职业,不必被HR用审视的眼光猜度会不会很快生孩子,不必人到中年再四处奔波找工作。

反过来,对于很多职场女性来说,为了在职场走得更高更远,也会主动选择不生孩子,或者不要二胎。社会把主要生育成本转嫁给了女性,又如何能苛责女性生育意愿降低呢?

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生育率是不可能提高的。

希望我们能在把眼光盯在引进外来劳动力,外来人口的同时,切实想一下要怎么解决女性职场天花板太低的问题,让中国的女性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生孩子。

譬如是否可以全民交更高额的生育保险,补贴给有女职工怀孕的企业,分担生育期间的工资损失;或者强制要求大型企业保持一定的男女比例,又或者提高公立幼儿园,托儿所名额让女性能更好地安心工作,诸如此类的切实措施。

中国女孩需要的不是中国男孩来守护,她们更需要的是在职业发展上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以安心地大展拳脚,生了孩子后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我是亦君,80后妈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擅长认知心理学,多平台作者。感谢你的关注,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在家上网课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女人要升职加薪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