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那些杀不死我的,终将使我更强大。——尼采”

01你是原生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吗?

热播剧《安家》中,房地产经纪人房似锦和她的妈妈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妈:“100万没有,50万总归有吧”

房:“我这些年赚的钱,不都已经给你了吗”

妈:“我知道,你买一套房子,能挣十几二十万。我来是不是影响你们生意?那这样,要是我拿不到钱,从明天开始,我就天天来”

房:“我只有二十万”

妈:“二十就二十,其他的先欠着,你先给我打个欠条,年底之前一定要给齐。不给,下次就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了”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从对话中,我们看不到母亲对女儿的疼爱,反而看到了母亲对女儿的剥削:仿佛她的女儿不是人,而是一个提款机。

这是一种原生家庭“暴力”。

房似锦从出生开始,就承受着这种“暴力”:出生时,险些被重男轻女的母亲扔到井里;年幼时,常常被家人追着殴打;工作后,常常被母亲追着索要巨额“欠款”。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也承受着类似的原生家庭暴力,只是程度和表现形式不一样,有的人走出来了,有的人还深陷其中。房似锦显然属于前者。

本文就以房似锦为例,探讨原生家庭“暴力”。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02原生家庭“暴力”的表现形式

原生家庭的“暴力”不仅仅指的是接触身体的暴力,还包括精神上的暴力。按照心理学家梅格·杰伊的分类,原生家庭的“暴力”主要分为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而房似锦受到的是来自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两种原生家庭“暴力”,这两种也是最常见的原生家庭“暴力”:

直接的身体虐待

直接的身体虐待指任何涉及身体剧烈接触的形式,如:拳打、推、踢、击。

房似锦有3个姐姐,1个弟弟,是家里的夹心饼干,家人经常把气撒在房似锦身上,对她拳打脚踢。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爹不疼、娘不爱,谁不高兴了都可以揍她一顿”。

精神和情感虐待

精神和情感虐待很难辨识,因为这种虐待不像身体虐待一样可以被直接看到,但所有看引起精神长期伤害的形式都属于情感伤害,一般表现为通过拒绝、忽视、贬低、羞辱、威胁、嘲笑等来口头伤害孩子。

房似锦是家里第四个女儿,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辱骂和信心打击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她上学要花钱,被家里人骂“害人精”,这是羞辱;

家人把她当出气筒,全村人看着她被家人追着打,这是践踏尊严;

考上高中后,即使分数是全校第一,家里人也不让她念,姐姐们认为:“你必须要出去挣钱给弟弟上大学,我们姐妹四个必须要公平,不然就直接绑你去!”,这是威胁。

精神和情感虐待的表现形式难以捉摸,在实施这种虐待时,父母并没有意识到孩子是一个独立的、天生就有价值的个体,而是认为孩子的价值仅仅来自满足父母的需要。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03房似锦们,是从原生家庭“暴力”中突出重围的超常者

如今,房似锦已经成长为了自强、独立、有为的女青年,童年的不幸没有击败她,反而让她变得意料之外地优秀。按照社会学家的话来说,这样的人是超常者。

超常者是什么

超常者指那些在很多方面偏离预期的人,他们的日常奋斗超越了一般和可预期的范围,他们随后的成功也超出了预期。但超常者不意味着他们具有超能力,相反,他们只是普通人,他们利用普通人都有的力量或思维,变不利为有利。这样的人通常具备复原力。

复原力是什么

美国心理学会称,所谓复原力,就是指一个人面对逆境、创伤、悲剧或持续不断的重大压力时,能表现出来很强的自我适应能力。复原力的一个核心意思是,人们在逆境中表现得比预期要好,在遭遇许多不幸因素时,这些人总是能够朝着好的方向努力。

尽管没有人喜欢曾经的不幸经历,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些经历激发了一部分人的复原力,让他们成为了超常者。

1962年,心理学家维克多·格策尔对20世纪400多位名人的童年进行了一项研究,这些名人都对社会做出了积极贡献,并至少拥有两部个人传记,比如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玛丽·居里,亨利·福特等。他发现,在这些杰出人物中,有3/4的人在儿童期就饱受贫穷、家庭破裂、父母虐待等其他不幸折磨,只有不到15%的原生家庭基本没有烦恼。格策尔认为:“这些所谓的‘正常人’,似乎不太可能跻身名人堂。”

不幸的经历不是失败的原因,反而是成功的助推者。房似锦今天的成功,有一部分“功劳”是来自不幸的原生家庭“暴力”。

“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童年不快乐更糟糕,那就是童年太快乐了。”——诗人迪伦·托马斯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04从房似锦身上,我们学到的应对原生家庭“暴力”的3种方法

既然我们知道了不幸的经历有可能成为我们成功的奠基石,那具体要怎么做才能克服它们呢?

在面对不同的情景,复原力有不同的表现形式。通过房似锦,我们可以学习到应对原生家庭“暴力”的3种方法:战斗、警觉和重启生活。

第一、战斗,使用LEAD工具,与原生家庭“暴力”抗争到底

在面对原生家庭“暴力”时,有的人选择反抗,有的人则采取逃避、逆来顺受的态度。

面对危险,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本能是反击或逃跑。心理学家沃尔特·卡农将这种或战或逃的反应命名为“战逃反应”。

在卡农的模型中,每个生物的目标都是保持体内平衡,为达到这个目标,大脑协调身体系统,以确保体内环境的稳定性。

在我们遇到危险时,杏仁核被触发后会释放压力激素,从而导致心率加快,焦点变窄,消化减慢,促使血液流向肌肉,促进肌肉和关节活动。这些生理上的变化使我们通过前进或后退,通过战斗或逃跑等方式做好应对压力的准备。

而房似锦选择了战斗。

童年的她遭遇了多种多样的不公平因素,反而受到了刺激和鼓舞。因为自己是女孩而不被允许去上学,不但不退缩,反而强烈反抗家人,指责母亲从来没有在学习上为她考虑。后来不仅在极其贫困的情况下读完了高中,还考上了老牌的985学校。

房似锦有一种不愿被打败的冲动,有一种为延续生存和获取更好环境而奋战的冲动。

事实上,她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选择失败,除了奋战之外,别无选择。如果不奋战,房似锦的结局也会像她三个姐姐一样,读完初中就去打工、嫁人生子,一生只为别人而活。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如何下定决心战斗?使用LEAD工具

面对原生家庭“暴力”时,受害者往往会感到恐惧,想反抗却不知道从何做起。

我们可以使用心理学家保罗·史托兹研发的LEAD工具,它可以帮助调节大脑活动,不需要通过重温和审视过去的伤痛,不需要直面恐惧,也能产生抵御和应对逆境的能力。

1. L(listen):聆听。遇到逆境时,先停下来,去感受自己当下的真实想法,可能是愤怒、悲伤、恐惧、无助,尽力去感知。

2. E(explore):探索。现在遇到了这种困难,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我对这种结果要承担多少责任?10%,50%还是100%?

3. A(analyze):分析。区分最坏结果中的事实和想法,找出事实,而不是自己的想法。

4. D(do):行动。此时我应该做什么来减少损失?如何获得对困境的掌控感?

与原生家庭“暴力”战斗,并不需要我们回想从前被暴力支配的恐惧,相反,我们可以利用LEAD工具,更理性地直面原生家庭暴力。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第二、警觉,借助长期压力,培养异于常人的“觉察力”

一个人长期生活在充斥暴力的或不可预知的环境中,会变得善于发现危险信号,从而让自己保持警觉。

就像战场上的士兵一样,他们特别注重观察周围环境中的细节,尤其是那些暗示事情不对的细节。许多复原力强的人能观察到什么时候自己周围的环境会出现偏差,并保持警觉,这种能力是他们同龄人不具备的。

房似锦就是在充满不可预知的环境中长大的,她在家里随时都会被人打。所以后来,只要一她进屋,就能嗅出今天谁不高兴不等他们抄上家伙就跑。刚开始时,她妈妈逮到她就是一顿打,全村人都看着;后来她跑得快了,谁都追不上,一口气能跑十几里路。别人跑的是健康,她跑的是命,跑慢点连命都没有。

在这段经历里,房似锦锻炼出了极其敏锐的觉察力,以及超乎常人的体力。

·这种警觉力是怎么锻炼出来的呢?

我们大脑中的杏仁核有一种防患于未然的倾向,被称为“烟雾探测器”,容易过于敏感、反应过度。它不仅在明确的、已经发生危险的情况下触发一种高度警觉的状态,而且在不确定的、可能发生危险的情况下也会触发这种状态。

房似锦长期承受着压力,这些压力会反复刺激杏仁核,使大脑变得特别敏感。

达尔文曾说:“任何一种形式的痛苦或折磨如果长期持续下去,都会导致抑郁,削弱行动的力量,但它能很好地是一个人保护自己免受任何巨大或突然的不良因素的影响。”这是很多超常者大脑所发生的变化,他们学会了保护自己,使自己免受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伤害。

第三、重启生活,不断接触新事物,远离痛苦的来源

重启生活指的是尽可能地将过去和现在分开。这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会很难,尤其是当过去的影响非常强大,或熟悉的环境就在眼前的时候。

杏仁核有一项任务,就是识别周围环境中的危险。如果一个威胁被识别出来,海马体和前额叶皮层就会协同工作来评估杏仁核发出的“报警”。海马体通过将这个因素至于特定情境中加以评估,而前额叶片层负责评估这个因素的真实危险性是否像看上去那么糟糕。

然而,当大脑受到长期压力时,杏仁核可能会变得过于擅长自己的工作,海马体和前额叶片层可能会出现超载、受损的问题,无法很好地分辨外部的危险因素。

改变环境,或许有助于减少频繁刺激杏仁核的危险线索。

因此,我们可以选择新的地方和新的经历,它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我们回味过去,阻止我们去回想往日的地方和经历。

房似锦重启生活的方式有两个:一是升学,考高中、上大学,在新环境中认识新的朋友;二是离开老家,到大城市里工作和生活。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另外,还下面的几种方法能达到“重启生活”的目的:

改名字

很多名人曾改过名字,如鲍勃·迪伦、白思豪、乔恩·斯图尔特巴拉克·奥巴马。改名通常意味着与过去的决裂和一种重生。

参加军队

军队意味着稳定、可控、有秩序,这对于长期生活在不稳定的环境中的人来说,是一个宝藏地方。

跻身大学校园

大学不仅是一个为年轻人提供更高层次学习的地方,还可能让那些饱受逆境折磨的人第一次吃上热腾腾的饭菜、睡上干净的床和获得优惠的医疗护理,崭新的一切会让年轻人暂时忘掉过去的痛苦。

进入另一个家庭

玛丽莲梦露在谈到16岁结婚时说:“跟吉姆结婚让我逃离了童年,不然我还会被送到另一个寄养家庭。”但这样做是有风险的,摆脱一个困难的家庭环境之后又陷入了新困境的情况并不少见。

想远离原生家庭“暴力”的影响,可以选择远离那些能触发自己想起那些经历的事物,小到爸爸酗酒时的酒瓶声,大到曾经待过的城市、国家,然后接触新的事物,过去的痛苦也就慢慢地变淡。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玛丽莲·梦露

05总结

经历过原生家庭“暴力”的人是不幸的,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高压状态下,内心的创伤无法完全愈合;但他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有了不一样的经历,他们练就出了别人没有的能力。

如何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我们可以学习房似锦的这三种方法:

一、战斗,使用LEAD工具,与原生家庭“暴力”抗争到底;

二、警觉,借助长期压力,培养异于常人的“觉察力”;

三、重启生活,不断接触新事物,远离痛苦的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房产 » 《安家》: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暴力”?我从房似锦上学到了这三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