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据沙特al-arabiya电视台4日最新报道,伊朗媒体说,该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长雷扎·拉哈马尼(Reza Rahmani,下图)感染COVID-19病毒。而据西方媒体统计,从该国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已经有近30名伊朗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被感染,最高领导人的一名高级顾问死亡。这让外界对伊朗整个领导层的安危感到很担忧。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在疫情中患病的现任或前任高级官员名单上包括一名副总统(负责妇女和家庭事务的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和23名国会议员。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曾经在40年前的伊朗人质危机中担任伊朗的发言人,后来成为伊朗的免疫学博士,最后还当上了副总统。伊朗报道玛苏梅·埃卜特卡尔在2月27日被感染。而伊朗卫生部副部长感染就更加惊悚。他在2月24日COVID-19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上不断擦汗,然后转天他自己也被确诊感染此病毒。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而伊朗的议会,这一相对密闭的机构,就更成了COVID-19肆虐的场所。伊朗副议长在3月3日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23名伊朗议员被检测出COVID-19呈阳性。伊方称议员们通过与他们的选民接触感染了COVID-19。伊朗议会拥有290个席位,这意味着伊朗议会十分之一的议员已经被感染。从媒体发布的报道可以看出,伊朗无论是政府内部还是议会讨论,戴口罩的现象并不多,这意味着什么显而易见。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3月2日,伊朗官方媒体报道称,至少有一名官员死于COVID-19:71岁的穆哈德·米尔莫哈马迪。他是为伊朗最高领导人提供建议的委员会成员。目前尚不清楚这名顾问最近与80岁的伊朗最高首脑哈梅内伊保持了多长时间的联系。但是西方媒体称还有至少还有2名伊朗高层人物也死于COVID-19,包括伊朗第一任驻梵蒂冈大使哈迪·霍斯罗沙希,他被认为在罗马建立了一个秘密的极端分子网络。另外一位是伊朗新当选的议员拉马扎尼·达斯塔克。

目前的伊朗COVID-19疫情,表现出来2个特点。首先就是上层感染人数多。伊朗议会和政府多达30人感染,这在目前全世界都是罕见的。此前日本感染的政府官员,也就是一名厚生劳动省的官员和一名内阁官房的官员。其次是致死率高。伊朗确诊已经达到2300例,死亡却已经达到77例,死亡率高达3.3%,而其他国家基本在2%左右。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造成这样的结果,首先是伊朗方面没有对病毒有清醒的认识。在一开始伊朗卫生官员吹嘘他们的公共卫生能力。他们嘲笑隔离是“过时的”,并把伊朗描绘成全球榜样。甚至政府高层还说一周后生活将恢复正常。其次是宗教集会无法避免。例如在伊朗最严重的疫情爆发地圣城库姆,尽管卫生部提出了建议,但寺庙和神殿仍在为来访的朝圣者举行集体礼拜仪式。对此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医生和历史学家阿米尔·A·阿夫哈米认为这就是犯罪。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不过其实这两点,也算不上致命的弱点。伊朗方面没有重视病毒,美国等其他西方国家就重视了么?特朗普一直把这个病说的比流感还轻,还批评民主党是制造恐慌,结果是如何呢?目前瑞士、意大利的议会有些议员戴口罩后还被赶了出去,他们就真的重视了么?至于宗教集会,那就更是国情的原因了。韩国的新天地组织就是该国COVID-19的策源地,教众集会本来就是宗教生活中常见的行为。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伊朗真正的原因,还是国力贫弱而且遭到美国的长期封锁,这使得伊朗在应对COVID-19时手段乏力。伊朗既没有应对大规模传染病所需要的防护设备的大规模生产能力,也不具备实施大规模救助和隔离的经济实力,而重要的社交媒体平台还掌握在西方手里。因此美国可以在COVID-19绊个跟头,但对于伊朗来说,就很可能演变成一场灾难。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不过要说伊朗高层会被COVID-19定点清除,伊朗整个国家会被COVID-19搞颠覆,也有点危言耸听。首先伊朗再穷,满足高层的医疗和防护设备,还是有能力的。目前死亡的伊朗的高层人物,岁数最大的是82岁的哈迪·霍斯罗沙希,最小的是57岁的拉马扎尼·达斯塔克。老年人在COVID-19中确实死亡率很高,但如果伊朗方面能够重视高层的卫生防护,完全可以切断传染途径。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感染的更多是伊朗政界的部长,而伊朗的最高权力恰恰不在世俗政府手中。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退一步说,即便伊朗核心的最高首脑、专家会议、宪法监督委员会与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出现了感染,也不是什么灭顶之灾。尽管老年人感染COVID-19死亡的风险较大,但并不是说肯定就感染,更不说感染后就一命呜呼。我国还有96岁高龄的感染者治愈出院的病例,80岁的哈梅内伊还挺不住?即便真到了危险时刻,还可以找外国专家来会诊甚至到其他国家去治病。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而伊朗社会结构,天生也有对抗COVID-19的本钱。伊朗人口结构极为年轻,24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总人口的比例,超过40%,65岁以上的退休人口比例只有5.3%。(相比之下日本24岁以下年轻人比例大约只有15%,65岁以上比例高达23%)。理论上说,尽管伊朗国力有限、卫生条件一般,但COVID-19很难对伊朗社会中青年主力构成巨大伤害。这也意味着伊朗社会如果积极有效改善应对,就不会发生颠覆性灾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30名官员议员感染,3人已死!伊朗高层要被团灭?真相绝非如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