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研究人员揭示新冠肺炎康复者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和清除率

作者丨王瑞雪

2020年2月28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卢洪洲研究组在《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上发表论文,题为“Persistence and clearance of viral RNA in 2019 novel coronavirusdisease rehabilitation patients”,对新冠肺炎康复者体内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和清除率进行了探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为作者之一。

上海研究人员揭示新冠肺炎康复者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和清除率

新冠病毒已对全球健康造成了重大威胁。患者的传染性取决于不同的体液、分泌物和排泄物中是否存在病毒。

自疫情发生以来,首先在患者的呼吸道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随后在患者的粪便、尿液和胃肠道粘膜中也检测到了病毒核酸。

最近有新生儿感染的报道,表明除了目前确定的飞沫传播和直接接触传播外,还有可能通过粪口传播和母婴垂直传播。

目前尚不清楚新冠肺炎患者不同样本中病毒RNA的持久性和清除率,以及影响因素。

研究组对2020年1月20日至2020年2月10日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治的康复期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资料和实验室检查结果进行了回顾性分析。

康复期患者指的是没有呼吸道症状的已康复的非发热病例,并且口咽拭子病毒RNA连续两次(在24h采样间隔内)RT-PCR检测阴性。

在292例确诊病例中,有66例患者在治疗后康复,并纳入研究,其中女性28例(42.4%),男性38例(57.6%),中位年龄为44.0岁。

病毒RNA持续时间和清除率

住院治疗后,患者的炎症指标随着临床状况的改善而降低。

康复期患者口咽拭子从症状发作到RT-PCR结果首次转阴的中位持续时间为9.5天,其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等症状亦同步改善。

截至2020年2月10日,66例康复期患者中有11例粪便样本新冠病毒RNA仍为阳性,其他55例粪便样本已转阴,从症状发作到转阴的中位持续时间为11.0天。

在粪便转阴的55例患者中,12例患者(21.8%)的口咽拭子和粪便样本中的病毒RNA同时转阴;43例(78.2%)粪便样本病毒RNA转阴时间晚于咽拭子,中位延迟时间为2.0天。

58例患者尿液样本的病毒核酸检测中只有4例(6.9%)阳性,咽拭子转阴后,3例尿液样本中病毒RNA仍为阳性。

研究组抽查了14位康复期患者的血清,新冠病毒检测均为阴性。

病毒清除的相关因素

1)免疫力

研究组对康复期患者的CD4 + T淋巴细胞绝对值、C反应蛋白、红细胞沉降率、降钙素和粪便病毒清除时间的相关性进行了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分析,结果显示CD4+ T淋巴细胞计数可能有助于预测患者粪便样本中病毒RNA的持续时间。

T细胞免疫可能在新冠病毒感染期间起重要作用。

研究组发现治疗前CD4 + T淋巴细胞的绝对值越低,病毒清除的时间越长,提示患者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可能与宿主细胞的免疫力有关。

2)皮质类固醇治疗

虽然皮质类固醇曾广泛用于治疗SARS和MERS,但在已发表的新冠病毒临床管理意见中,除非有其他适应症,否则不建议应用皮质类固醇。

该研究共有5名康复期患者接受了皮质类固醇治疗,其口咽拭子和粪便样本中新冠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分别为15天和20天,均显著长于未接受皮质类固醇的患者(分别为8天和11天)。

皮质类固醇的使用可能会延迟患者体内病毒核酸的清除,在病毒复制期间应避免使用。

但该研究存在一些偏倚,即皮质类固醇治疗的患者病情较重,CD4 + T淋巴细胞计数较低。

3)炎症指标

研究组还分析了康复期患者粪便病毒RNA结果与炎症指标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粪便病毒RNA检测阳性患者和阴性患者的红细胞沉降率、C反应蛋白和降钙素等炎症指标均没有统计学差异。

结论

·与咽拭子相比,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病毒RNA清除延迟,因此,迫切需要对新冠肺炎患者的粪便运输过程进行标准化以降低风险;另一方面,新冠肺炎患者应定期进行粪便病毒RNA检测,即使在康复期也应如此。

·由于患者尿液或血液的低阳性率,通过这两种途径传播的可能性很小。

·皮质类固醇治疗可使病毒RNA清除延迟,因此不建议在治疗过程中使用皮质类固醇,特别是对于轻症患者。

·RNA检测的持续时间可能与宿主细胞的免疫力有关。

论文链接:

https://journals.lww.com/cmj/Abstract/publishahead/Persistence_and_clearance_of_viral_RNA_in_2019.99362.aspx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上海研究人员揭示新冠肺炎康复者病毒RNA的持续时间和清除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