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CFIC导读

◆最近,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信息战又扯上了新事物,那就是正在威胁人类健康的新冠肺炎疫情。美国国务院官员上周末指责俄罗斯利用社交网络,系统性地散布美国是新冠肺炎疫情“幕后黑手”的假消息,以此破坏美国在全球的形象。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随即针锋相对,批驳美国的“不实指控”,指责美国蓄意搞信息宣传。

◆美俄之间大打信息战由来已久,这次不过是其中的“冰山一角”,那么,国家之间的信息战有什么特点?信息战又有何威力?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金一南(资料图)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外媒称,美国官员此前宣称,与俄罗斯有关联的一些社交媒体账号正散布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耸人听闻的假消息。俄罗斯外交部2月22日对此予以否认,称这种指责纯属故意误导。

问: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世界范围内确实出现了一些阴谋论和假信息,甚至还引发了美俄之间的信息战。美国指责俄罗斯利用网络散布美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幕后黑手,俄罗斯对此断然否认。那么,这种信息战你来我往、刀光剑影的背后折射出哪些问题?

金一南:美俄之间最近围绕“新冠肺炎病毒究竟是不是人为产生的”,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事实上,最早我们看到的相关言论是什么呢?今年1月中旬到1月下旬,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公开指责中国制造了病毒,他在电台上声称,新冠肺炎病毒很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的一家科研院所泄漏出来的,是中国人人为制造出来的。他这个谬论很快遭到了全世界的抨击,尤其在1月底的时候,包括美国、英国、荷兰等多个国家的27位公共卫生科学家,在世界医学界的权威杂志《柳叶刀》上联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认为“新冠肺炎病毒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法新社消息,伊朗总统鲁哈尼抨击美国在新冠肺炎病毒问题上传播“恐惧”。(法新社报道截图)

这次美俄之间的信息战扯上了新冠肺炎病毒,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绝不仅仅是美俄争论谁对、谁错的问题,其实质是什么呢?作为基因研究最前沿的国家,包括美国、俄罗斯,都意识到,未来有可能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危险。比如,为什么最近有人会觉得病毒可能是从美国流出来的呢?

我们可以看到,2001年,布什任美国总统时,美国第一个宣布退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而且,当年,美国还非常得意地宣布,完成了人类基因组的草图绘制,这标志着基因组战争将由传说变为现实。2003年,当时美国的《军事医学》杂志曾发表过一篇文章,标题是《基因组计划与基因治疗通向下一代生物武器的途径》,这篇论文表明,美国已经走上了研究下一代生物武器的道路。所以说,从上述情况来看,有人怀疑美国,是事出有因,是有一定根据的。

当然,目前大多数人认为,新冠肺炎病毒并不是由于人为改变基因而产生的,不是人为制造的,但是,我们一定要防止未来出现这种问题,要让《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真正成为对世界各国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以此来制止未来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特朗普(资料图)

问: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的争吵只是美俄信息战的一个缩影。随着美国进入大选年,“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指控也在美国不断升温。美国情报官员日前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通报称,“俄罗斯正在干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以帮助现任总统特朗普连任”。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5日对此予以驳斥,称这种说法“毫无根据”。近几日,特朗普也一再否认“俄罗斯助选”之说,称所谓的情报“极度夸张”,是美国民主党人发起的“另一次虚假宣传运动”。一南教授,“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这个话题,可以说已经伴随了特朗普的第一任期,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

金一南: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速度超出了全世界大多数人的预料。其实,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加超出人们的预料。现在,信息传播的速度之快,让各个国家很难再加以人为的阻止。美国人声称“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难道美国没有干涉别的国家的选举吗?包括中东各国的,包括伊拉克、叙利亚的选举,实际上,美国人通过大量的信息系统,天天在干涉别国的选举。包括美国所发起的各种各样的革命,比如茉莉花革命、郁金香革命、天鹅绒革命等等,这不是干涉他国内政吗?当然,美国干涉他国有着非常好的包装,叫“人权、民主、自由”。但事实上,这种所谓的“革命”,难道就不是干涉别国的大选吗?不是干涉别国的政治进程和民主进程吗?美国是执掌着全世界互联网的龙头老大,有着利用信息干涉别国政治进程的最强大的能力。它不仅有这样的能力,更有这样的意图,有这样的先例。俄罗斯有吗?俄罗斯即使有这样的意愿,它的手段也是不足的。如果将来国际上能够通过一个公约,内容是禁止信息盗窃,禁止信息渗透,禁止利用自己的信息影响别人,我认为,这才能给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资料图)

问:据外媒报道,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以“俄干预大选”为由,向白宫致信,敦促对俄实施新一轮制裁。对此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5日报道称,正如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所料,有关“俄干预美国大选”的指控正大波袭来,这些偏执说法在抵达时将包括谎言、流言和假新闻。一南教授,仅从美俄这轮较量中就可以看出,美国的确很擅长信息战,为达目的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金一南:众所周知,互联网首先是在美国军队内部使用的。1993年,美国对全世界公布了所谓TCP/IP协议,全世界现在都可以享用互联网。所以,无论是互联网的基本架设,互联网的协议、规则,还是互联网的主服务器,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绝大多数都掌握在美国的手里。要说爆发信息战,美国占有最有利的态势。而且,无论从斯诺登的解密也好,从阿桑奇的解密也好,都能看出,美国通过拥有的在信息上的便利条件,对全球信息网络的监控,对全球各个国家的监管,都令人叹为观止。

我记得,在前不久,一家法国媒体报道说,法新社的一个记者到美国去访问,进入美国海关的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找他谈话,对他说,“我们知道,你在某年某月参加过法国的一个激进组织。”这让那位法国记者大吃一惊,为什么?这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他自己都快想不起来了,可美国人却能如此清楚地记得。

全世界谁能达到美国这种程度?只有美国一家,它掌握着全世界大量的信息,而且掌握的目的并不是善意的。比如,我们今天通过大量的物流数据,了解一个人的消费趋向,了解一个人的爱好,然后向其推送感兴趣的信息,以此来促进消费,促进市场的繁荣。这和美国掌握信息用来分析你、算计你,然后利用信息来颠覆你,完全不一样。美国掌握数据的目的是什么?它不是为了和平与发展,而是为了控制别人,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区别。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问:所以,在当今信息快速传播的国际环境下,只有全球所有国家共同签署一个维护信息健康和平发展的协议,共同遵守它,才是良性的发展方向。

金一南:是这样的。我们现在非常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制定一个条约,可以制止向信息战方向发展,可以制止某些国家利用信息优势窃取甚至干扰他国的政治进程。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说要阻断全球信息的流动。我们都知道,在信息化高速发展的今天,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信息的流动。我们主要考虑的是,信息化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我们要发展“利”的那一面,就是促进人们沟通,促进相互了解,促进社会繁荣,从而促进文明的融合,而不是通过掌控其他国家的信息去颠覆他国的政府,改变他国的政权。

同时,我们也真诚地希望,国家之间不要轻易地发动信息战,要让信息更多地用于人类社会的发展。

作者:金一南

本文来源:瞭望智库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20年2月27日,原标题为《美俄信息战扯上新冠肺炎疫情,金一南:希望<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真正具有约束力》。

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

随着新冠病毒席卷全球,一条“台湾节目追溯新冠病毒源头,然后追到美国去了”的视频火了。节目中,有关嘉宾判断新冠病毒源头可能在美国的主要依据,正是前不久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在ChinaXiv论文预印本网站上联合发布的一篇论文。

这篇引起台湾节目关注的论文说了啥?依据这篇论文,能否得出新冠病毒的源头在美国的结论?为此,记者特别邀请了兰州大学研究员赵序茅,为大家解读这篇论文中的相关信息。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1 病毒溯源:找啊找啊找“爷爷”

此次台湾节目之所以将新冠病毒源头追到美国去,一个重要理由是:在美国发现了单倍型H38的病毒样品。

什么是单倍型?从事气候变化生态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的赵序茅打了个比方:正如一个公司由多个职责不同的部门相互协作才能有效运转,病毒的特性也由很多基因决定,单个基因不能发挥作用,这一个个单倍型就好比一个个独立的部门。简单说,单倍型就是决定同一性状的基因组合。

这篇由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郁文彬等人合作的论文,收集了覆盖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截至2月12日),并发现这93个病毒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

而且,论文中,单倍型演化关系显示,单倍型H13和H38是比较“古老的”单倍型,通过一个中间载体——mv1(可能是祖先单倍型,也可能是来自中间宿主或“零号病人”)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关联,并通过单倍型H3衍生出单倍型H1。

根据这一单倍型演化关系,如果我们简单梳理,可以得到下面的两组示意图:

mv1→H13→H3→H1

mv1→H38→H3→H1

这意味着什么?“最开始的是单倍型mv1。”根据赵序茅的解读,新冠病毒就像一个家族企业,

H38和H13是病毒的第一代创始人,我们可以称之为爷爷辈单倍型;

之后的H3是病毒的第二代掌门人,我们可以称之为父辈单倍型;

而H3衍生出孙子辈H1,则是病毒的第三代掌门人。正是这个孙子辈H1让病毒空前强大,如日中天。

H1又衍生出曾孙辈的H56和mv2,作为第四代掌门人。

按照正常逻辑,爷爷辈的单倍型所在地就是病毒的祖籍。但论文研究团队发现,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其样品单倍型都是孙子辈的H1及其子孙后代(也就是单倍型H2、H8-H12),仅有的一份武汉样品单倍型H3,也就是父辈单倍型H3,还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据此,并结合病患发病时间记录和种群扩张时间,论文研究团队推断: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进来,在市场中发生快速传播蔓延到市场之外。换句话说,该论文认为,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2 疑问来了:源头在不在美国?

研究到此并未结束。顺藤摸瓜,论文研究团队对两个“古老的”单倍型,即爷爷辈单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样品又溯源,发现他们分别是来自深圳的病患(广东首例)和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其中,美国的这个病患就是台湾节目中提到的单倍型H38的病毒样品。

既然爷爷辈的单倍型是在深圳和美国发现的,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深圳和美国就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呢?

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关于判断新冠病毒来源,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曾说了两点:

一、这个病毒出现的时间点,哪里最先出现的,要追究这个时间的先后;

二、要寻找它在进化树上面的位置,后面基因的进化是在前面的基础上。

而追踪爷爷辈单倍型H13和H38患者的感染时间和活动轨迹,论文研究团队发现,两位患者的旅行记录显示,他们应该都是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在武汉活动期间被感染的。换句话说,论文研究团队认为两个爷爷辈单倍型H13和H38来自武汉。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此外,台湾节目认为在美国的病毒中包含5个单倍型群,所以美国是病毒起源。这说明美国感染病毒的途径比较多,比如武汉、澳大利亚、深圳等。”赵序茅分析。

因此,基于这篇论文我们无法得出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的结论。

“根据基因组分析,新冠病毒的源头并不在华南海鲜市场。其源头究竟在哪,还需要相关研究者的继续追踪,但根据目前的相关研究,应该还在武汉。”赵序茅称。

3 专家解读:美国流感中有些人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既然如此,现有武汉样本,为何没检测到“爷爷辈”单倍型?论文研究团队认为,这可能是因为现有样品主要采自几家定点医院,而且样品采集时间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

按照赵序茅的话说,武汉病毒样品采集时间较晚。随着病毒的推陈出新,其单倍型不断壮大,多样性不断丰富。“武汉因为采集时间较晚,此时爷爷辈的单倍型很有可能已经被父辈、孙子辈的单倍型替换了。”

事实上,关于这项研究的局限性,论文作者郁文彬也曾在接受有关采访时坦陈,这项研究有个不足,那就是93个样本中,武汉样本主要是早期的,如果有更多武汉样本进行基因组测序的话,可能在溯源方面可以找到更多的证据,比如说找到 H13 和 H38 单倍型,可能可以帮助找到病毒来源。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病毒是不断更新换代的,根据这篇文章的研究报道,美国携带H38单倍型的病毒患者有过武汉期间的旅行史和武汉地区密不可分。且病毒确诊病例在美国的基数比较小,病毒扩散得比较慢,因此病毒更新换代也慢,因此找到爷爷辈的单倍型也不奇怪。最关键的问题是样本量太少只有93份病毒样品,且样品采集时间较晚,这是影响分析结果最重要的因素。”赵序茅如是分析。

鉴于此,论文研究团队提出,如果能在武汉其它医院早期的病患检测到这两种单倍型,将对于寻找病毒来源非常有帮助。

对于武汉为何会成为疫情主要爆发地,而较早出现爷爷辈单倍型的广东则相对较好?赵序茅分析:一来流落到广东的病毒量较少,二来地方发现后采取了相对严格的应对措施。反观武汉,病毒种群大,前期没有及时有效采取更严厉的举措,这就导致感染的人越来越多。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除了这篇中科院的论文外,台湾节目中有关嘉宾将新冠病毒源头追到美国的另一依据,是一则“美国流感死亡1.2万人,其中有很多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的相关消息。

对此,赵序茅认为,这种没有数据依据的推测可信度不够。他说,虽然新冠肺炎和流感的临床症状有一定的相似性,且两种都属于RNA病毒。但是这是两种不同的病毒,没有亲缘关系,且流感和新冠肺炎的检测方式也不同。

“人类和流感病毒打交道的历史悠久,对流感的检测远远比新冠病毒成熟,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流感快速核酸扩增试验就可以判断。因此,误判的可能性不大。”赵序茅称。

事实上,就在当地时间28日,世卫组织专家表示,目前尚无法确定新冠病毒源头。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表示,要确定导致人感染新冠肺炎的中间宿主动物,还有很多要做的工作。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正在积极研究。

作者:沈慧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瞭望智库

微信编辑:刘思乐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因为新冠肺炎,美俄又杠上了!金一南:这是一场信息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