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集团已换帅,悬念仍在

李保芳卸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一职尘埃落定。

3月3日,茅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发布的公告显示,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已不再是李保芳,变成了高卫东,后者原本是贵州省交通运输厅(省交通战备办公室)厅长(主任)、省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

与此同时,李保芳在上市公司层面的职位也将相应发生调整。上述公告亦显示,根据贵州省人民政府相关文件,推荐高卫东为贵州茅台董事、董事长人选,建议李保芳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茅台集团已换帅,悬念仍在

至此,李保芳全面执掌茅台集团共计一年零十个月。茅台集团虽换帅了,但悬念仍在。

卸任背后

李保芳此番的卸任,还是让大多数人觉得意外,甚至是有些匆忙。

疫情下,今年2月13日,茅台集团内部宣布复工。复工后,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接踵而至。2月26日,贵州茅台领导班子率先宣布调整,涂华彬、王晓维成为公司新的副总经理职位。与此同时,包括李明灿等在内三名副总则免职。

2月29日,茅台集团挂出消息称,集团党委将要为每个车间班子至少配备一名八零后干部,进一步补齐人才成长梯队。

3月1日,李贤富任生态农业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与此同时,习酒也出现人事调整,汪地强接任习酒副董事长。

直到李保芳卸任的前一天,3月2日,集团内部的人事变动还在持续,当天贵阳办事处、对外投资公司相继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相关人事调整决定。

“这一波大调整后,袁仁国的旧部基本都不在了。”一位酒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现年62岁的李保芳,是在2015年8月份开始任职茅台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职位的;同时也是贵州茅台董事、代行总经理。2018年5月6日,李保芳接替袁仁国,正式成为茅台集团新一任董事长。

李保芳全面执掌茅台集团后,内部史上最大的反腐改革就此拉开序幕。这场反腐带来的,不仅仅是内部人事大调整,还有茅台酒营销体制的改革。高管变动方面,多位官员空降茅台集团内部,与此同时,前高管也频繁落马。在2019年这一年里,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袁仁国等就有8位前高管被查。李保芳也在极力斩断茅台酒旧有的销售渠道利益链,解决以往渠道寻租现象,由此大批违规经销商被清理出局。

在李保芳任上,可以说,他实现了把权力关进了笼子里,某种程度对经销商起到震慑作用。

“公开透明的营销体系让我们现在的办公大楼变得冷冷清清,过去从早到晚,总有人在那候着;现在逢年过节看不到有人提着蛇皮袋在那里招摇、送东西。因为现在的计划是透明的,不需要人来跑了。”在2019年年底茅台酒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曾总结了一年多以来营销体制变革给带来公司的变化。

李保芳铁腕改革,势必动摇传统经销商利益,后者自然也留有有怨言。李保芳的铁腕改革下,茅台酒的渠道格局从传统的专卖店转成了卖店、商超、电商、团购并存的渠道新格局。

“我们对他的评价还是比较中性,我们跟茅台方面的合作还在投入期,公司对我们也没很特别的关照,总体上,对方还是比较尊重我们合作方的。”一位茅台集团经销商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之前有听说他一直希望可以平稳顺利退下的,在体制下急流勇退也挺好的。”上述经销商人士说道。

也有人认为,李保芳的退下,是正常退休。

留下的悬念

与李保芳同样,高卫东也是官员出生。高卫东现年48岁,早年曾是贵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建设环保局局长助理,期间担任过贵阳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建设环保局局长、贵阳市副市长等职位。此次赴任茅台集团前夕,高卫东的身份还是贵州省交通运输厅(省交通战备办公室)厅长(主任)、省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

高卫东的到来,茅台内部的改革还能否延续下去?

2019年年底,在茅台酒的经销商大会上表示,李保芳也反思,茅台酒整个销售系统目前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合力,缺乏从大局和全盘上对市场的把控,缺乏系统性的研究和统筹。有的干部和个别经销商顾虑多,工作见子打子、得过且过,该干的没有干、该干好的没有到位。茅台新的营销体系,主要是新机制、新规则虽已初步建立,但运行仍未完全达到预期,亟待完善和优化;商超、电商、团购等渠道尚未完全理顺,经销商基础管理亟待加强;第三代茅台专卖店建设推进情况不尽如人意,线上线下的互动和联动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茅台内部可改革的空间大,包括提价、集团与上市公司的资源整合等。只要不乱来,茅台内部的表现应该不会太差。在反腐上,新掌门人要面对的压力小很多了,毕竟李保芳已帮忙解决了大部分。”一位私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对于接替者高卫东来说,此时新冠肺炎疫情下,白酒行业面临不确定未来。前期居高不下茅台酒价会不会在2020年迎来拐点呢?

多位酒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餐饮行业打击力度并不小,多数餐饮只能停业,这进而殃及白酒行业,因为餐饮是极为倚重的销售渠道。

“这次疫情会加入白酒行业的淘汰进程,中小酒企会被加入淘汰出局,行业继续向品牌化集中。”一位酒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从前期的贵州茅台股份划转到这次的茅台集团人事变动,也在传递出贵州省政府方面在强化控制力。“我国西部落后省份的贵州省对茅台酒厂赋予振兴贵州经济,盘活政府融资平台,振兴贵州金融有更大更重要的使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茅台集团已换帅,悬念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