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学生服用“大锅药”,谁给教育部门治病开方的权力

云南临沧市临翔区教体局2月29日下发通知,要求区直属学校及幼儿园的学生家长,自行购药并上传喝药照片。当地部分药店出现抢购潮。3月2日上午,临沧市教体局回应称,服药一事基于自愿原则;争议做法,系个别教体局、市直学校开展,目前“暂不执行原通知”,开学时间已延期。

强制学生服用“大锅药”,谁给教育部门治病开方的权力

图据我们视频截图

哪怕中医药有当地教育部门强调的“治未病”的作用,但强制要求所有学生,包括幼儿园孩子也服用“大锅药”,并上传照片,把这作为开学返校的前提条件,则是当地个别教育部门滥用职权的乱作为行为。在防控疫情中,各地教育部门、学校要积极作为,但不能打着防控疫情的旗号“乱作为”,做不利于学生身心健康,以及折腾学生、折腾家长的事。

从网传文件看,不仅强制学生服用“大锅药”,还要求每日将服药情况上报。对于此要求,或可以解释为,是为了孩子身体健康。但是,“大锅药”说到底也是处方药,教育部门并不具备给所有学生开处方药的权力,此举自然也缺乏健康孩子服用“大锅药”的依据。

众所周知,近年来国家反复下文,规定地方教育部门、学校不得强制或者变相强制学生(学生家长)购买教辅读物、电子产品。可是,强制或变相强制行为仍然未能彻底杜绝。此次要求学生服“大锅药”,是与“开学返校”挂钩的,这就迫使家长必须去药房买药,让孩子服用——这就有了强制的意味。对于这类行为,调查、追责应是事后应有处理措施,仅仅叫停,或还不够。

目前,各地相关部门明确“停课不停学”进行在线教学,不得强制要求所有教师都录课、上直播课。但是,仍有少数地方学校,把线下课表搬到了线上。似乎所有教师都上直播课,才是“积极作为”。但实际上,用已有的在线教育资源进行在线教学,体现不了自己的作为,本质上仍是形式主义做派,追求的不是实际的教学效果,而是为“留痕”打造教育政绩。

这同样适用于让学生服“大锅药”事件。也许在文件制定者看来,此时给学生服“大锅药”,既体现了对学生身体健康的重视,又显示出中医药在防控疫情中的重要作用,乃一举双得。但是,如果真从学生身体健康出发,就需要有基本的医学常识,不了解学生的身体健康情况,不问诊就开药,若因服药引发了安全问题,谁来负责?谁能负责?

其实据媒体报道,早在2005年,云南就曾发生给学生集体服用“大锅药”中毒事件。据报道,云南省禄劝县茂山乡红石岩小学为预防学生发生水痘,集体服用“大锅药”之后,151名学生陆续出现拉肚子、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其中一名小学生抢救无效死亡。

前车之鉴犹在眼前,这事的发生难免不让人心有余悸。

当下,本是对学生进行生命教育、生活教育、生存教育、科学教育的“好时机”,而当地个别教育部门的做法,无疑为科学教育提供了一个反面案例。重视孩子身体健康,必须坚持科学规律,需要各地教育部门、学校的积极作为,而不是乱作为。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熊丙奇

编辑 汪垠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强制学生服用“大锅药”,谁给教育部门治病开方的权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