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一、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若论改名改得最惨的,非西安莫属。西安的古称是长安,意味着国家“长治久安”,历史上十三个王朝建都于此,总计建都时间1077年,世界四大古都之一,是中华文明的发扬地、中华民族的摇篮、中华文化的杰出代表。无数影视作品让长安城名传世界,无数经典诗词无不彰显其文化的源远流长。但是,改名之后,人们谈到西安,往往却是那里的肉夹馍了。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长安城楼

二、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徽州的建筑自成一派,自有“徽韵”,徽州的风景像是一位青衫士子研墨浅描,让人一见倾心。徽州,已隐隐作为安徽的代名词而被世界熟知,1987年为了响应黄山旅游和知名度将千年徽州之名祛除而改名黄山市,改成“黄山市”之后,黄山即没有因所在市改名而增添亮色,“黄山市”也没因改名而名声大震,反倒失去了悠悠古韵。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徽州古韵

三、“兰陵”部分改枣庄

最初的兰陵叫次室,属于鲁国,后被屈原改为兰陵。字面意思很简单:开满兰花的高地。所以在屈原心里,“兰陵”就是“圣地”。不过兰陵这个地方并没有完全消失,虽然曾包括现枣庄市大部及兰陵县西南的兰陵郡已不复存焉,但兰陵古镇,也就是次室旧址依然在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内。所以,如果你说你是兰陵王,我恐怕要称你一声“枣庄王”了。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枣庄王

四、汝颍多奇士,汝南

汝南也就是现今的河南驻马店。都觉得“汝南”这个地名很风雅,“驻马店”则粗鄙不堪。其实在古人眼里,汝南也只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名字:汝水之南。和现在的河南、河北一般,无非就是地理特征+方位的命名方式。简单直白,算不上什么风雅。所谓“风雅”之意,都是后人将历史文化内涵附着在地名上造成的。可是驻马店“贵族”哭了,想当年我们这里叫汝南!自我介绍说的是“汝南是我的郡望”,多么的高贵风雅。现在呢?“我是驻马店贵族”……谁说“杀马特贵族”下班别走,保证打死你!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汝南

五、包头吕布、石家庄赵子龙

我乃蒙古包头吕布、河北石家庄赵子龙,咋这么别扭呢,从战国至唐朝,包头境内曾几次建筑过一些古城。最早是赵武灵王于公元前306年(武灵王20年)筑九原城。公元前221年秦为九原郡。所以应该是九原城吕布。赵云,常山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属石家庄)人。如果赵云复生听到石家庄赵子龙,那是个怎样情景?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赵武灵王

六、合肥才子包拯、公孙策

许嵩一曲《庐州月》让更多人了解到庐州这个名字,可是改名合肥之后,庐州才子称呼有点过时了,应是合肥才子。庐州月也应该是“合肥月”。有网友戏称:小时候,总以为合肥是生产复合肥的地方!“庐州”的叫法是从隋开皇元年开始,那之前叫啥?合淝,因东淝河与南淝河在此汇合而得名。不是你们想的两个胖子或复合肥什么的。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合肥包公祠

一个地方改名有许多原因,但是,改名时且深思:换个名字也就放弃了当地悠久的文化底蕴。或许再过几年,再没人知道徽派建筑发源黄山,没人知道长安不是只存于历史,而是在我们眼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盘点那些被“改坏了”的地名,当地人后悔不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