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干货!钟南山院士一连串“警示”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广州2月27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林洁)2月27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保障专题新闻通气会(广州医科大学专场)举行。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院士回顾“非典”广州经验,介绍广医疫情防治特色和经验,并回答记者多个问题。

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疫情

研判疫情发展是钟南山的重要工作之一。在疫情爆发初期,他提出要注意两个情况:一是武汉病情极为严重,二是湖北以外地区传染非常快。他在1月20日明确提出新冠肺炎“人传人”和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事实,对国家考虑防控战略起到了重要作用。

世界卫生组织将传染病的程度分为三级,其中二级是国家多处爆发。钟南山说,武汉出现了大规模爆发,但是在我国其他城市并没有大规模的爆发。这与以往传染性很高的疫情很不一样。与一般传染病疫情不同,新冠肺炎传染情况比SARS还高。“一个人能传染大概2至3人,说明传染速度很快。严重的患者传染性还会更强。”

对此,钟南山提出两个应对措施:一是武汉一定要控制住,要加强支援武汉的医护力量和物资力量;二是加强全国联防联控,“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是最古老也最有效的方法”。所以,没有发生新冠肺炎全国性的大爆发。

从国家战略层面看,对病情预测怎么样?钟南山介绍,《柳叶刀》一篇论文用传统模型进行流行病预测,估计2月4日,中国新冠肺炎病例将达到16万人。但广州医科大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在传统模型的基础上,加入了两个影响因素:国家强力干预和春节后回流高峰影响。

钟南山表示,我们预测的高峰应该在2月中接近2月底出现。当时,他就接到微信,说“这预测在几天之内被碾得粉碎”,国外预测疫情控制最早在5月底。“因为有国家强力干预和群防群控措施,我们想来比一比!”

到了2月15日,疫情数字果然下来了。钟南山说,“我们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

“4月底基本上可以恢复工作了。”钟南山表示,这是指国内的情况,国外的情况还有待观察。国内的源头在武汉,现在武汉下了很大力量进行疑似病例的鉴别、隔离。目前,火神山、雷神山已经有空余病房了,说明患者陆续出院了。“及时隔离真的是最要害的问题。”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钟南山认为,这是本次疫情暴露出的我国重大疫情防控的短板。

钟南山指出,新冠肺炎12月31日就已经明确,1月3日已经分离出病毒毒株,1月7日报告了联合国,同时报给了地方和国家疾控中心,但信息仍然没有发布。“CDC的地位太低了,只是卫健委领导下的一个技术部门,要一级一级上报。在有的国家,CDC是直通最高层的,甚至可以直接向社会发布。因此,要提高CDC的地位,赋予其行政权,否则未来可能出现同样的问题。”

钟南山说,17年前,“非典”在广东出现,当时经过近50天香港才明确是什么病毒。而这次,我们很快就发现是新型冠状病毒,国家制定出台了很多检测防控方法,进步很大。他坦言,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不是一时一阵,投入肯定比产出要多。

专家组在媒体上表示“人传人”是1月20日,更早时CDC已经确认“人传人”,并向地方政府上报,由地方政府决定如何处置,CDC无法再做什么。“如果以后还是这样的话,可能还会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

李文亮医生也很早就发出了预警。钟南山说:“没有得到重视。对于这个疫情,一是不了解,二是没有充分重视,这非常需要改变。”

钟南山说,很多人对SARS印象很深,当时也做了不少研究。早前,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还制作出MERS的动物模型。但是,人们会觉得这是偶然性事件,后续相关的研究就变少了。总的来说,还是大家对突发性传染病的重视不够,没有持续的科学研究。

“在治疗上,我感觉大家对新冠肺炎束手无策,只能根据原理,用现有的药考虑治疗。”钟南山坦言,对防控问题的重视,需要长期的积累。

重症病例为何难以治疗

早先在武汉存在大量的疑似病例,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诊断鉴别。美国流感爆发时也出现大量死亡病例。为此,钟南山院士团队加速了研发和临床验证。如何在短时间鉴别新冠病毒与流感,这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要考虑怎样更好确诊,除了核酸检测以外,新型冠状病毒的抗体检测包括IgM和IgG。IgM抗体阳性表示近期感染,IgG抗体阳性表示感染时间较长或既往感染。2月22日,通过国家药监局凌晨2点应急审批,通过了两个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的审批。

目前,广州医科大学推出了多种治疗方案。钟南山说,“大敌当前,用现有的安全的药是完全对的,空白对照在医学伦理上也说不过去,十几二十天研发新药根本不可能。”这些药物方案,初步观察磷酸氯喹的治疗效果好一些,但是还有待观察。接下来,还会进行认真的对照实验。

重症病例为何难以治疗?钟南山分析,新冠肺炎跟SARS有一个不同的特点,就是小气道里的黏液非常多,非常浓稠。这是钟南山团队要研究的重点。“武汉危重病例病死率接近60%,我们准备挑战一下。”

超大型城市如何预防急性传染病?钟南山认为,最重要是控制上游,早预防、早发现、早隔离,就比较难产生聚集性爆发。同时,病例应该收治在定点医院,而如果到普通医院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

钟南山特别提出,危重病例必须跨学科综合救治。每个专业有它的特长,传染病做好预防,更重要是生命支持,支持疗法主要是针对重症的,未来应加强对重病学科的投入。

“现在,正在密切观察已有的病例,对他们进行专业护理,保持生命稳定的情况下,病毒的载量在不断下降,运用多学科综合治疗,患者是可以过关的。”

“复阳”患者再被感染的概率很低

广东初步数据显示,14%出院患者“复阳”应如何应对?

钟南山说:“可以准确地回答,一个患者得了新冠肺炎治愈后,做了抗体检测,如果是强阳性,他重新感染的可能性很低。”

钟南山表示,患者“复阳”可能有多种因素。核酸检测是最近才研发出来方法,存在试剂本身的问题。检测的方法、采样方法对阳性率的影响很大。“复阳”患者有可能原来就不是阴性。粪便排出来的是核酸的片段。有没有感染的可能?这个值得再观察。他建议在家隔离检测到阳性时,24小时后需要再检测,有可能转阴性。如果两次都是阳性,则需要去就医。

根据微生物的生长传播规律,一般感染后的患者,如果体内IgG抗体呈现4倍的增高,则可判断患者应该不会再被感染,并不是再发病。“至于粪便、肠道有一些病毒的残余,现在的要害是,到底会不会再传染给别人,还有待观察。”钟南山说。

目前,正是复工回流高峰。钟南山说,之前我们的预测模型是回流之后又出现一个高峰,但是到今天,预测的高峰还没有出现。

现在上下火车、飞机都要检查,病毒自然传播的规律被打断了。“双管齐下这样做,我们有信心病例数字不再上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复工,钟南山提出,如富士康几万人在三千平方米的工厂工作,工人要接受“双检测”,核酸检测和IgM检测。大企业人员聚集度更高,对于大企业复工要非常注意,大企业有很多区间,建议员工间隔1.5米以上。“所有工厂的自来水龙头、下水道必须保持非常通畅。当年SARS时,香港有一个案例就是由于下水道堵了,粪便干燥造成了气溶胶传播。”

全球需要形成联防联控机制

目前来看,中国增加的病例已经少于国外增加的病例。国外比较突出的是韩国、伊朗和意大利,可能中国做法有一些启发。所以,这个周末钟南山将应邀向欧洲呼吸学会做一个视频报告。“这是人类的病,不是某一个国家的病。”目前,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有临床试验的药品已经寄到了钟南山团队,后续会做严格的对照观察。

钟南山说,我国对新冠肺炎疫情从群防群治到联防联控,防控措施提高一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病例数在达到高峰之后很快就下来了,“这个机制是很难得的,目前蔓延很快的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方案,做到早发现、早隔离,这个很关键。”

至于此前日本“钻石公主号”采取不许下船,等待隔离的做法。钟南山认为,这种疫情防控措施有点失败,越隔离,患病者越多,船只是闭路系统,非常容易造成感染。

至于国际病例增加会不会导致再过一段阶段,中国从输出病例国变成输入病例国?

钟南山回答:“有这个可能!韩国新冠肺炎病例增加非常快,MERS流行时,增加也非常快。他们需要强化国际合作交流,分享经验。全球需要形成联防联控机制,特别需要国际合作。“早发现,85%以上都能好起来,除非自己免疫系统非常差。”钟南山发现,危重症病例的死亡率比普通病例高9倍,特别是有高血压、心脏病、慢阻肺、肾脏疾病等基础疾病的患者。“传染病病死率出现极强的地区差异,这在过去是没有的。”

“国家合作联防联控是非常重要的,危难当头,日本、韩国没有忘记对我们的支持,当疫情在日韩发展,我们也不能忘了对他们的支持。”钟南山说。

钟南山表示,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但未必发源于中国。这是否意味着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也有可能在国外,是输入到中国来的?对此,钟南山说,从科研的角度看,“首先发现”和“发源”不能划上等号,但我们也不能就此判断疫情是来自国外。只有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有了结果,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

吃野生动物是人类陋习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制定这个政策对防控突发传染病有重要意义。

人跟动物的关系越是密切,对生态的破坏越大,带来的病毒往往更容易传染给人。通过此前的调研,钟南山断定浙江舟山群岛的蝙蝠带有新冠病毒,而前段时间,华南农业大学发现穿山甲携带的病毒也有高度的同源性。

钟南山举了个例子,2015年,广西有5个人进入了一个弃用的矿井,出来后同时发生肺炎,有3人死了,那个矿井里头有大量的蝙蝠。当时,钟南山还请了几位专家去看,并同时取材(蝙蝠),但研究没有继续做下去。

“接近80%的疫情源头都是野生动物,但现在我国食用野生动物基本上是禁而不止,特别是在广东。‘非典’时期已明确,果子狸是SARS很重要中间宿主。”钟南山说,市场上很多野生动物都带有冠状病毒,它们本身不会发病,但吃它们,就会出大问题。当年,在广州的增槎市场,有80%的果子狸带有病毒。

“吃野生动物本来就是人类的陋习。”钟南山说,进入21世纪以来,已经爆发了3次冠状病毒疫情,SARS、MERS和新冠病毒。看到有冠状病毒感染,一定要马上防止扩散。“凡是冠状病毒,凡是一看有聚集性,马上要严防扩散。这一次就是极大的教训。”如果我们能在去年12月初或是今年1月初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病例数将大大减少。我们曾经估计过,如果在1月25日才采取措施,而不是1月20日采取措施,新冠病患将达到十几万人。

“但现在还不清楚,这个病毒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之前就有的?谁是第一例?我不相信只是穿山甲携带。”钟南山肯定地说。

都是干货!钟南山院士一连串“警示”都是干货!钟南山院士一连串“警示”都是干货!钟南山院士一连串“警示”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s://app.cyol.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都是干货!钟南山院士一连串“警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