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自 2 月 19 日伊朗宣布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伊朗的疫情逐渐恶化,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迅速攀升。截至当地时间 2 月 29 日中午,伊朗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593 例,其中 123 例康复,43 例死亡。其中,高死亡率和已经披露出的多名官员确诊病例更不禁让人担忧。

危急时刻,异地他乡,当地华人同胞是否得到了足够的防护物资保障,成了在伊朗德黑兰工作的 Leo 和同事们担忧的事。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当地时间 2 月 29 日早上,Leo 一行人给伊朗戈尔干穆斯塔法国际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捐赠口罩。图 / 受访者提供

2 月 18 日晚,伊朗首都德黑兰的地标性建筑自由纪念塔为中国点亮。在这场特殊的灯光秀里,中文、波斯语、英语书写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字样,伊中两国国旗,武汉黄鹤楼图像交替出现,照亮了德黑兰的夜空。而在伊朗的疫情日渐危急的当下,留在那里的华人们也选择留在了那里,参与"战疫"。

"我们给 3 个地方的中国留学生捐了一些口罩,还要开车 6 个小时左右才能回到德黑兰。"当地时间 2 月 29 日上午 10 点多(文中均为当地时间),在伊朗德黑兰工作的株洲人 Leo 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他们 2 月 28 日在网上发布了可以捐赠口罩的消息,随后在德黑兰和外地捐赠了 2 万多个口罩。他和同事 2 月 28 日下午 3 点出发,前后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2 月 29 日上午 10 点多和记者连线时还在返程路上。

买了口罩决定捐给在伊华人

32 岁的 Leo 来伊朗已经有 11 个年头了,从事进出口贸易和为中国企业做服务的工作。

"疫情出现之后,我们这边的工作基本上就停了,主要是在线上和电话沟通。当伊朗出现第一例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戴口罩出门。街头戴口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N95 口罩从约 2.5 元人民币一个涨到了 30 元一个,后来也很难买到。" Leo 说。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 2 月 23 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市民戴着口罩出行。

近几天,新冠肺炎疫情在伊朗的发展速度令人忧心。截至 29 日中午,伊朗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593 例,其中 43 例死亡。而截至 27 日,至少有 7 名伊朗官员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宣布确诊的伊朗副总统玛苏梅 · 埃卜特卡尔为目前已知感染者中级别最高。此外还有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穆杰塔巴 · 宗努尔、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国会议员马哈默德 · 萨德吉、德黑兰一地区长官穆尔塔扎 · 拉曼扎德、库姆市新冠疫情管理长官穆罕默德 · 雷扎 · 加迪尔,以及于 27 日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 81 岁前伊朗驻梵蒂冈大使哈迪 · 霍斯罗沙希。伊朗卫生部部长纳马基更表示,数据显示,下周将是伊朗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高峰期。

危急时刻,异地他乡,当地华人同胞是否得到了足够的防护物资保障,成了 Leo 和同事们担忧的事。

"我们在德黑兰买到了口罩,决定捐赠给有需要的中国人。" Leo 介绍,2 月 28 日上午,他们在网上发布了有口罩捐赠的消息,让德黑兰当地华人去他办公室领取。目前,伊朗的华人,他联系上的大约 800 人左右。湖南老乡认识的不多,也就 20 个左右。

路上吃面包,聊天打发时间

特殊时期,外出不便,德黑兰之外的华人,尤其是留学生怎么办?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28 日下午 3 点,Leo 和一个同事选择开车出发去外地送口罩。

疾行 165 公里,Leo 先是从德黑兰开车赶到加滋温的一所学校,随后又驱车 260 公里,到了疫情最严重的库姆地区,在这里的一所学校里,留学生们正等着 Leo 一行人的到来。

回去,又是 160 公里的车程。等他们回到德黑兰时,Leo 已经开了 8 个小时车了,因为怕自己犯困,便又叫上了一个同事共同前去下一站:戈尔干。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 2 月 28 日下午 3 点,Leo 和同事开车 165 公里从德黑兰前往加滋温,随后疾行 260 公里赶到库姆,再开了 160 公里回德黑兰。拿上口罩继续前往 420 公里外的戈尔干。算上返程,总共驱车 1400 多公里。

Leo 说,两地间有 420 公里的距离,单程就需要 6 小时,开到一半,他们换了后来叫上的同事顶上。一行人赶到戈尔干时,已经是 2 月 29 日早上 7 点,但 3 人只匆匆休息了 2 个小时,便又忙着赶到当地一个目标学校送物资去了。

Leo 介绍,为了节约时间,他们路上提前告诉留学生们到哪里领取,每个地方发放口罩的时间不超过 30 分钟。由于库姆地区的疫情比较严重,留学生们于是派了两个代表来接收口罩,尽量减少人数。

一直开车,如何打发时间?Leo 告诉记者,一路上大家一直聊天。

"他们俩跟着我,一天都没有吃饭,都是在车上吃面包。" Leo 还说,他们如果实在困了,就在后排歇会儿,"(那里)可以供一个人躺着睡觉。"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当地时间 2 月 28 日晚,伊朗加滋温一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们收到了 Leo 一行人捐赠的口罩。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

▲当地时间 2 月 29 日早上,伊朗戈尔干穆斯塔法国际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们收到了 Leo 一行人捐赠的口罩。

中国留学生给他们做了早餐

采访时,Leo 还提到了一个令他记忆深刻的细节:2 月 29 日早上,他们到戈尔干的穆斯塔法国际大学时,"(有)学生给我们做了早餐,还很丰盛。"

"有好几种水果,包括香蕉、橘子。还有瓜子!菜做了好几个!有鸡腿、土豆牛肉、凉拌木耳什么的!有中国绿茶和其他 3 种饮料。" Leo 回忆,"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所学校学习波斯语的李同学告诉记者,伊朗各个城市基本都有中国留学生,在离家千里之外能收到同胞的关心,很是感动。

"有些东西是从国内带来的。他们连夜开车,几乎没休息,日夜奔波。"李同学说,他代表全体同学致谢,愿好人一生平安,"真是太感谢他们了!"

延伸

伊朗为何变成疫情重灾区

伊朗疫情另一个让人担忧的现象是高死亡率。根据截至 2 月 29 日中午的数据显示,伊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死亡率超过 7%。

实际上,伊朗是中东及地中海东部地区公共卫生系统最好的国家之一,该国一直在推广"医疗旅游"项目,因其"物美价廉"吸引了很多中东民众来此看病,进行心脏搭桥、外科手术等。那么,为什么该国会出现外界一直非常担心的高死亡率?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分析,按照伊朗人的习惯,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病情,他们不太愿意去医院就诊。而据伊朗的统计方式,疑似病例和轻症患者只要没去医院就医,就不会算在统计数字之内;而去医院就医的,多数病情已在重症阶段,死亡率自然就高。中国驻伊朗前大使华黎明也表示,问题还在于伊朗人的文化传统不太接受长期待在家里不出去,"让他们放弃聚会、不去咖啡馆、水烟馆等地方,是很难的。"

伊朗卫生部公关和新闻中心主任贾汉普尔 28 日表示,新冠肺炎患者在伊朗死亡率高的原因:一方面,疫情初期,伊朗检测试剂匮乏,很多疑似患者无法确诊;另一方面,伊朗数年来未发生大规模传染病疫情,国内医疗体系对此缺乏足够经验。

贾汗普尔把伊朗检测试剂不足归咎于美国对伊朗实施的经济制裁。他说,自 2018 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制裁"后,伊朗的进出口贸易就受到较大冲击。伊朗政府多次公开表示,美国对伊朗和伊朗人民的制裁是"经济恐怖主义"。一些诸如特殊疾病的药品、高级医疗器械等物资伊朗方面几乎无途径获得。

面对疫情全球蔓延的威胁,美国政府近日放宽了对伊朗的制裁,允许伊朗购买医疗物资与食品,用以应对该国境内不断扩散的新冠肺炎疫情。美国财政部 27 日发布的豁免许可指出,伊朗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进行人道主义货物的贸易。与此同时,美国还与瑞士敲定了一项人道主义贸易协定,保证瑞士可向伊朗出口人道主义货物而不受到美国制裁。本报综合

动态

一天新增 813 例 韩国累计确诊 3150 例

据韩联社最新报道,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称,当地时间 29 日 9 时至 16 时,韩国新增 219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 3150 例。与前一天下午 4 时相比,一天内新增确诊病例 813 例。

累计确诊 888 例 意大利考虑只公布重症

根据意大利卫生部 28 日 18 时公布的数据,意大利累计确诊 888 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累计 21 例死亡病例。此外,意大利政府考虑只公布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数目,以避免民众过度恐慌。

潇湘晨报记者朱宗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在伊朗湖南小伙开车1400多公里,给中国留学生捐了2万多个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