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阅读提示:方舱医院患者出院还是比较快的,这样周转起来,就可以接收大量的病人,可以做到“应收尽收”。

直到2020年的2月初,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仍然仿如“暗夜”——社区还有大量感染者未能得到诊断,他们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病情很可能变重;而且,他们会感染周边其他健康人,成为疫情扩大的源头。

2月3日,建设方舱医院的方案公布。当天,武汉市征用体育馆、展览馆、学校教室等空间改建为病房。方舱医院的名字,对于绝大多数公众来说非常陌生,这个在军队系统常被提起的医疗形式,实际上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武汉的各家方舱医院运转半月余,最初有患者抱怨供电不足、夜里太冷,也有网友质疑患者集中收治增加交叉感染风险,但这些问题和质疑,最终都一一得到解决和破解。如今方舱医院每天有数十人出院,而方舱医院患者们的生活,也通过各种视频展现在公众面前。

2月15日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介绍,武汉1月23日到2月1日每日新发生的病例数处在较高的水平,但是2月1日以后每日新发病例数呈现下降趋势。

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湖北省委常委王贺胜介绍: 2月2日以来,武汉大力推动对“四类人员”的集中收治和隔离。武汉已将一批体育馆、会展中心、培训中心等改造成了方舱医院和隔离收治的场所,已经开放了9个方舱医院、6960多张床位,在院患者达到5606名。

从目前的情况看,建设方舱医院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方法,在控制武汉新冠疫情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要实现“应收尽收”的目标,方舱医院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方舱医院平稳运行半月

2月4日,全国的观众通过新闻中的视频和照片,看到了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洪山体育馆的方舱医院病房内景。洪山体育馆是武昌人熟悉的体育馆,建成已经有34年,按照介绍,洪山体育馆“是湖北省及武汉市举办各种重大体育赛事、大型文艺演出、商贸活动以及各类政治集会、庆典活动的主要场所”。

不过,武汉人可能从未见过洪山体育馆这样的景象:体育馆场地上,整齐摆放了一排排病床,床上的床单、被套花色并不统一,花花绿绿,并不像医院病房里那么严肃。所有的病床又被简易隔板分割成若干个区域。这个时候,方舱医院还没有住进病人,大家很难想象,偌大的体育馆空间,几百名患者们如何在里面接受治疗和生活。

2月5日晚上,刚刚安装好基本设施的武昌方舱医院,迎来第一批患者。第一个晚上,由于一些基础设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刚入住的患者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有插座,但没有电。床上铺了电热毯,也没有电。没空调,很冷。厕所没人打扫,太脏了。”有住进方舱医院的患者向《新民周刊》反映。

不过很快,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解决。“的确,第一天方舱医院里还有很多保障没做好,有时候会断电,很冷。但很快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空调开起来,里面很暖和。患者吃的盒饭我看过,比我的盒饭好。”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华山医院医疗队是最早进驻武昌方舱医院的外省支援医疗队。

最近,方舱医院里一些病人做起了志愿者,帮助护士发饭、整理病房。“患者之间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对他们的心理健康有好处。大家从电视上也看到了,病房里还开展了一些简单的健身活动,做做操、跳跳舞。方舱医院的作用,不仅是提供身体疾病的治疗,也要关注到心理上的康复,大家在一起,就不会那么恐惧。”马昕教授说。

传染病疫情中建方舱医院,不是第一次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2月4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接到再次组队支持武汉的通知,立即组建了一支由46位救援队员、6辆移动救援车组成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赴鄂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这支医疗队是全国各地支援武汉各家方舱医院的医疗外援之一。

医疗队由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教授任领队、感染科副主任张继明教授任队长,医务处贾波和后勤保障部副主任王兵任副队长,队员包括临床医生、护士、医技、管理、后保等医院各部门骨干人员。这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后来被编号为“华山医院第三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简称“三纵队”,因为2月9日,又有一支215人的华山医院第四批医疗队奔赴武汉。马昕副院长被任命为华山医院援鄂医疗队总指挥。

华山医院“三纵队”到达武汉当天,医疗队迅速展开帐篷医院,仅仅用了几个小时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当天就开始收治病人,成为武汉最早接收病人的方舱医院。

马昕教授介绍,方舱医院并不是新鲜事物,中外历史上都用过。一般而言,重大的自然灾害后,比如地震、洪灾以后,方舱医院作为初步治疗和收容病人的医院,可以收治大量的病人。

他介绍,方舱医院的核心是移动医院,这次全国70多家医院开来了自己的移动医院,每个移动医院由六七辆医疗车组成,有宿营车、水电车、炊事车、影像车、检验车,每辆车都像变形金刚一样,展开来就是一家野战医院。征用体育馆、校舍做病房,是方舱医院的延伸,这样方舱医院就可以收治更多病人。

方舱医院在传染病疫情中的应用过去也有过。1988年上海甲肝疫情,30万人感染。当时正值寒假,政府征用了大量的校舍,用来隔离病人,实际上也是方舱医院的概念。“上海甲肝控制取得了胜利,很了不起。”

提供药物治疗,为社区隔离传染源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洪山体育馆总共有800张床位,华山医院、湘雅二院、中国医科大学一附院的医疗队以及外省市支援的两支护理团队,与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一起,共同管理武昌方舱医院,总共有13支医疗护理队伍一起合作工作。

各家医院有各自的任务。华山医院医疗队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一起管理250张床位。马昕教授告诉《新民周刊》,华山医院医疗队在武昌方舱医院工作的人员中,有20位医生和护士,还有其他技术人员。“我们带来的感染科的精兵强将,以咨询班的形式参与工作。”

他告诉记者,医生每天早晚两次查房,了解患者的病情。目前医院向轻症患者提供必要的口服用药,有西药也有中药。有的患者有其他基础疾病,比如糖尿病、心脏病,医生也会给予药物治疗。主要是口服用药,必要的会采取静脉用药的方式。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华山医院医疗队尝试一些诊疗上的创新,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比如说我们开始用平板电脑查房,病人在病房里通过平板电脑,与在清洁区的医生交流。方舱医院里的患者是轻症患者,多数患者不需要每天躯体检查,主要是语言的交流。

用了这个新方法后,一方面医生查房效率提高了,在清洁区医生查看资料更方便。另一方面病人也满意。因为进病房我们的医生必须穿好防护服,带着护目镜、手套,翻阅资料非常不方便,所以医生跟每个人谈话的时间不可能很充分。现在通过视频查房,病人跟医生沟通更充分了。

必要的进病房查房我们要做到,比如对重点病人的检查,但不必要的职业暴露可以减少。”马昕教授说。

马昕教授认为,方舱医院更重要的一个作用,是通过集中收治轻症病人,切断社区传染源。“如果病人在社区里,家庭隔离的条件肯定是不够的。他们要吃饭,要跟别人接触,他们就可能是传染源。患者在社区里可以一个传染三个,三个传九个,感染人数几何级数的增长,这对疫情控制非常不利。方舱医院建设起来比较快,社区里的病人能够住进来,一方面他们可以得到治疗,病情重的我们及时转到收治重病人的医疗机构。另一方面,在这里集中隔离,就切断了社区传染。”

2月11日,方舱医院第一批34名患者出院,其中武昌方舱医院就有28人出院。病人出院给公众极大的信心,也可以让床位流转起来,接收更多的病人。“现在每天都有几十人出院,接下来方舱医院每天出院的病人可能超过百人。”

“应收尽收”是目前控制武汉疫情发展最关键的一个措施。如果方舱医院的床位数,比确诊病人多,患者都收进方舱医院,疫情就能得到控制。

“目前看,方舱医院患者出院还是比较快的,这样周转起来,就可以接收大量的病人,可以做到‘应收尽收’。”马昕教授说。

培训近千人,控制好方舱医院院感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2月5日华山医院第三批医疗队到达洪山体育馆,迅速展开帐篷医院,仅用几个小时做准备,当晚开始收治病人。医生们首先在帐篷医院内对社区送来的病人进行预检,包括登记患者的病情,做胸部X光检查,血液检查。

马昕坦言,方舱医院对于公众是新鲜事物,对于医疗队来说,管理上也存在很多挑战。特别是网友们关心的院内交叉感染,就是医疗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方舱医院是体育馆改建的,院感控制是一个难题。如果这里面出问题,不仅是医护人员,这里面还有警察、保安、保洁员等等,都是有危险的。”马昕教授说,华山医院在院感控制方面非常强,所以华山医院医疗队的专家主动承担起了整个洪山体育馆的院感设计和优化工作。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张继明教授,带着护士长,把方舱医院每个角落都跑了一遍。什么地方是清洁区,什么地方是污染区,进出的流程是怎样的,规范怎么制定,都是华山医院的专家在做规范。

华山医院医疗队承担了大量的院感控制培训工作。“方舱医院里工作的医护人员,有的年资比较低,有的是其他专业紧急调来的,大家都要先做好培训再上岗。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近千人的培训,包括我们自己住的酒店,连酒店员工都要培训,这样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院感控制流程做好了,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去工作,如果不做好准备,是极不科学的。”

据介绍,华山医院的专家牵头制定了方舱医院轻症患者的诊疗流程和标准,目前正在做最后的整理,有了标准和流程,方舱医院运行起来效率就会更高。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

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

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抗击疫情 | 方舱医院,被寄予厚望的抗疫“方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