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孙杨被禁赛的几个疑点,反兴奋剂机构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重磅!孙杨被禁赛的几个疑点,反兴奋剂机构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昨天下午孙杨被禁赛八年的新闻传遍网络,原因竟然是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且孙杨无充分证据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眼看着奥运临近,八年啊!跟退役没有什么差别了,对于28岁的孙杨而言,8年的禁赛期,几乎将断送了其整个职业生

事件起源于2018年9月,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声称,在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时,孙杨未配合其工作,此后在孙杨母亲的要求下,一名保安用锤子打破了装着血样瓶的箱子。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为,孙杨可以质疑工作人员身份的合法性,但不应摧毁血检样本(与保留完好血检样本并不冲突)。而考虑到孙杨已非首次违反反兴奋剂相关规定,他曾在2014年6月曾因药物问题遭禁赛三个月,因此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给予孙杨禁赛八年的处罚。

孙杨回应遭禁赛8年 :我刚刚训练完毕,我一直坚信自己的清白。收到国际体育仲裁院的裁决结果,我感到震惊,愤怒,不能理解!

我明明按照兴奋剂检查的各项规定,积极配合,只是因为检查人员不具备资质,他们当时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所以同意不带走血样,怎么就成了我的错误?!

考虑到国际体育仲裁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已经委托律师依法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让更多的人知道事实真相。

我坚信自己的清白!坚信事实必定战胜谎言!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帮助!感谢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感谢国内外体育爱好者的支持!我要为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奋战到底! 但让大家深感共鸣的是,孙杨是一位极具个性的运动员,也正是这种个性误了他。

比如在2019年7月,韩国光州举行了游泳世锦赛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孙杨成功卫冕了冠军。

但在颁奖仪式上,获得铜牌的英国选手斯科特,竟然效仿之前的霍顿拒绝和孙杨握手、合影。而孙杨硬气回怼道:“You loser!I’m win!”(你就是个失败者!我赢了你!

斯科特的行为固然可笑,但孙杨的言辞也有不妥。这种行为,说好听点叫耿直,说中性点叫张扬,说难听点叫狂妄。国际游泳联合会,对二人都发出了警告。

重磅!孙杨被禁赛的几个疑点,反兴奋剂机构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重磅!孙杨被禁赛的几个疑点,反兴奋剂机构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理性看待吧,游泳项目一直是兴奋剂的重灾区,就事论事来说游泳队本来就是一裤裆屎。九十年代国家队总教练周明治下的游泳竞技也是一种意义上的黑暗时期。WADA针对的并非孙杨服用了违禁药物,而是对阻挠药检作出处罚。处罚基于2014年孙杨药检显示曲美他嗪阳性的基础上加罚。

我同意体育竞技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演变成了国家之间的交锋。各国通过科技,培训,人际关系等方式帮助国家在各项赛事上取得好成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本身也不是针对哪个国家,而是出于运动员生命安全和公平竞技的原则考虑,兴奋剂这种东西在赛场本身就要被消灭掉。自从1986年东德教练克劳斯鲁道夫将这种功利化的体育“捷径”带入中国泳坛后就成了光鲜成绩背后的一道伤疤。

WADA虽然是有的放矢,但是我们也不是无懈可击。

孙杨的主要漏洞是在血样已经被提取封存到WADA的专用容器(血检助手负责抽血,然后在主检查员和运动员以及两名检查助手共同监督下将尿样和血样封存到WADA提供的专用容器中,该容器目前全世界都无法用非暴力方式打开,这也就是保证一旦样品被封存只有WADA的检测中心可以打开。不可能掉包。)中后砸开容器损毁血样。而在血液抽取和封存过程中并无异议,也没有提出任何血检助手不专业的投诉。也就是该护士抽血过程是符合专业要求的。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相关文件,飞行检查人员必须是异地检查。不得是当地的,而IDTM公司在中国进行的几千次检查也全是这个流程。并无改变。孙杨损毁血样的行为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主检查员在2017年曾因为作为检查助手参与对孙杨的飞行检查受到孙杨投诉,而那次孙杨并没有进行拒检,说明孙杨清楚知道拒检的后果。在本次检查现场孙杨和其队医还向中国国家反兴奋剂中心核实了主检查员的检查官资格并得到确认。

为什么飞行检测官员能够突击检查孙杨?

因为孙杨这个级别的夺金选手会被国际泳联放入一个叫做药检登录名册(Registered Testing Pool)被放进国际单项总会药检登录名册的RTP选手,除了接受飞行药检,事前还需要在期限内确实向运动禁药管制行政管理系统(ADAMS)填报自己的行踪资料。资料包含选手明确的行程、训练、赛事和过夜地点等等,以一季三个月为单位。在填报行踪资料时,RTP选手每天要指定一小时的特定时间,让药检人员可在这一个小时内,不受阻拦、不用事前通知就能找到选手本人进行不预警药检。

为什么拒检严重违规。

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第5.2条的规定,任何对运动员有检查权的反兴奋剂组织可随时随地的要求运动员提供样本,不能拖延或者拒绝。因为兴奋剂检测具有时效性,这也是为什么利尿剂也会加入检测范畴。即使对于检测有意见或者质疑也是要等到采样完成后进行申诉维权。

个人认为这件事发生也非偶然,而是许多个侥幸下的必然。国家游泳队的发展一直伴随着兴奋剂的阴影。

新华社12日中午发文证实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陈欣怡在8月7日里约奥组委实施的赛内兴奋剂检查中被查出A瓶氢氯噻嗪阳性。氢氯噻嗪是一种利尿剂,被广泛应用于应付兴奋剂检测中的尿检(加速尿液排泄,减少体内兴奋剂留存时间)。

1994年广岛亚运,中国得到23块游泳金牌,而昔日的亚洲泳坛霸主日本只得到了7块。日本泳协向国际泳联上诉,要求对中国队进行飞行药检并提供了证据录像带。原来,在中国运动员居住的房间内被事先安置了窃听器,中国运动员在房间内注射吃药以及随意丢弃的针头,都成为服用兴奋剂的铁证。

1998年帕斯世锦赛,原媛携带生长激素被当场查出。

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泳坛名将欧阳鲲鹏就倒在了兴奋剂上,欧阳鲲鹏被终身禁赛,其教练也被永久性取消了教练员资格。

宁泽涛也因为瘦肉精事件争议不断。

至于这次孙杨事件也是有迹可循的,官方公布的理由是孙杨因为心脏问题而服药,但是在此之前从未有孙杨心脏问题的相关备案。对于被检测出药物曲美他嗪的官方报告更是在半年后才公之于众。至于暴力抗检一事孙杨方的说法也未必能服众,但是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是义务。

就曲美他嗪而言,根据某百科的曲美他嗪作用原理解释,曲美他嗪阻碍长链HADHB生成,从而抑制脂肪酸的β-氧化并促进葡萄糖的氧化。在缺血的细胞中,要得到同样多的能量,与脂肪酸β-氧化相比,葡萄糖氧化消耗的氧气更少。因此,曲美他嗪使细胞缺血时也能获取足够的能量,并维持其代谢。这样,缺氧或缺血细胞内的ATP浓度便不会下降,这保证了离子泵与跨膜钠-钾运输的正常运作,保持着细胞的动态平衡。也就是在低血氧饱和度时也能保持较好的体能。

仅以个人观点来说,兴奋剂事件并非中国独有,最令人担忧的是被上升的民族主义绑架的民意。只要出现对中国的质疑声,我们往往趋于先反击,认为这是西方国家阻碍中国大国崛起的阴谋,是来自西方的嫉妒,网络上意识形态的趋势盖过了追求事实的呼声。这丛浏览网友的留言不难看出。另一方面,得了金牌的收益(商业代言等),失去金牌的压力(舆论讨论,退役待遇等)。这无形中给运动员增加了负担,也助长了不择手段获取金牌的方式。

历史上的体坛过分强调集体荣誉而忽略了个人价值,如果用国家荣誉的大山压在一个运动员的肩头又是否合适?体育竞技金牌至上的态度又是否能够强壮国人?

时代的一粒尘灰在一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我相信运动员都是干净的,但是我认为将兴奋剂带入他们生涯的人心都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重磅!孙杨被禁赛的几个疑点,反兴奋剂机构一场输不起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