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隽

四年一度的2月29日,德甲联赛和德国足球以史无前例的方式,留下了耻辱性纪念。在当天下午霍芬海姆对拜仁的比赛中,随军出征客场的拜仁极端球迷组织在下半场两度拉出辱骂霍芬海姆老板霍普的横幅,导致裁判两度中断比赛,后一次中断了长达14分钟,双方球员一度在裁判带领下返回球员通道。比赛恢复后,双方球员在场上友好地互相传球和搭讪聊天,并持续鼓掌响应主队球迷支持霍普的口号,以这种活久见的方式“踢”完了最后13分钟。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比赛结束后,霍芬海姆与拜仁全体人员集体谢场,表明立场。

除了拜仁极端球迷,多特蒙德(主场对弗赖堡)和科隆极端球迷(主场对沙尔克04)当天也有针对霍普而短暂影响比赛的行为。德甲这个“属于球迷的联赛”,在这一天因为这一小撮极端球迷而被钉在耻辱柱上。

霍普一直是众矢之的

做客霍芬海姆的比赛,拜仁打完上半场就已经4比0遥遥领先,将3分提前收入囊中。下半场开球之前,在PreZero竞技场一角的客队球迷区突然火光四溅、烟雾弥漫——拜仁极端球迷燃放烟火,看上去是在庆祝俱乐部成立120周年。尽管下半场开球因此稍微耽误了一会儿,但比赛秩序并没有受到影响,拜仁也在下半场一开始就将比分拉大到5比0。到了62分钟,替补出场的戈雷茨卡又打进了第6球。

正当人们纷纷猜测霍芬海姆最终要吞下几只光蛋,主裁判丁格特在接近66分钟时突然吹停了比赛,原来是拜仁极端球迷拉出了三条横幅,上书:一切还是老样子,德国足协说话不算数,霍普依旧是xx养的。比赛转播画面对此一闪而过,以避免造成更坏影响,但熟悉德国足球气候的观众只要看到标语里出现“霍普”和“xx养的”,就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拜仁极端球迷第一次拉出横幅。

霍普是霍芬海姆老板,也是著名软件公司SAP的创始人之一。这个海德堡富翁年轻时曾在霍芬海姆青年队效力,发财致富后就一直资助家乡俱乐部,直到2015年终于成为名正言顺的大股东,即将霍芬海姆俱乐部“据为己有”——这在绝大多数德国球迷眼中是离经叛道、破坏传统的卑劣行径。因此,近年来霍芬海姆无论到了哪个客场,甚至是在自己的主场,经常会受到其他俱乐部的极端球迷攻击,而首当其冲的目标自然是霍普——相反地,对于在2008年升上德甲的这支村队,中国球迷普遍是抱有好感的,因此难以理解德国(极端)球迷的行为。对于拜仁极端球迷这次突然发难,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德国足坛,俱乐部私有化是一个禁忌,因此德国职业足球里有一个所谓的“50+1规定”。“50+1”并非与德甲一同出现,它是在1998年10月由德国足协颁布并实施,目的是允许诞生之初为非盈利目的的德国体育俱乐部,将职业足球部分割出来,成立股份公司以筹集资金,以此加强竞争力,同时又确保会员(球迷)依旧是俱乐部的主人翁。“50+1”的意思就是俱乐部母体必须拥有足球股份公司50%+至少1%的投票权(是投票权,而非股份),以避免任何个人或公司在俱乐部里只手遮天。这是商业化与传统的妥协。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霍普多年来一直在各个德甲赛场受到“非人对待”。

然而,像勒沃库森(拜耳)和沃尔夫斯堡(大众),从一开始就是属于企业的俱乐部。因此,“50+1”有一个重要的豁免条件:一个法律实体不间断并大幅支持俱乐部母体的足球事业超过20年。这样一来,勒沃库森和狼堡等厂队的固有利益就不会受到损害。而到了2014年12月,已在此前20年间资助霍芬海姆达到3.171亿欧元(其实2.4亿即可达标)的霍普,正式获得德国足球职业联盟豁免,从2015年7月1日起成为了霍芬海姆俱乐部大股东,持有96%的股份。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缺乏传统和会员基础的小俱乐部,往往可以巧妙规避“50+1”,例如2009年才通过买壳成立的莱比锡RB(实际属于红牛),又如2004年才合并成立的因戈尔施塔特(实际属于奥迪)。而普遍认为,霍普在2015年正式成为霍芬海姆大股东之前,早已是俱乐部的实际老板。因此自该队升上德甲以来,不光是敌对球迷,甚至有个别俱乐部的领导(例如“50+1”的坚定拥护者——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都很不待见霍芬海姆和霍普,甚至要求官方展开调查。既然高层旗帜如此鲜明,多特蒙德极端球迷一直最为热衷于攻击霍普也就可以理解了。即便后来有了合法身份,霍普依旧难逃多特蒙德球迷的“款待”,而且情况愈演愈烈。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拜仁官员、教练和球员跟极端球迷激动地交涉。

此次拜仁极端球迷突然发难,导火索就是2月下旬德国足协对一再攻击霍普的多特蒙德球迷处以禁止未来两年前往霍芬海姆客场的重罚,俱乐部也被罚50000欧元。因此在拜仁球迷辱骂霍普的横幅里,也提及了德国足协。事实上,除了霍普,德国足协(包括职业联盟)近一两年以来也是德甲各队极端球迷在赛场上频繁攻击的对象。但对于各种辱骂足协的标语,即便用词不堪入目,联赛方和各家俱乐部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拜仁霍村联合“罢赛”

在比赛第一次中断之后,身为海德堡人、曾在霍芬海姆工作多年的拜仁主帅弗利克,立即率领助手和弟子跑到客队球迷看台下面交涉,打出“6”的手势,情绪相当激动,要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你们这帮人是想让6比0的胜利被剥夺吗?此时,在VIP看台督战的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也立即走到霍普身边表示歉意。与多特蒙德不同,拜仁高层近年一直力主废除“50+1”。鲁梅尼格和去年11月才卸任俱乐部主席的赫内斯,更是与霍普以及莱比锡高层关系密切。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霍芬海姆上轮做客门兴时,门兴极端球迷就有过恶行。

类似的情况,在霍芬海姆上轮做客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比赛中就出现过。当时有门兴极端球迷打出针对霍普的大海报——瞄准器对着霍普的脑袋,同样导致裁判一度中断比赛。讽刺的是,上轮德甲还在为哈瑙恐怖袭击事件的遇难者默哀,并在各个赛场谴责种族主义行径。因此门兴体育主管埃贝尔赛后非常生气,“我们在赛前反对种族主义和歧视,然后有50个蠢货举出那样的标语。这简直是疯了。”

耽误了不到3分钟,拜仁极端球迷收起了横幅,主裁判丁格特决定恢复比赛。正当人们以为风波就此告一段落,拜仁极端球迷在比赛踢到将近77分钟时拉出了另一条大横幅,又一次“问候”霍普。丁格特这一次将行动升级,直接要求双方球员离场。当鲁梅尼格继续安慰霍普,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前往客队看台调解,拜仁队长诺伊尔则率领双方球员以及裁判员在球员通道里商量对策。霍芬海姆队长本亚明·许布纳事后透露:“我们不想让比赛终止,我们想要发出一个信号。我们和诺伊尔以及其他人共同决定不再继续比赛,但会在场上活动。”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霍芬海姆与拜仁比赛的最后13分钟变成“友谊赛”。

于是,德甲历史上第一次“罢赛”在PreZero竞技场上演。在剩余的13分钟里,双方球员在球场中央互相传球,无球队员则搭讪聊天,或击掌致意,裁判唯一要做的就是看着自己的手表,等比赛时间走完。当主队球迷高呼支持霍普的口号,双方球员持续鼓掌呼应。这一幕,让全世界观众都看在眼里。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有人觉得岂有此理,有人觉得莫名其妙。

原本应该在当地时间17点20分左右结束的比赛,最终在17点35分才吹响终场哨。此时,早已携手走到场边的鲁梅尼格与霍普,冒雨率领双方球员走到主队铁杆球迷所在的南看台前互相鼓掌致意,令这场闹剧以相对体面的方式告终。由于比赛是“踢”完90分钟,而且比赛期间并没有出现技术性违规,因此拜仁6比0获胜的结果肯定有效,但俱乐部难逃高额罚款。

几家极端球迷组织疑“协同作案”

拜仁几家极端球迷团体赛后在联合官网上解释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声援被德国足协体育法庭“禁赛”的多特蒙德球迷,谴责德国足协没有信守“今后不会做集体性惩罚”的诺言,损害了非肇事球迷的合法权益。换言之,他们的核心目的是攻击德国足协,而霍普不过是一个幌子。

同时开球的多特蒙德对弗赖堡一战,多特蒙德极端球迷也在下半场开局阶段高呼辱骂霍普的口号,导致主裁判哈特曼一度中断比赛。在现场广播作出第一次呼吁后,辱骂声一度升级。直到现场广播威胁比赛可能会因此腰斩,情况才得到控制。到了当晚科隆对沙尔克一战的下半场开球之前,轮到科隆极端球迷拉出横幅(“因为一个xx养的,你们违背了承诺”)抗议。在科隆教练和球员上前劝导后,下半场才得以开球。显然,这几家俱乐部的极端球迷组织之间有某种默契,科隆体育总经理黑尔特就怀疑这是一场联合行动。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鲁梅尼格一直安慰霍普。

鲁梅尼格赛后立即通过官网表明拜仁的立场。在他看来,德甲、德国足协和职业联盟必须共同采取行动去对付这些“蠢货”。鲁梅尼格透露,79岁的霍普当时情绪激动,对此他非常理解和同情,并再次代表拜仁致歉,“他不是在过去唯一遭到辱骂的人。我们必须小心,不能让足球走向绝境。”而对于肇事球迷,鲁梅尼格斩钉截铁地表示:“这些人,以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将不会在球场里拥有一席之地,绝对不会再有!”一贯“宠溺”球迷的德国媒体,这一回也不得不统一口径,指责极端球迷的行为“严重越界”,不能容忍——表达诉求可以,但严禁人身攻击和歧视行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客场6比0大胜险些作废,拜仁极端球迷究竟搞什么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