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法院签发北京首个“公证调查令”

今天(12月26日)上午,朝阳法院签发了全市首个“公证调查令”。随后,长安公证处两名公证人员持令赴公安机关对一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信息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束后,法院当即对被执行人北京东方昊森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尊梅依法采取了限制高消费的强制措施。这是北京法院首次与公证处联合,在执行阶段启动委托公证机关调查工作机制。

朝阳法院签发北京首个“公证调查令”

这是一起涉及本金200万元的银行贷款纠纷,借款日期是在2004年。因贷款到期未还,经银行起诉法院判决,2008年案件进入执行程序。但因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一度中止执行。

2018年1月,债权转让到一企业名下。经新债权人申请,今年6月朝阳法院决定对案件依法恢复执行,同时对被执行人东方昊森装饰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尊梅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

在实施限高措施时执行法官发现,李尊梅的身份证号始终无法通过系统核验。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工商档案中李尊梅提供的身份证系虚假证件,因其身份信息有误,遂导致无法进一步采取强制措施。为此,朝阳法院决定赴公安机关依法调查李尊梅的身份信息。

今天(12月26日)上午,根据债权人申请,朝阳法院执行局白云龙法官签发了全市首个“公证调查令”,委托长安公证处两名公证人员赴公安机关协助法院调查李尊梅身份。

朝阳法院签发北京首个“公证调查令”

上午10点多,长安公证处两名公证人员持法院出具的公证调查令、身份证件及介绍信,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小红门派出所。民警花了十几分钟从系统中查找到李尊梅的身份信息,现场打印封存后,由公证人员带回法院交给法官。法官当场起封,后通过执行办案系统对李尊梅依法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并现场出具了限高令。

白云龙法官介绍,后续法院还将进一步查找李尊梅下落,并依托京津冀三地高院与铁路公安建立的联动查控被执行人机制,将李尊梅身份信息推送给铁路公安局,一旦发现李尊梅下落,铁路公安将协助法院对其暂扣。

首个“公证调查令”签发的同时,朝阳法院与长安公证处也正式宣布在案件执行阶段合作开展委托公证机关调查工作。今后,朝阳法院的执行案件将根据案件办理需要,依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或者法院依职权决定,委托合作的公证机关协助法院开展调查工作。

朝阳法院签发北京首个“公证调查令”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2月25日,朝阳法院全年新收执行案件量已经突破6万件。在这些案件中,约有4.6万件的案件存在调查需求,占比达76%以上。

朝阳法院执行局局长陈晓东介绍,尽管银行存款、机动车、不动产等财产形式均已实现线上查扣控,但是被执行人的婚姻状况、亲属关系、未成年人子女抚养情况、企业登记信息、经营场地情况等仍需线下调查核实。

此外,约半数以上的当事人为节约维权成本未在执行阶段聘请代理律师,律师调查作用发挥有限,当事人自行调查取证能力又很薄弱,进一步增加了法院调查的需求量。

因此,将公证机关工作人员纳入司法辅助行列,成为司法改革背景下整合司法资源的一次重大创新。北京高院诉讼服务办公室主任邓颖表示,委托公证机关调查机制的建立,为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发挥公证制度的职能作用提供了新思路,试运行成熟后可考虑进一步在全市推广。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 张蕾

编辑:王海萍

流程编辑:吴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朝阳法院签发北京首个“公证调查令”